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帅#Metoo】彭帅疑按「剧本」为京奥站台 WTA指未减缓担忧

2021.12.20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彭帅#Metoo】彭帅疑按「剧本」为京奥站台 WTA指未减缓担忧 中国网球明星彭帅11月2日发出博文,披露早年间遭中国国家副总理、中共前常委张高丽性侵及在其后被迫保持长达多年不伦关系,其后她处失踪状态,在引发国际关注后中国政府开始了一系列危机公关。
彭帅微博

中国网球明星彭帅「指控」前中国副总理张高丽性侵一事馀波未了,事件主角彭帅「现身」和北京冬奥有关的一场越野滑雪赛事,并在接受《联合早报》采访时否认性侵指控,强调自己「一直很自由」。评论人士怀疑是由于北京冬奥在即,彭帅被官方强迫按剧本演出。「世界女子网球协会」亦再发声明,表示事件并未减缓其对彭帅健康和安全的担忧。

亲中媒体、新加坡《联合早报》周日(19日)晚间22时报道,中国网球明星彭帅现身「2021国际雪联城市越野滑雪中国巡回赛上海杨浦站」决赛现场,她在接受该报采访时,否认她早前曾遭中共前常委张高丽性侵的说法,并声称自己「一直很自由」。

视频中,彭帅称自己从未指控任何人性侵,彭帅说:「首先,我得强调非常重要的一点,我从未说过或写过任何人性侵我,我必须明确强调这点」。她还称上月初在微博上的发文遭到误解,而那篇发出后又迅速删除的微博是她个人「私事」。

当被记者询问出入是否自由、是否遭人监视时,她反问道:为甚么会有人监视呢?(我)一直很自由。

不过,此次彭帅露面接受「外媒」采访的做法并未消除公众对其处境的担忧。

公众对彭帅处境担忧未消 矢板明夫:这是闹剧的延长

日本资深记者矢板明夫表示,中共就彭帅事件进行了一系列闹剧式的危机公关,相信彭帅接受《联合早报》采访亦是中共设计安排好的,《联合早报》充当了所谓的「外媒」角色。

矢板明夫说:这是闹剧的延长,当然都是中共安排好的。全球抵制冬奥彭帅也是原因之一,国家给她压力让她摆平这个事情,然后国家安排了《联合早报》,按理说她要澄清的话有的是媒体可以澄清,那个新加坡的《联合早报》和国内的媒体也差不多,所以说一切都是安排好的。跟王力宏事件是个鲜明的对比,王力宏事件女方可以不停的发声,但在中国彭帅自己有委屈说出来,还要慢慢自己把它慢慢吞回去,慢慢否定。

矢板明夫也指出,中共对维吾尔人的种族灭绝,对香港的镇压等都是国际社会抵制北京冬奥的主因,而彭帅事件也成为近期的导火索,但对前两项中共无法进行洗地,此时只能推出彭帅。他认为,彭帅所言皆是不自由状态下的表达,因此并不足信。

矢板明夫说:(北京)冬奥会现在开始全球抵制了,彭帅事件只是原因之一了,但是中国在别的事情它没办法解释,像新疆、香港……它没办法只能逼著彭帅出来表白,也许今后还会逼著她出来表演,但是越表演属于越描越黑。现在她说甚么都不能信,因为不是她自己的话,是在背别人写的稿子。

据悉,彭帅观看的「城市越野滑雪赛」是国际雪联主办的A类赛事,亦是明年2月4日开幕的「北京冬奥会」的积分赛。《联合早报》的报道称,彭帅当日与中国篮球明星姚明、乒乓球手王励勤,以及帆船女将徐莉佳一起出现在主办方划定的五楼露天看台嘉宾观赛区域,全程观赛20分钟左右。

随后该报又再更新文章内容和发布一段6分零9称的视频。视频显示,彭帅身穿印有「中国」字样的红色T恤,以及镶有中国国旗的黑色夹克。

王龙蒙:性质和「电视认罪」没有不同

法国时评人王龙蒙在接受本台采访时,也认为北京当局是在国际抵制冬奥会的压力下,设计了彭帅的采访剧本,其性质和「电视认罪」没有不同。

王龙蒙说:彭帅事件让国际社会抵制北京冬奥会的呼声愈加高涨。赛事临近,中国官方担忧这个习近平的面子工程塌方,所以让彭帅按照剧本演出,包括这家所谓的外媒——新加坡《联合早报》,姚明和其他人也都是剧本中早就安排好的。北京当局这套手法玩得很娴熟,看似自由的彭帅和以前「电视认罪」的人,在性质上没有不同,都是不自由的。这种低级手法只会让国际社会愈加反感。

王龙蒙呼吁,除了多国对北京冬奥进行外交抵制之外,各国运动员也要在看到他们的同行彭帅被逼配合当局演出、毫无自由的处境后,发起个人抵制。

王龙蒙说:多个国家政府对北京冬奥进行外交抵制;但是很多运动员应该看到,北京对维吾尔人的种族灭绝,对香港的镇压,对他们的运动员同行的打压,希望运动员也能发起个人抵制。

「人权观察」执行长罗斯(Kenneth Roth)就彭帅最新「现身」否认性侵指控的视频发表评论,他表示:彭帅的最新声明只会加深人们对中国政府向她施压的担忧。(罗斯Twitter截图)
「人权观察」执行长罗斯(Kenneth Roth)就彭帅最新「现身」否认性侵指控的视频发表评论,他表示:彭帅的最新声明只会加深人们对中国政府向她施压的担忧。(罗斯Twitter截图)

对于彭帅再次露面接受采访,「人权观察」执行长罗斯(Kenneth Roth)在推特上表示:彭帅的最新声明只会加深人们对中国政策向她施压的担忧。

「世界女子网球协会」则再发声明,表示并未减缓对彭帅健康和安全的担忧,他们表示:「正如我们一再所言,WTA担忧其安危以及是否可以在没有审查或胁迫情况下进行沟通,这些忧虑并未随著她的露面而缓解或解决」。

现年35岁的彭帅为中国排名最高的网球运动员之一;上月2日,她在微博发表了一篇早年前遭现年75岁的中共前常委、中国国家副总理张高丽性侵,及其后被迫发展为不伦关系的博文,这篇帖文20多分后即遭全网删除,彭帅其后与外界失联,引发世界多名网球明星、「世界女子网球协会」对其处境的担忧,并要求中国政府公开其下落、对其指控进行公开透明的调查。

中国政府随后进行了一系列危机公关:11月17日,中国官媒「环球电视网 」在官方推特帐号以英文发布一封给「世界女子网球协会」主席西蒙的信,当时该信出现明显编辑痕迹的光标点引发公众质疑。西蒙也表示很难相信是彭帅本人所写。

上月21日,国际奥委会在官网上发布了主席巴赫(Thomas Bach)与彭帅的视频通话照片,并转述彭帅正在北京和亲友共渡美好时光,望其隐私得到尊重。国际社会纷纷谴责国际奥委会担任中国政府危机公关马仔。

12月2日,「世界女子网球协会」宣布退出中国所有赛事,包括香港。西蒙表示,非常怀疑彭帅是否「自由、安全且没有受到恐吓」。

对于外界的一连串疑问,《联合早报》和彭帅也似乎早有准备。在这次独家采访中,记者向彭帅询问她写给「世界女子网球协」(WTA)主席西蒙(Steve Simon)的邮件的真实性,彭帅解释道:信件的中文是她本人所写,而且是出自本人的意愿,但其英文水平不足以把中文信翻译成英文,所以由「中国环球电视网」贴出英文翻译版本,英译版本与她的中文信件内容一致。

彭帅也感谢了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Thomas Bach)与其进行视频通话,她证实通话是在北京家中进行,但她表示不记得视频通话的具体时间。

在回答记者有关是否有出国打算时,彭帅则回答:目前没有比赛,且受疫情影响暂无出国打算。

至于彭帅如何从发帖控诉遭性侵,到现时表示自己「从未说过或写过任何人性侵」,报道就未有作出解释。

记者:吴亦桐/程文 责编:方德豪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