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编杨继绳被迫离开《炎黄春秋》

2015-07-16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炎黄春秋》总编杨继绳被迫辞职,他透露新华社三名官员曾与他谈话,要求他立即退出杂志社。(资料图片)
《炎黄春秋》总编杨继绳被迫辞职,他透露新华社三名官员曾与他谈话,要求他立即退出杂志社。(资料图片)

被视为敢言的北京杂志《炎黄春秋》,高层再有变动,其总编杨继绳近日被迫离任,其两份离职信周三(15日)在网上传开,但仅仅一个多小时后,大陆当局即在网上删除。该杂志编委会成员李大同指,当局更以停发退休金逼令杨继绳离开。(卡帕/何山报道)

两封信系杨继绳在7月1日被迫离职的前一天,分别写给《炎黄春秋》社委会及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

在给社委会的信中,杨继绳称,他离开《炎黄春秋》有三个原因,一是他年高多病,难以承担总编辑这个沉重的负担。第二个原因是4月10日,新华社三位局级干部代表社党组找他谈话,用党的纪律要求他立即退出《炎黄春秋》,并表示,这不仅是新华社党组的意思。第三个原因,去年总编辑、两位轮执主编和网络主编四人同时辞职,社委会让他担任总编辑,重组编辑部。他临危受命。但承诺只干半年。现在编辑工作已走上了正轨,他要兑现承诺。

在另一封名为“向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的最后陈述”的信中,杨继绳透露,对被当局指称2015年前4期共刊登86篇文章,其中就有37篇文章被当局警告违规,并发出《警示通知书》称违反“15条”报备令。但实际的情况却是,报备的稿件中,被指不能用与没有答覆的,于2010年占报备稿总数的62%、2011年则占总数的67%;2012年达80%;2013年为86%;2014年达90%。

信中还写到,为了变通,杜导正社长归纳的“八不碰”:六四,三权分立,军队国家化,法轮功,现任国家领导人及其家属,民族问题,外交问题等,以委曲求全,但依然被压制。

在陈述信的最后,杨继绳称,“万马齐喑究可哀。请贵总局高抬贵手,给深受广大受读者欢迎的《炎黄春秋》留下一小片生存的天地。”

两封信在大陆互联网传开后,迅速遭当局封杀。微信朋友圈也不能转发该文。

为此,本台记者联系上了杨继绳,他表示,因为被禁止接受外媒采访,他只能说两句话。文章是他写的,但不是他发布到网上的。

他说:我只能讲两句话,第一句话,我现在不让我跟外媒谈话,不让对这些谈的。第二个,信是我写的,不是我发表的。好吧,就这样。

炎黄春秋杂志编委会成员,前中国青年报资深记者李大同接受本台记者采访时称,他看到了这两封公开信。这是当局就要让杂志办不下去的做法,并以停发退休金逼迫杨继绳离开。

他说:我看见了。就是要让杂志办不下去。它这是要让这些退休的老人自由的选择,上面压下来,不让它继续办。如果要继续担任总编辑的话,就会威胁到退休金的问题。杨继绳当然只好退出了。

在谈及当局的做法是否会出现杨继绳信中所说的万马齐喑的状态,李大同说,早就造成了这种状况,现在已经没有什么声音能发出来。他们想掐死这个杂志已经很多年了,等支持杂志的党内老同志过世,杂志会立即被淹死。

他说:早就造成了,怎么是会造成?还有什么声音发出来?发布出来了。它就是无理要求你报备嘛,你去报备他又不理你了,不给你回覆嘛,就拖你嘛,就这情况。让你办不下去。就这夹缝里唯一生长的东西,现在想把它掐掉已经很多年了,只不过这个杂志也有很多党内的老同志支持,他没有下去狠手。一旦这些老同志去世那这个杂志会立刻被淹死,没有什么别的前途。

在被问及他本人进行这样的表态是否也会面临麻烦时,李大同说,即便是现在,电话也正被监听。

他说:当然啦,现在这个电话就在被窃听啊,电话24小时被窃听的,动不动公安就上门来骚扰啊。活在这个国家,他要骚扰你你也没办法嘛。

此外,因为觉得压力太大,炎黄春秋杂志社的另一名前编辑和编委会成员,也都以不方面讲话为由,拒绝了采访。

本台记者致电新华社,接电话的工作人员称此事只能问人事局,但人事局没有夜间值班人员。

她说:你问这个,你问人事局吧,这是新华社的人事机构,你问它。那你就得问老干部局,他们晚上没有人,他们没有夜班。

《炎黄春秋》杂志于1991年创刊,被称为是中国体制内自由派刊物,因主张党内各项改革而备受关注。2014年,该刊被当局意识形态主管部门强制要求变更主管部门。2015年,一年一度的新春茶话会也被强迫取消。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