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汉被副乡长绑走后人间蒸发 妻子苦寻21年无果

2020-01-0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丈夫被抓时,高秀玲只有27岁,她一个人带著三个孩子等待丈夫归来,却21年音讯全无。(刘万花提供 / 2020年1月7日)
丈夫被抓时,高秀玲只有27岁,她一个人带著三个孩子等待丈夫归来,却21年音讯全无。(刘万花提供 / 2020年1月7日)

湖南省怀化市去年中揭发的中学操场埋尸案,牵动了不少其他失踪案件的家属对久别亲人安危的忧虑。陕西省村民刘志斌21年前因维权被副乡长率众绑走后就此消失,妻子多年来苦寻无果,官方亦刻意推诿隐瞒。知情人士怀疑是翻版的操场埋尸案,但因涉及政府及国企,以致多年无人愿意介入跟进。事件近日曝光后受到关注,当局周二(7日)发通报,指刘志斌的失踪与政府无关。(黄小山/程文  报道)

据延安市宝塔区川口乡的高秀玲近日发出的控诉书称,21年前,因为土地被延长油田强征并拒绝赔偿,她丈夫刘志斌维权又遭无视,1998年4月,刘志斌损坏了占地采油厂的一些设施,但随即被川口乡副乡长李新计和采油厂的人员强行带走,从此一去不回。

刘志斌的女儿刘万花向本台记者表示,延长油田征地时,毁坏了他们家的庄稼和果树。因为当时父母都在外面打工,两年后回来,发现甚么补偿都没有了,所以父亲才去找政府和采油厂维权,但没有想到会因此消失。

刘万花说:是因为我们那个玉米地青苗钱没有给我们,因为我们庄里面打油井嘛。当时,我爸爸和我妈都在外边干活呢,等我们过两年以后回来,(他们)把我们这个钱都分了,没到我们手上。就是我爸去川口政府和采油场那边要账,人家不管。最后,那个川口采油场、川口政府的人过来,拿绳子把我爸绑走以后再也就没有回来了。

刘万花还透露,父亲被抓时只有35岁,她哥哥只有8岁,她自己才5岁,弟弟仅3岁。父亲失踪后,他们曾找过川口乡政府的副乡长李新计要人无果,此后多次到派出所报案,但警方也一直不立案,直到去年才以失踪案立案处理。现在,当年抓走父亲的副乡长李新计已经退休,他们连李新计这个当年的知情人也无法找到了。

刘万花说:当时,我们去过当地派出所报过好几回案,但是桥沟派出所都不给我们立案。去年上半年的时候才给我们立的案,把我们母子四人的血型采走,说放在网上,看有没有这个血型一样的。这个副乡长我们找过,但单位上就不见我们,我们跟单位上要这个人,但是单位上也不跟我们接触,他只说是放了,放了跟他们也没关系,就是联系方式甚么的,都不给我们。

而当地一位知情人士赵先生告诉本台记者,此事的麻烦在于涉及油田方面。在陕北,无论是地方政府的油田还是中石油旗下的企业,都十分强势,包括地方政府在内根本惹不起。21年后才立案,其实际意义已经不大。

他又指,刘志斌案和湖南新晃县的老师邓世平被杀埋尸操场16年有点相似。

赵先生说:延长(石油)属于陕西的国企,那个时候,延长油田还属于延安市政府。长庆属于中石油的,他们两家,在陕西争地盘嘛,同时为了防止老百姓偷油,比如说占地、征地,长庆油田,连靖边县公安局都干倒过几十个人啦,别说老百姓了。他们的装备,比他们县公安局的装备好得多。20多年前那个地方相当落后,乡政府干部就可以带著人拿著绳子就把你抓走了。你想,他(刘志斌)一个农民,又一个字都不识,他家里三个孩子还有一个老婆,他根本不可能跑嘛。就跟操场埋尸案差不多。

延安市公安局宝塔分局桥沟派出所周二就事件发布官方通报,指1997至1998年间,刘志斌因打井赔偿问题与另一村名发生纠纷,于是拆走抽油机等设备,时任乡政府联防队长前往刘志斌家中要求取回该批设备时遭到武力对抗,遂将刘志斌绑至乡政府调查,次日早上刘志斌自行离开。

本台记者致电宝塔区桥沟派出所,但该所人士回应称,要了解此事,只能去派出所,他不能在电话里谈及此事。川口乡政府,则一直拒绝接听电话。

延安失宝塔区政府也以不知情为由,推给宣传部。

宝塔区政府:我这里不知道,这个事情不在我这里,而且我也不知道这个事情,知道吧?具体如果有谘询详情,跟我们网信办或者宣传部联系。

延安市被称为中共的红色摇篮,成为意识形态的标签,但即使是在中共建政、以及发现油气田和巨量煤炭储量之后,陕北的绝大多民众也一直贫困。而包括前中共政治局常委周永康等在内的高官家人,则直接插手油气田开采,并转手倒卖资质谋取巨额利益。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