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編楊繼繩被迫離開《炎黃春秋》

2015-07-16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炎黃春秋》總編楊繼繩被迫辭職,他透露新華社三名官員曾與他談話,要求他立即退出雜誌社。(資料圖片)
《炎黃春秋》總編楊繼繩被迫辭職,他透露新華社三名官員曾與他談話,要求他立即退出雜誌社。(資料圖片)

被視為敢言的北京雜誌《炎黃春秋》,高層再有變動,其總編楊繼繩近日被迫離任,其兩份離職信週三(15日)在網上傳開,但僅僅一個多小時後,大陸當局即在網上刪除。該雜誌編委會成員李大同指,當局更以停發退休金逼令楊繼繩離開。(卡帕/何山報道)

兩封信系楊繼繩在7月1日被迫離職的前一天,分別寫給《炎黃春秋》社委會及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

在給社委會的信中,楊繼繩稱,他離開《炎黃春秋》有三個原因,一是他年高多病,難以承擔總編輯這個沉重的負擔。第二個原因是4月10日,新華社三位局級干部代表社黨組找他談話,用黨的紀律要求他立即退出《炎黃春秋》,並表示,這不僅是新華社黨組的意思。第三個原因,去年總編輯、兩位輪執主編和網絡主編四人同時辭職,社委會讓他擔任總編輯,重組編輯部。他臨危受命。但承諾只幹半年。現在編輯工作已走上了正軌,他要兌現承諾。

在另一封名為“向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的最後陳述”的信中,楊繼繩透露,對被當局指稱2015年前4期共刊登86篇文章,其中就有37篇文章被當局警告違規,並發出《警示通知書》稱違反“15條”報備令。但實際的情況卻是,報備的稿件中,被指不能用與沒有答覆的,於2010年占報備稿總數的62%、2011年則占總數的67%;2012年達80%;2013年為86%;2014年達90%。

信中還寫到,為了變通,杜導正社長歸納的“八不碰”:六四,三權分立,軍隊國家化,法輪功,現任國家領導人及其家屬,民族問題,外交問題等,以委曲求全,但依然被壓制。

在陳述信的最後,楊繼繩稱,“萬馬齊瘖究可哀。請貴總局高抬貴手,給深受廣大受讀者歡迎的《炎黃春秋》留下一小片生存的天地。”

兩封信在大陸互聯網傳開後,迅速遭當局封殺。微信朋友圈也不能轉發該文。

為此,本台記者聯系上了楊繼繩,他表示,因為被禁止接受外媒采訪,他只能說兩句話。文章是他寫的,但不是他發布到網上的。

他說:我只能講兩句話,第一句話,我現在不讓我跟外媒談話,不讓對這些談的。第二個,信是我寫的,不是我發表的。好吧,就這樣。

炎黃春秋雜誌編委會成員,前中國青年報資深記者李大同接受本台記者采訪時稱,他看到了這兩封公開信。這是當局就要讓雜誌辦不下去的做法,並以停發退休金逼迫楊繼繩離開。

他說:我看見了。就是要讓雜誌辦不下去。它這是要讓這些退休的老人自由的選擇,上面壓下來,不讓它繼續辦。如果要繼續擔任總編輯的話,就會威脅到退休金的問題。楊繼繩當然只好退出了。

在談及當局的做法是否會出現楊繼繩信中所說的萬馬齊瘖的狀態,李大同說,早就造成了這種狀況,現在已經沒有什麼聲音能發出來。他們想掐死這個雜誌已經很多年了,等支持雜志的黨內老同志過世,雜誌會立即被淹死。

他說:早就造成了,怎麼是會造成?還有什麼聲音發出來?發布出來了。它就是無理要求你報備嘛,你去報備他又不理你了,不給你回覆嘛,就拖你嘛,就這情況。讓你辦不下去。就這夾縫裡唯一生長的東西,現在想把它掐掉已經很多年了,只不過這個雜誌也有很多黨內的老同志支持,他沒有下去狠手。一旦這些老同志去世那這個雜誌會立刻被淹死,沒有什麼別的前途。

在被問及他本人進行這樣的表態是否也會面臨麻煩時,李大同說,即便是現在,電話也正被監聽。

他說:當然啦,現在這個電話就在被竊聽啊,電話24小時被竊聽的,動不動公安就上門來騷擾啊。活在這個國家,他要騷擾你你也沒辦法嘛。

此外,因為覺得壓力太大,炎黃春秋雜誌社的另一名前編輯和編委會成員,也都以不方面講話為由,拒絕了采訪。

本台記者致電新華社,接電話的工作人員稱此事只能問人事局,但人事局沒有夜間值班人員。

她說:你問這個,你問人事局吧,這是新華社的人事機構,你問它。那你就得問老干部局,他們晚上沒有人,他們沒有夜班。

《炎黃春秋》雜誌於1991年創刊,被稱為是中國體制內自由派刊物,因主張黨內各項改革而備受關注。2014年,該刊被當局意識形態主管部門強制要求變更主管部門。2015年,一年一度的新春茶話會也被強迫取消。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