維權律師受壓頻仍 再有律師面臨處分


2014.09.16
lawyer-350.jpg 2014年9月15日,重慶維權律師游飛翥,接到重慶市律協通知書,擬就對他的處罰舉行聽證會。(游飛翥微信)

 

大陸維權律師受政治打壓日趨頻密,繼北京律協建議程海律師停業1年處罰後,重慶律師游飛翥,也因轉發文章面臨處罰。另外,有9名維權律師,周一(15日)聯名控告北京警方非法拘禁。 (文宇晴報道)

重慶市律師協會周一向游飛翥律師發出聽證會告知書,指他在今年7月1日通過新浪微博,轉發並評論帶有抵毀侮辱共產黨的言論行為,違反了全國律協的相關規定,經討論研究,擬作出批評處分。

游飛翥律師指出,有關文章是關於他所代理張家川中學生楊輝,因發文被刑拘的案件,但他在轉發的第二天已刪去。及後曾就此事與當地司法部門多次交流,向對方表達了轉發純粹個人言論,與律師執業資格毫無關係。

不過,重慶司法局還是把此事轉由重慶市律師協會處理,游飛翥認為並不恰當。

他說︰個人認為已配合司法行政部門,已把內容刪了,同時也為了作出配合,如果這事情有不妥的話也已作出糾正了,就是沒有必要再進行處罰,同時也不符合法律的規定和處罰的範疇。我不是原創,原創的人到現在也沒什麼處罰,所以認為對我的處法不恰當。

較早前,北京律師程海在代理丁家喜新公民運動案件期間,因不滿庭審違法而退庭抗議,遭到當局“停業1年”的行政處罰。聽證會本月初舉行時,大批前往聲援的公民和律師被一度限制自由。

當中9名被扣的律師,周一聯名控告北京昌平區警方非法拘禁。其中,聯名的律師王宇指出,即使不清楚檢察院會否就此控告進行立案,甚至最後還是拖著辦不了了之,但她認為,無論結果如何,也得站出來表達。

她說︰現在在大陸做這些法律工作,每一步如果都想按照法律來做,按照公平正義來做都是很難。但不是因為困難就不做,因為我們每一步都從這艱難中走過來的,每個案件都是這樣,所以說我們明知是難,也要去做。

除了律師遇到越來越多不同形式的打壓外,律師透過法律途徑進行追究,也未必得到秉公處理。

杭州律師王成控告全國律協,以及《法制日報社》名譽侵權案,周一在北京東城區法院開庭,約百名支持者到場聲援。不過,當局派出逾百警察戒備,同時,不但限制旁聽人數外,法官更在後來王成不在場的情況下,強行把庭審繼續。

當日的庭審在違反程序的情況完結後,法官宣佈擇日開庭或宣判。王成認為,整個庭審也只是走過場,敷衍了事,對能否得到公平的結果不抱希望。

王成又指出,即使他的案件並不是涉及什麼政治敏感話題,但當局還是調動大批人員進行戒備,這正正反映出目前維權律師遇到的真實情況。

他說︰一是社會衝突式的矛盾爆發的一個高發期,對應的是一種權利意識,也是公民權利意識。維權律師也進入了一個新的時期,就更加引起當局的恐懼感,擔心失去整個社會的控制。所以,一旦她感覺到可能脫離控制,就會採取主動出擊的態度,對相關人員進行打壓。

《法制日報社》於今年6月30日,刊登了全國律協聲明,指有已經被註銷了執業證的律師,仍以律師身份進行活動,當中王成也是被點名的其中一名律師。為此,王成認為《法制日報》未與當事律師核對基本信息,單方面偏信律協提供的數據予以刊登,傷害了當事人的名譽。同時,全國律師協會不和當事律師核實相關信息下,貿然刊登嚴重侵害會員名譽的聲明,是嚴重失職行為。於是他提出控告,要求協會及報社聯名賠禮及刊出道歉聲明。

2014年9月15日,杭州律師王成(中間藍衣者)控告全國律協和《法制日報》的案件在北京開庭,獲大批支持者到場聲援。(自陳建剛律師微信)
2014年9月15日,杭州律師王成(中間藍衣者)控告全國律協和《法制日報》的案件在北京開庭,獲大批支持者到場聲援。(自陳建剛律師微信)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