倪玉蘭無處棲身 第三日滯留派出所


2017-04-18
Share
occupy310.jpg 2017年4月18日,北京維權人士倪玉蘭身穿單薄衣服在派出所外活動。(倪玉蘭提供)

北京維權人士倪玉蘭被當局迫遷後,因無處棲身,連續3天在派出所留宿,公安用盡各種醜惡方法迫她離開,包括拒絕借用厠所;不良於行、需依賴輪椅代步的倪玉蘭,惟有使用圍帳遮掩就地解決。有外媒到場採訪時被當局問話,並警告記者不要報道。(黃樂濤 報道)

北京維權人士倪玉蘭周二(18日)對本台表示,她被當局迫遷後,已待在派出所第3天,雖然警察用盡各種方法要求她離開,但是她強調,當局不為其一家解決事件,她是堅決不會離開的。

倪玉蘭說:派出所的副所長趕我們走了,他就是故意讓保安將電視的音量調到最高,從(周一凌晨)12點一直放到今天(周二)早上8時,把大廳內原有的4個沙發都給弄走了,又不給我們喝水,而且就連他們的厠所都不讓我們上,我女兒幫我買了1個便盤。
記者問:大小便也是在盤子裡面?
倪玉蘭說:對的。由我愛人(丈夫董繼勤)把便盤倒掉了。

她表示,已致電市政府投訴被迫遷,而市政府亦已受理。倪玉蘭指,周一(17日)有1名日本記者採訪她時,被派出所人員查問,該名記者後被當局要求不要報道。

倪玉蘭說:(周一)中午的時候,(日本記者)然後被帶走的(調查問話),被帶走以後,就是要求他把手機及相機的照片全部都給刪除,(調查的時間)也不太長吧,就是刪除了照片以後,還讓日本記者答應不再報道,然後才把人家被放走,那個記者的報道,現在還未發出來。

倪玉蘭現在身上沒有錢,食物飲水等生活必需品,也是朋友送到派出所給她,她亦不知道自己可以支持多久,唯一希望就是當局盡快給她1個容身之所。

本台就事件致電倪玉蘭身處的東城區安定門派出所查詢,但當值警察拒絕回應。

當值警察說:這個我不方便透露。
記者問:可給我宣傳部的電話嗎?
當值警察說:宣傳部的電話,沒有。

倪玉蘭夫婦遭迫遷而滯留派出所受到各界關注,北京律師李靜林對本台表示,當局有權對她佔據派出所的行為提出起訴。

李靜林說:可以擾亂單位工作秩序,當局以這個罪名來處理她,是完全辦得到的,那是可以判刑的,也可以拘留的。但是,我估計當局多半不會控告她,可能會給她1個拘留,那就算了,因為她這個問題,主要是派出所不願意管這個維穩對象,就是想趕她出派出所轄區而已。

北京另一名律師余文生指,倪玉蘭是被當局迫遷而導致無家可歸,認為當局不應驅趕她一家,應該盡快為她解決問題。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