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两会】逾30年总理记者会被取消 令人质疑「开倒车」

2024.03.04
【中国两会】逾30年总理记者会被取消 令人质疑「开倒车」 在官方宣布取消总理记者会后,全国政协会议随即开幕,只见李强(前排右)尾随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入场时保持微笑,恭敬地与习近平保持约1米距离。
路透社图片

中共20届三中全会异常迟迟未开,而两会则在本周召开,大会发言人突宣布,历时30多年的闭幕总理记者会,今年起取消,消息震撼各界。有分析指,变相唯一一次中共国家级领导人面向中外记者的直播机会亦「被消失」,难免令人质疑中共透明度「开倒车」,总理地位矮化「非新鲜事」,不排除为免曝露当时经济解困「乏术」,又相信习近平及其权力核心,愈趋向为巩固权力一再「破例」而不再多加解释。

往后几年也不再举行总理记者会

全国政协十四届二次会议周一(4日)开幕,十四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新闻发布会同日在人民大会堂举行,党媒《中新社》记者问及,国务院总理李强在闭幕后,是否获邀出席记者会并回答中外记者提问,大会发言人娄勤俭的回应令在场人士惊讶。

娄勤俭说:「今年十四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闭幕后不举行总理记者会,如无特殊情况,本届全国人大后几年也不再举行总理记者会。」

娄勤俭解释指,十四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去年3月闭幕后,新上任的国务院总理李强在中外记者会首次亮相及接受问答,并与国家发改委、财政部向大会提交具体报告,已具体回应社会主要关切的问题,同时加设「部长记者会」和「部长通道」,按各自范畴回应中外提问。

在官方宣布取消总理记者会后,全国政协会议随即开幕,总理李强备受关注。只见李强尾随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入场时保持微笑,恭敬地与习近平保持约1米距离,入席后两人偶有简单互动。

分析:难免令人「质疑开倒车」

时事评论员刘锐绍向本台分析指,即使官方有「正面」说法,但由于中共政府本身的透明度不高,事件难免令人「负面地联想、质疑开倒车」。

刘锐绍说:「取消总理记者会,自然地减少了李强的曝光机会。第二、这类记者会上,一定有很多外界、外国记者提问敏感话题,取消了就可避免此尴尬情况……未来2、3年又能否拿到新政策出来呢?若不能交出未来宏图,那倒不如就不搞了。」

不少分析亦有类似看法,其中旅美中国学者邓聿文同日在X平台发文指出,娄勤俭的说法「太牵强」,认为真正原因很可能是中国当前状况,「让总理面对中外媒体记者,不好说甚么」。

分析:为巩固权力一再「破例」而不再多加解释

李强曝光率被削,早于去年中共建党74周年招待会上已见端倪。中共总书记习近平打破了中共的惯例,在非「逢五逢十」的年份,取代国务院总理致辞,而今次取消总理记者会事件,有意见指进一步反映总理地位被降低;刘锐绍则认为,历来总理地位矮化「非新鲜事」,反而有一点更值得注意。

刘锐绍说:「未来可见,官方会按其需要,修正以前行为而不理效果、亦不多作解释。正如三中全会不再如中共党章中所指的『至少一年举行一次』,亦改变了又没公布,改变原因又没人知道,是个人决定抑或集团决定,亦是没人知道。」

历年总理记者会 造就不少经典场面

自1993年起,中国国务院总理现场回答中外记者的提问「常态化、制度化」,一直是两会的焦点之一。虽然记者会经过事前彩排,但亦是中国国家级领导人每年唯一一次的问答电视直播,让外界了解总理对内、外政策的己见。李鹏、朱熔基、温家宝、李克强的总理任期内,都按照惯例召开记者会,造就不少经典场面。

其中,朱熔基曾定下记者会规矩,包括「要尽可能把提问的机会给境外记者」、不要事先安排,记者提甚么问题都可以」。在1998年的总理记者会上,朱熔基曾被前TVB记者谭儿问道:「你觉得当年的六四事件,对于你现在新的政府来看,有何经验可避免类似经验?或是会不会成为你的历史包袱?如果你再来香港,有人向你请愿要求『平反六四』你会有何看法?」

朱熔基说:「对于发生在1989年的政治风波,我们的党和政府即时作出了果断措施,很好地稳定了当前的局势,对此我们全党的认识是完全一致的。」

至于刚已故、以「务实」见称的上任总理李克强,在2020年新冠疫情爆发时举行的两会闭幕后的总理记者会上,他的一番言论被指向宣示脱贫成果的习近平「打脸」:「我们人均年收入是3万元人民币,但是有6亿人每个月的收入也就1000元,1000元在一个中等城市可能租房都困难。」

不过,在习近平权力急速高度集中下,总理「直抒己见」的场面似乎已告落幕。

自由亚洲电台粤语组报道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