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留学生「六四」公开信:年轻人拒绝承认中共合法性

2020-05-1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孔志豪发起六四31年公开信《我们选择的权利》连署行动,呼吁年轻人致敬六四死难者、拒绝承认中共政治合法性并在推特发布道歉视频,明确表示中共政权要对疫情负责。(孔志豪提供 / 拍摄日期不详)
孔志豪发起六四31年公开信《我们选择的权利》连署行动,呼吁年轻人致敬六四死难者、拒绝承认中共政治合法性并在推特发布道歉视频,明确表示中共政权要对疫情负责。(孔志豪提供 / 拍摄日期不详)

周三(13日),一批在美中国留学生发起「六四31年」公开信联署行动。公开信批评中共当局透过谎言和封锁信息对民众洗脑,野蛮剥夺公民的自由选择权利,表示继承六四精神继续抗争,呼吁年轻一代拒绝承认中共执政合法性及拒绝为其服务。八九前学运领袖赞扬联署人士为真正的「后浪」。(吴亦桐/程文 报道)

六四31周年日趋临近,周三(5月13日),美国印第安纳州普渡大学的中国留学生孔志豪及多名海外华人留学生透过网络发起「我们选择的权利」公开信联署行动。

发起人孔志豪在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从初中起他就开始在国内翻墙收听和阅读外媒信息,对中共违反常识的洗脑也总是多一层思考;去年8月他到达美国留学,更见证香港年轻一代对中共当局具有审美、创意、团结的抗争,在新冠肺炎病毒肆虐全球以及六四纪念日将至的背景下,他呼吁具有相近价值观的「我们」在此时勇敢宣告,年轻一代对中共极权专制清醒的判断和决裂的态度。

孔志豪说:这封信里的「我们」,只要是热爱民主自由,有勇气能够站出来参与联署的人,我都把他定义成「我们」,我们有共同的诉求。我们也从来没有选择让共产党领导我们,这种权力的让渡只有在1949年那一辈人做出了,在那之后我们从来没有进行过一次民主,所以我提出了「我们选择的权利」,我们要发表我们的意见,我们是不是要让共产党领导我们?

孔志豪也表示,八九一代给当代年轻人做出示范,而新一代承继六四精神之外,也将有更为决绝锐利的态度,并注入新的抗争形式。

孔志豪说:我们对六四的态度是赞扬肯定他们的勇气,他们有一些人,就像(周)锋锁、王丹、吾尔开希他们现在还仍然是活跃的。现在年轻人缺的就是这种勇气。我们可能要提高一点点斗争的技巧,我们除了街头运动之外,在言论传播信息这方面也是很重要的。

孔志豪也强调与以往很多公开信不同,他们不会将公开信的目标对象定位于中共当局,这是给青年一代的鼓励。但无论国内、国外年轻一代的「粉红化」,让他对公开信的效果并不乐观。

孔志豪说:就是我们不会和中共提甚么要求,因为是一个敌对关系,没有必要和他讨论甚么,我们想要团结的是中国年轻人。我们的诉求就是让年轻人不要和中共去合作,不要为中共任何机构服务,希望年轻人保持自由独立的思考,保持对自由民主的向往,鼓励他们有勇气站出来。形势不是很乐观,并不一定能影响那些思维方式「粉红化」的人。

孔志豪此前曾在推特上发布视频,并明确表示:中共政权和中国人民应该对这次的瘟疫负责。并鼓励人们站出来,不要对中共谎言继续沉默。孔志豪在推特上也自称「反贼」,主张「加速主义」,以使中共当局加速解体,破而后立。

来自中国大陆,去年到达澳大利亚求学的Horror Zoo(化名)为该公开信的联署人,她向本台表示,她支持公开信中的表达,并以此对抗中共对六四记忆的封杀和在香港、台湾问题上的中共洗脑式叙事。

Horror Zoo说:因为六四已经过去31年了,中共当局还是把这个当作最敏感的内容,很多年轻人要么不知道,要么他们知道了也是一个自我审查的状态。作为一个海外的一个青年,更有责任站出来去发声。里面还提到台湾是一个独立的国家,支持香港「反送中」运动,这两个我也是很支持的。关于「祖国的统一」,就是中共来洗脑别的人「中共叙事」吧。

八九学运前学生领袖周锋锁也就此接受本台采访,他表示这些年轻人没有变成中共洗脑下丧失灵魂的人,承继了八九一代未完成的理想,而且更有创意,这才是真正的「后浪」。

周锋锁说:公开信的签名上有那么多年轻人,他们的灵魂是自由的,不管他们以前受过怎样的洗脑、暴政的这种威胁。这是一个共产党害怕的禁区,年轻人愿意冒险来表达自己的态度。八九六四代表的历史和中国民主自由的理想,这也是将来中国必须面对的,也很高兴现在有年轻人承载这种自由民主的传统,自由的烛光不灭!

目前公开信已获得数十名海内外年轻学生、学者、工程师等联署此信。

公开信表示:「六四」已过去31周年,而中国的民主化前途依然黯淡。六四和民主自由在中国依然是禁忌话题,中国公民从出生起就失去了选择的权利。作为认同民主自由价值观、且有幸能够了解自由世界信息的华人青年学生拒绝沉默并致力于改变现状。

联署者致敬「八九学运」的参与者,认为他们是用生命启蒙中国民主运动的先驱,表示要学习他们的勇敢和纯粹,但也会反思失误和教训,并将继承六四勇敢抗争精神,提高与独裁政权的抗争技巧。

公开信谴责中共当局利用宣传机构进行愚民洗脑,误导了很多未谙世事的青年学生;这些洗脑教育不遗馀力地引导青年学生爱国爱党,抹黑民主制度。

公开信呼吁,年轻一代思考自身价值和追索选择的权利,要选择国家的执政党,政治体制,及选择是否还要进行代议制和全民投票等。

公开信也支持香港市民的民主抗争运动,并提出支持台湾独立。

公开信也强调,拒绝做与中共与虎谋皮的事情,而是提出自己的主张:包括向六四死难者致敬,拒绝承认中共的合法执政地位,不会服务于中国的党政机构,将中国的民主化事业当作自己的责任,积极学习民主制度的运行模式,积极宣传民主思想并积极声索民主权利等。

2015年5月,美国乔治亚大学留学生古懿曾发表《六四26周年致国内同学的公开信》,呼吁国内的年轻学生了解六四及中共恶政真相;中共官媒《环球时报》于当年5月26日发表《境外势力试图煽动80后、90后》一文,事件引发很大反响。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