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前夕陳雲飛網上發言後失聯 異議人士紛遭監控

2020-06-03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2020年5月31日,四川異議人士陳雲飛參與六四周年全球網上紀念活動,期間曾就港區國安法發表評論,其後被警察帶走至今仍然失聯。(網上截圖、陳雲飛推特圖片 / 拍攝日期不詳)
2020年5月31日,四川異議人士陳雲飛參與六四周年全球網上紀念活動,期間曾就港區國安法發表評論,其後被警察帶走至今仍然失聯。(網上截圖、陳雲飛推特圖片 / 拍攝日期不詳)

周四(6月4日)是六四天安門事件31周年紀念。在大陸,多名異議人士在六四前夕受到嚴密監控,甚至被強制旅遊。另外,曾因參與「六四」紀念活動被判刑的四川維權人士陳雲飛,懷疑因為以高姿態在網上發言,被公安帶走失聯。(高鋒 報道)

六四紀念踏入31周年。上周日(5月31日)民運人士首次舉辦全球網上紀念活動,200多名來自中國大陸及海外的人士全程參與線上互動討論,當中包括四川的陳雲飛。

當日在活動上,陳雲飛說:中美貿易戰硝煙四起,武漢肺炎在全國乃至世界的蔓延,以及香港從「23條」到「送中」,再到「國安法」一波又一波的民怨沸騰,不正說明大陸人沒有找到病根,也證明我們八九那時所堅持的主張是正確的,我們沒有理由不該以各種公開方式宣傳紀念六四。

這番言論發表後,陳雲飛當天從他在成都的寓所被警察帶走,到現在仍然失聯。好友李金芳表示憂慮。

李金芳說:朋友告訴我,31號晚上到現在還是聯繫不上他。我聽到這個消息感到很焦急,再給他打電話。這時候他的電話是通的,沒有人接。這種情況在自由的情況下是沒有發生過。我覺得他在這個敏感時刻被帶走,跟這個肯定是有關係的。

陳雲飛在1989年學運期間曾以學生身份在天安門廣場參與活動。2015年清明節前夕,他和20多名四川維權人士自發為「六四」死難者掃墓,後被以「尋釁滋事」罪判刑4年,去年才獲釋。

在北京,獨立學者高瑜原本也準備參與上周日的全球網上討論,但在當局壓力下被迫放棄。

高瑜說:往年六四因為沒有疫情嘛,我就出去旅遊了。可是今年尤其緊張,一個兩會一個六四連起來了,所以他們警察的負擔也是極為的重,他說,我得拉著你轉一圈都成,說每個路口都是警察,香港的「加強版安全法」(「港版國安法」)還有美國的制裁比去年30周年也不差。當局極度不自信。

高瑜在全國兩會前夕一直被上崗,臨近六四,當局又要求她不要在推特發文。

北京維權人士胡佳是另一重點監控對象。他說,就算「被出門」也會以禁食的方式悼念六四死難者。

胡佳說:當局為了避免可能發生的,譬如遠距離看到我被軟禁,所以他們明天一早就會(安排我)離家,具體去甚麼地方我不知道,當然這不是說去外地,而是去北京某個遠離市區的城郊吧。每年的這個時候,6月3號晚上8點到6月4號晚上8點,一個24小時的禁食是每年都要做的。如果是在自己家裡的話,點燃一個蠟燭,去緬懷一下那些死去的人。

兩年前六四紀念日前夕,湖南株洲維權人士陳思明以當地公園裡一部坦克為背景,拍下悼念六四的照片,引起廣泛關注。

今年他被當局嚴密防範,並派人帶他到江西旅遊。

陳思明說:就是從湖南到江西廬山旅遊,現在準備到黃山旅遊。他們警察示意我別講了。

強制旅遊過程中,警察24小時貼身跟隨著陳思明,但他仍然趁對方不留神之際,以「六四」手勢自拍並發到了微信群。

今年由於受武漢肺炎疫情影響,六四死難者家屬組成的「天安門母親」團體能否在六四集體祭奠仍然是未知數。

「天安門母親」發起人之一的張先玲由於疫情關繫仍然身在南非,六四當天將無法前往北京市郊的萬安公墓拜祭。 她向本台表示,相信當局不會以疫情為由,阻撓祭奠。

張先玲說:我認為政府不會這樣不明智,因為疫情我們不能集體都去,但是在規定的人數之下去祭奠,是應該沒有問題的,肯定他有規定不能超過幾個人,這是因為疫情的關係,我們也能理解。疫情是很正當的藉口,不管是不是藉口,但是很正當。他不提供交通工具我們也可以自己去。

據了解,公安近日陸續與六四難屬見面,商討六四當天的安排,據說難屬可以乘坐警方的車輛,或者在報備車牌號碼後自行開車到公墓,另外,與往年安排不同,所有進入公墓的人都需要登記身份證號碼。而「天安門母親」已準備祭文,悼念在事件中遇難的家人,以及已去世的難屬。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