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谏受党政控制 河南牧师成首位殉道者

2019-07-1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9年7月19日,河南商丘市宋永生牧师的遗体告别仪式上,当局只允许每个教会派出两名的代表参加,而且拒绝举行追悼会。(刘贻牧师推特)
2019年7月19日,河南商丘市宋永生牧师的遗体告别仪式上,当局只允许每个教会派出两名的代表参加,而且拒绝举行追悼会。(刘贻牧师推特)

留遗书称「愿做第一个殉道者」的河南省牧师宋永生周五(19日)早上火化,但当局禁止信徒举行追悼会。宋永生在遗书中控诉受党政控制,令他主理的商丘市「基督教两会」沦为「四不像」。有大陆地下教会牧师指出,习近平提出的宗教中国化之后,令官方三自教会面对的压力越来越大。有台湾宗教学者指出,大陆宗教自由不断在萎缩。(文宇晴 报道)

周三(17日)跳楼自杀身亡的宋永生牧师,曾是河南省商丘市第一至第四届政协常委、商丘市基督教三自爱国会主席、市基督教协会会长。据微信群组的消息表示,宋永生牧师周五(19日)上午八点举行火化仪式,但是当局只允许每个教会派出两名的代表参加,而且拒绝举行追悼会。旅美的刘贻牧师在推特引述群组内容,指宋永生的妻子表示,宋永生死前曾禁食四天,自杀前曾驾车到教堂与一位老姊妹见面,之后再回到办公室,中午约11点便从五楼跳下来。

宋永生牧师的轻生在大陆宗教界引起关注,不过有关的讨论很快已经被删除,对于他的丧礼更是在网上看不到任何消息。

广东牧师李鹏对宋永生的离世感到惋惜,相信对方是因为受到来自宗教的压力太大,而最终选择了结生命。不过李鹏牧师不认为,轻生的做法就能解决到问题,呼吁信徒在面对宗教压力时,要更勇敢面对。

李鹏说︰宋永生牧师他自己写道,「两会就是四不像」,反正现在政府在搞基督教中国化,对三自教会来说等于是改变他们的信仰,压力肯定是更多。有人说,如果连死都不怕,应该不怕继续活著。那他(宋永生)既然不怕死,他应该把该做的该说的,就去做好﹑说好。

网上流传著宋永生牧师的遗书,内容控诉党政控制「市两会」(基督教三自爱国教会﹑基督教协会),形容现状是「不像教会,不像机关,不像社团和不像公司」的「四不像」。且教会受到来自统战等部门逼迫,而他作为两会牧师也得不到信任,令他作为负责人心灵压力重大,有筋疲力尽之感。宋永生牧师表示,自己在商丘工作23年,深感基督教基层宗教团体的艰难。他也提到,想用自己的信仰和人格魅力,协调好内部和政府之间的关系,可是并不成功。

据指宋永生牧师在跳楼轻生前一天,即周二(16日)所写的「面见商丘市委统战部、市民宗局领导汇报材料」中,列出了他对当局的多点要求和不满。也谈及到教会工作中遇到的困难。

台湾真理大学宗教文化与组织管理学系教授张家麟表示,从宋永生牧师的遗书内容来看,似乎主要是来自商丘市统战部的压力,但究竟统战部做了甚么事情促使宋永生牧师轻生,这有待厘清。张家麟教授又指出,大陆针对宗教的打压近年来有增无减,信徒面临的压力也比过往的大。

张家麟说︰宋永生牧师的自杀,留下遗书抗议是对统战部最大控诉。我估计是习近平上台以后,授权给党的统战部来领导﹑管理各个宗教是有关连,这是一个大框架。我觉得大陆宗教自由不断在萎缩中,尤其是对于外来教,例如天主教﹑基督教和穆斯林,他们受到的限制要比本土教多很多。

记者尝试与宋永生牧师生前服务的商丘市基督教两会联系,但是网上登记的电话号码一直未能接通。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