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司法體制大反擊 律所招聘法治記者揭不公義案件

2019-09-17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2019年9月16日,維權律師劉曉原以行為藝術的方式,指國慶前不能到北京,那麼就徒步去海南三亞。(劉曉原推特)
2019年9月16日,維權律師劉曉原以行為藝術的方式,指國慶前不能到北京,那麼就徒步去海南三亞。(劉曉原推特)

儘管震驚國際的「709律師大抓捕」事件,已過去四年,但大陸對維權律師群體的打壓並沒停止。有律師指隨著業界受壓個案增加,對前景已感到迷茫。有被逼失去執業資格的律師,不但成立法律諮詢公司,近日更公開招聘記者,監督全國各地不公義的案件,對司法不公來個「大反擊」。(文宇晴 報道)

大陸維權律師的執業空間近年一直被蠶食,曾代理過不少維權案件的「廣西百舉嗚律師事務所」,去年中被勒令解散。該所主任覃永沛其後將律師事務所轉為法律諮詢公司的形式,繼續提供法律服務,亦以公民代理人的身份協助庭審的工作。近日,公司公開招聘五名法治記者,由公司發放民間自媒體記者證書,報道全國各地一些司法不公的案件,以起監督作用。

覃永沛對本台記者表示,目前大陸的司法體系並不透明,官媒亦無法如實報道一些司法不安的案件。他認為,若政府無法給予公眾一個良好司法環境的信心,那麼民間唯有做「馬前卒」。

覃永沛說︰中國現在沒有媒體做監督,我們搞一個傳媒確實對中國的司法推動,起到很大的作用。由我們聘請的記者發表的新聞,客觀真實報道整個司法過程,起碼更見光,他們(司法部門)就不敢亂搞。只能用這種方式。等於說我們的舞台比原來更好,原來在法庭上,律師不能說話;法庭外也不能說,那要請律師幹嘛?

招聘記者的工作已經啟動,覃永沛希望透過這種民間公民記者的形式,能有助推動司法體系進步。不過,當局打壓公民記者的力度也從來未曾手軟,過去本台曾報道南京公民記者孫林、吉林公民記者王晶等,均曾因揭露腐敗而判刑。

有「文藝律師」之稱的北京律師陳秋實在8月曾到過香港,以「公民記者」的身份了解香港反修例事件,但遭到律協等多方施壓,無奈立即返回大陸。本台其後一直嘗試與陳秋實聯絡,但未能成功。與陳秋實相識的覃永沛對記者表示,目前陳秋實已遭監控,網上平台亦被全面封殺,當局並以其任職的律師事務所作為要脅。

覃永沛說︰陳秋實回到北京之後不讓他發言,發言就會拖累整個律師事務所,所以陳秋實目前低調,律師事務所才能保住,要不年檢會給你卡住等手段。所以說,當局用一個律師事務所綁你一個律師,令到陳秋實無辦法(因自己事情)拖累律師事務所。

維權律師因代理被指是敏感案件備受打壓在大陸是常態,其中,被指是「709」事件犯罪平台的的北京鋒銳律師事務所被註銷後,合夥人之一的劉曉原律師,其職業生涯從此改變,他除了要求轉換律師事務所的申請除一直未獲批准外,律師證更在6月時被註銷。

被逼停業長達四年的劉曉原,這段時間一直在西安的老家生活,出行也受到限制。離「十一國慶」不到半個月時間,他遭到當局提前維穩,禁止他到北京,以致原定受美國駐華使館的邀請,到北京進行的交流活動亦無法參加。劉曉原形容,當局這種打壓行為,令到不少律師對前景感到迷茫。

劉曉原說︰這兩、三年以來,確實有很多維權律師被吊銷或註銷執業證,我們感覺很迷茫,因為只懂得法律。令我對法律失去了信心,因為我沒有任何的違法犯罪的行為,他們(當局)就要搞你,你怎麼繼續當律師?

此外,廣東維權人士郭飛雄上月刑滿獲釋後,曾到過河南浚縣探望藺其磊律師,之後郭飛雄在抵達北京後便再也沒有任何消息。然而,藺其磊律師因此遭到河南公安部門強行帶到派出所限制自由數小時,期間一直追問郭飛雄的下落,直至周日(15日)凌晨才被送回家。

曾擔任郭飛雄代理律師的藺其磊在社交媒體表示,作為一名律師,招待朋友反被騷擾,他批評當局對公民的正常生活作出干擾。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