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谈马云后 蚂蚁集团上市暂缓


2020-11-03
Share
约谈马云后 蚂蚁集团上市暂缓 蚂蚁集团「暂缓上市」,全球震惊。(粤语组制图)

蚂蚁集团上市在即,集资额巨大。周二晚上,上海证券交易所、港交所突然宣布,暂缓蚂蚁集团A股及H股上市。此前中证监周一(2日)晚发公告指,对蚂蚁集团实际控制人马云等人作「监管约谈」。有专家指出,中共政权一直严控上游产业,特别是银行、金融体系,政府担心蚂蚁这次庞大集资建立了民间的资金、资本,削弱中共监管金融系统的能力,所以叫停蚂蚁集团上市。(文海欣  报道)

中国蚂蚁科技集团(下称:蚂蚁集团)将于周四(5日)于上海及香港同步挂牌,然而上海证券交易所周二(3日)晚上发公告,指蚂蚁集团暂停在上交所科创板上市。上交所说,蚂蚁集团实际控制人及董事长、总经理,被有关部门联合监管约谈,蚂蚁集团亦报告所处的金融科技监管环境,发生变化等重大事项,这些事项可能导致蚂蚁集团不符合发行上市条件,或信息披露要求。上交所表示,根据首次公开发行股票相关规定,并征询保荐机构意见,决定暂缓蚂蚁集团上市。而香港交易所晚上亦宣布,暂缓其H股上市。

香港资深银行家吴明德接受本台访问时分析,蚂蚁集团影响到国有银行、保险界等利益,而且中共难以控制蚂蚁集团,是次约谈就是要对蚂蚁集团作出限制,到现在决定暂缓其上市,就是要加快不让其套现。

吴明德说:马云为何愿意退休,就是他们谈得成,用马云退休交换蚂蚁金服,将支付宝融入蚂蚁金服。那些人(中共)不及马云聪明,他们以为自己控制到阿里巴巴就可以控制支付宝,可以走到哪里。怎料蚂蚁金服融入支付宝后,阿里巴巴拥有的股权是大不过3分之2,即是没有否决权。阿里巴巴没有了否决权就控制不了蚂蚁金服。

吴明德续指,蚂蚁集团在监管约谈后未能上市,可见双方已经一拍两散,蚂蚁集团短期内难以再上市。

澳洲悉尼科技大学中国问题专家冯崇义对本台分析,中共政府一直控制上游产业,特别是银行、金融体系,政府担心蚂蚁这次的庞大集资,建立了民间的资金、资本,削弱中共监管金融系统的能力。

冯崇义说:马云这个机构的利息比国家的银行要高得多,而且他主要是做消费贷款这一方面,政府是很少做这方面。所以他本身是对国有银行做成威胁,使政府要对他加以控制、对他有恐惧因为政府银行对于(认为)私人银行、金融机构会跟他竞争。

就在周一(2日),中国证监会发公告表示,人民银行、银保监会、证监会与国家外汇管理局,周一对中国蚂蚁科技集团实际控制人马云、董事长井贤栋、总裁胡晓明作「监管约谈」。不过公告内则未有提及约谈内容。

是次约谈时机敏感,令蚂蚁集团上市现暗涌,已经引起各界猜测。值得注意的是,马云在蚂蚁集团只是「股东」身份,并非管理层角色,惟当局仍认定马云是「实质操制人」,与之约谈。

另一方面,蚂蚁集团IPO招股已完结,获155万人认购,打破2006年97万人认购工商银行的纪录。集资后的冻结资金超过1.3万亿元,是香港新股市场的「冻资王」。在A股方面,网上发行有效申购股数为2,769亿股,涉及总金额达19万亿人民币,相当于英国的GDP,并创A股新高,集资规模相当庞大。反观中资银行,则在6月出现结构性存款规模骤减,从人民银行披露的信贷收支数据来看,6月末全国中资银行结构性存款馀额合计约为10万亿元,较5月尾大幅减少约1万亿元,利差空间明显有压缩。

另一方面,外界亦猜测与马云在10月24日于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金融峰会的一席话有关。当时他谈及中国金融领域的各种问题。

马云说「好的创新不怕监管,但怕昨天式的监管,我们不能用管理火车站的办法来管机场,不能用昨天的办法来管未来。现在中国的银行还是当铺思想,比如总是想抵押和担保,害了很多企业家」。

马云又说,中国缺乏金融系统的风险。

马云说:中国不是金融系统性风险,因为中国基本上没有系统,中国是缺乏金融系统的风险。在金融业,我们是青春少年,还没有成熟的生态系统,完全流动起来。

马云发表了批评政府的言论后,中国人民银行旗下《金融时报》近日亦连续发表了3篇评论,点名批评蚂蚁集团,直指金融科技公司的监管问题。文章署名为「资深学者张非鱼」,他称有些大型公司设立之初不需要接受审慎监管,但后来变相吸收公众存款,更点名蚂蚁集团「拿到了很多金融业务牌照,可以进行与银行类似的存、贷业务,需要进行审慎监管」。另外,文章亦指,「在中国这个几乎错过了信用卡时代的国家,支付宝很快显现出更广泛的用途。功能不断增加,用户不断涌入。监管机构和银行不可能不将该应用视为一种威胁。特别是,蚂蚁集团推出了馀额宝,显著高于银行存款利率,受到许多人的欢迎。」

蚂蚁集团就此次约谈就回应说,会深入落实约谈意见,继续沿著「稳妥创新、拥抱监管、服务实体、开放共赢」十六字指导方针,继续提升普惠服务能力,助力经济及民生发展。

在蚂蚁集团被暂缓上市前,中国经济学者贺江兵对本台指,认为马云被约谈的原因与他在金融峰会上的言论有关,惹来监管及金融方面「不高兴」。

贺江兵说:这个让金融系统很难看。第二个他就说对监管的直接批评。他说监管分为监督和管理,监督就是说我看到你、管就是你出现问题我就管你。而现在没有上来就被管死了,这是最大的两个问题。第三就是创新相关的问题,他可能说管得太死就不能创新,蚂蚁金服回覆说要拥抱监管,这就道出了他被约谈的实质。

无独有偶,马云被约谈当晚,央行及银保监会还发布了一份重要文件,《网络小额贷款业务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公开征求意见。当中指出为规范小额贷款公司网络小额贷款业务,统一监管规则和经营规则,例如未经国务院银行业监督管理机构批准,小额贷款公司不得跨省开展网络小贷业务等。

2008年,马云已开腔批评中小企业贷款难,声称「如果银行不改变,我们就改变银行」,被外界视为马云向银行业发起的首次挑战。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