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思位吊照聽證前遭跟蹤夾擊 余文生妻聲援遭國保上門辱罵

2021-01-12
Share
盧思位吊照聽證前遭跟蹤夾擊 余文生妻聲援遭國保上門辱罵 許艷攝於登機前。圖右為國保上門辱罵許艷的過程,被許艷拍攝下來。
受訪者提供

12港人案家屬委託律師盧思位和任全牛面臨被當局吊銷執業證,聽證會將分別於周三(13日)及下周二(19日)舉行。其中盧思位繼遭跟蹤後,周二駕駛途中突遭兩輛司法局車輛夾擊。另外,余文生妻子出發往成都聲援盧思位前,被多名國保登門辱罵。(高鋒/程文 報道)

盧思位早前在成都被身份不明人士連續兩日跟蹤,並搶去手機。周二下午,盧思位在開車途中,突然被兩輛司法局人員車輛夾擊。公安到場後放走司法局人員,並要求盧思位和同行的律師謝燕益到派出所解決。謝燕益批評公安偏袒「碰瓷者」。

謝燕益說:群眾有權利監督你們。這是中央的規定。任何群眾對你們執法都可以監督。知道嗎?而且我們是報案人,你們現在把所謂肇事者放走了。你對我們當事人進行扣押。你開甚麼玩笑?他們的身份你沒有核實。

盧思位律師在外辦事被另一個去區司法局的人員用車輛圍堵自己無法開車離開,警察協調也無果。(受訪者提供)
盧思位律師在外辦事被另一個去區司法局的人員用車輛圍堵自己無法開車離開,警察協調也無果。(受訪者提供)

因為「顛覆國家政權」罪成判囚4年的余文生 ,二審由盧思位辯護。其後盧思位懷疑因為協助涉嫌逃亡被押返中國大陸的香港人,被地方司法廳提出吊銷律師執業證。為了出席聽證會,許艷周二專程前往四川成都。

許艷說:盧思位律師是余文生二審的辯護律師。他是第一位閱到余文生卷的辯護律師,也是第一位爭取到會見到余文生的辯護律師。他在余文生律師案盡了很大的努力,而且也承擔了非常大的壓力。

許艷除了希望向盧思位表達謝意,也想透過聲援向他致敬。

許艷說:盧思位律師一直在爭取律師的法律權力,譬如爭取二審開庭審理,爭取非法政治排除。吊銷律師執業證對他很不公平,也是很殘酷的行為,因為他做不了律師了,未來生計將面臨很大問題。

不過在她出發前,周一(11日)傍晚,律師余文生北京寓所門外出現數名自稱石景山分局國保的人。他們追問余文生妻子是否計劃離開北京。其中一人更以「賣國賊」和「漢奸」形容許艷和余文生,說他們到處「告洋狀,跪洋人」。

許艷:你把我老公判得那麼重,你現在還要限制我自由,你讓我小點聲?
國保:我限制你自由了嗎?
許艷:你已經對我造成了影響甚至傷害。你的行為已經對老百姓造成傷害了。
國保:甚麼行為呀?
許艷:你現在來敲我的門,問我要不要去哪。你現在的行為已經給我造成威脅恐嚇。
國保:我跟你核實一些事情,這就叫恐嚇了?
許艷:那你為甚麼不敲別人家的門?我現在沒有權利(義務)配合你。

另一協助「十二港青」後面臨被吊照的律師任全牛,周二獲悉聽證會將於下周二舉行。任全牛相信,當局的所作所為是出於維穩考慮。

任全牛說:那可能出於他們自己維穩的考慮吧。想用這種方式給你一定的心理壓力和干擾。我們也經歷過很多事情,這也都無所謂,只是覺得心里很彆扭,當然不希望有這樣的事情了。

任全牛過往代理多宗敏感案件。他認為,自己出事與他出任張展案辯方律師有關。公民記者張展曾到武漢採訪疫情,上月底被裁定「尋釁滋事」罪成,判囚4年。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