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文亮造謠」案派出所負全責 又一同事身亡民憤再燃點

2020-03-20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2020年3月19日,經過國家監察委長達40多天的所謂調查後,李文亮醫生的死亡事件,最後以兩名派出所警員輕描淡寫的處分了事。(武漢警方官微截圖)
2020年3月19日,經過國家監察委長達40多天的所謂調查後,李文亮醫生的死亡事件,最後以兩名派出所警員輕描淡寫的處分了事。(武漢警方官微截圖)

國家監察委周四(19日)晚公布了對李文亮案的調查結論,層級極低的轄區派出所背了黑鍋,而瞞報疫情及輿論維穩的央媒都不被提及。該結論發布僅14個小時後,李文亮的又一名同事不治身亡,有評論認為,大陸民間輿論與官民對立正在增加。(黃小山/文海欣 報道)

國家監察委派出調查組赴武漢調查李文亮事件後的42天,國家監察委於周四(19日)晚過7點才發布了李文亮案的調查結果,結論是「中南路派出所出具訓誡書不當」,要求警方撤銷訓誡,處理基層公安。對於是誰下令訓誡李文亮等8名最早發布疫情訊息的醫生,監察委通報避而不談;包括央視、新華社、人民網等官媒為何集體抹黑率先在業界內部預警的這8名醫生,這份通報也是隻字不提。

隨後,武漢警方發布道歉書,承認訓誡不當。中南派出所副所長楊力接受了「行政記過」,民警胡桂芳被罰「行政警告」,事件「到此結束」。

監察委的「結論」,很快點燃了民眾的怒火。數十萬民眾在李文亮醫生身前發出的最後一條微博下留言,表達自己的憤怒。一位網民留言指出,「監察委的敷衍,實際上是在向民眾宣示,他們持續40多天的憤怒一文不值。」知名學者于建嶸、法學教授周其明、作家陳敏等,紛紛對監察委提出猛烈批評。周其明甚至提出,現在應該對調查組本身進行調查。

輿論普遍對當局瞞報疫情導致災難性後果、武漢中心醫院漠視職工生命、「打壓發哨人」的中心醫院院長彭義香、書記蔡莉等人沒有受到問責感到憤怒。

一直關注此事的楊寧遠博士認為,這個所謂的結論,回避了最應該回答的幾個問題,比如誰要求隱瞞和訓誡醫生,誰指令官媒抹黑醫生。

楊寧遠說:這就是因為他們有權,強權即真理嘛,這是很明顯的,就是不講道理,你把他沒辦法。

資深心理學者譚先生認為,官方的通報裡,實際上依然認為李文亮醫生等人在同行圈內的預警是謠言,僅僅是並無惡意傳播謠言的動機。他指李文亮事件的核心問題是官員的瞞報甚至官員腐敗,但有關問題都被壓下來了。

譚先生說:拖了一個多月,也就是說躲不過去了,才出現的。所以這本身就荒謬。誰讓他(「造謠」的新聞)上中央電視台的?而且還是從1台到13台?死這樣多的人,還有很多他的同事還在醫院,對這個單位本身追不追責?那麼這個書記,究竟扮演了甚麼角色?這一系列的問題,本來調查組就應該給一個完整的答覆。

李文亮事件的回響仍在持續,而就在監察委發布通報僅14個小時後,李文亮的另一名同事、武漢中心醫院倫理委員會成員劉勵就因感染新冠肺炎在武漢市金銀潭醫院去世,成為該院第五名身亡的醫護。此外,至少還有3名該醫院的醫護人員,仍在危重狀態。

據知情人透露,今天去世的劉勵3天前才過了45歲生日。她的丈夫也是該院的一名前線醫生,雖沒被感染,但也因此身心備受摧殘。

本台記者採訪發現,武漢市中心醫院的醫護人員們依然顧慮重重,不敢對媒體談及剛去世的同事。一位該院的醫生即明確稱,她沒有關注。

醫生說:我現在穿著防護服,在病區。我在上班,我不太清楚。我沒看到消息啊,我也沒關注。

而武漢衛健委的人士承認,他們知道了中心醫院的劉勵剛剛去世,但她也以不知情為由,拒絕談及更多的資訊。

武漢衛健委:中心醫院?對對對,我們這邊看到了,是有一個,倫理委員會成員劉勵。這個她怎麼善後的話恐怕要問一下他們醫院裡。不太清楚醫院裡一個內部的情況。

今年12月底,武漢中心醫院李文亮在醫護人員圈發出了一份不明冠狀病毒的資訊,他和另外7名傳播該消息的醫護人員很快遭約談威脅。但僅僅幾天後,李文亮就被感染新冠肺炎,2月6日晚不治身亡。此事引起全球性關注後,中共實施了嚴厲的輿論管制,並秘密抓捕了包括方斌、陳秋實、李澤華在內的公民記者。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