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自由】新京報創始人戴自更獲刑8年 已被投入北京市監獄強迫勞動

2021-11-18
Share
【新聞自由】新京報創始人戴自更獲刑8年 已被投入北京市監獄強迫勞動 新京報創始人戴自更獄中書信周四(18日)流出。
資料圖片

原北京文投總經理兼《新京報》創始人戴自更被證實判刑8年,但北京方面對其開庭和被判的刑期都秘而不宣,外界唯從流出的獄中書信才得知,戴自更早已被移交監獄並遭強迫勞動。

戴自更獄中書信周四(18日)流出,內容顯示,他已於今年3月底被移交給北京市第二監獄進行「集中教育」以及打疫苗,然後於5月下旬轉入北京市監獄,進行各種「監規學習」,於8月份開始被強迫勞動,每天工作時間長達7個小時也不能完成當日定額。

戴自更還在信中透露,自己的雙腿因久坐出現浮腫。

今年58歲的戴自更原是《光明日報》廣東記者戰站站長,2003年作為《光明日報》投資方代表與《南方都市報》一起創辦了《新京報》,並擔任社長長達14年。2011年初,《新京報》的管轄權移交給北京市委宣傳部,標誌著這個敢言的媒體受到全面打壓。2017年8月戴自更調任北京國資委旗下的「北京文投」總經理,成為正廳級官員,但僅一年多後即以受賄為由被抓。坊間傳其因捲入了「安邦案」(註)而被整肅。

前同事證書信真偽  強迫勞動是必然

曾和戴自更一起創辦了《新京報》的原《新京報》主編程益中表示,據《新京報》的老同事透露,戴被判刑8年,但官方至今沒有公布其被判的刑期和庭審內容。

程益中說:《新京報》實際上是在老戴手上就劃撥給了北京市委宣傳部,劃撥到北京之後,他才獲得了正廳級的這麼一個待遇。共產黨自己很清楚,它的每一個官員,那都是貪官,任何人你都得聽話,你不聽話就給你曝出來,一拋一個准的呀。它覺得這個制度的設計才能夠管得住所有的人。

程益中認為,從這封流出的書信用詞可以確認,的確出自戴本人手筆。他還指出,戴入獄後被強迫勞動是必然的,中國的看守所都會強迫在押人員進行無償勞動,並且也從沒把像戴自更這種事業單位有點級別的幹部放在眼裡。

同樣有親人被羈押的大陸維權律師吳有水指出,目前中國只有囚禁高級官員的秦城監獄內,在押人員無需參加勞動。至於在其他監獄,囚犯對這種強迫勞動的做法,不但無法反抗,還會因不能完成勞動任務被懲罰。

吳有水說:中國的監獄都是全部強迫勞動的,他們中的話可能就是秦城監獄不勞動,高級別的是省部級以上了,進了監獄不會勞動。現在進監獄的太多了,廳局級和以下都是低級別的了。上午4個小時下午3個小時嘛。中國監獄沒有報酬的,他是這樣的,幹活幹得好幹得多,給你嘉獎,給你記分記得多,可以去報減刑啦,這樣的。它所有的這些勞動指標高嘛,比如糊紙盒子,一個上午要糊800個,年紀大了就完不成任務嘛,完成不了任務要受罰的。

官方稱是按照監獄法執行

記者向北京市監獄管理局了解戴自更在獄中的遭遇時,對方回答指他們是按照《監獄法》的規定實施,他們否認這種行為屬強迫勞動。

北京市監獄管理局:《新京報》創始人戴自更是吧?(每天)七個小時的勞動,是吧?根據《監獄法》的規定,有勞動能力的罪犯,就必須參加勞動。這個可能就是你所說的7個小時的強迫勞動吧。

但在被問及為何秦城監獄的高官們有不勞動的特權時,該監獄管理局的官員稱,她不能回答這個問題。

監獄管理局:廳級以上領導不參加勞動?這個可能不是很清楚。那個是司法部直管的,那我們就不清楚了,我們不方便回答這個問題。我知道的我就答覆你了。

北京市監獄則拒絕回答記者的問題,在被問及戴自更在獄中的境況時,該監獄的員警直接掛斷電話。

本台記者查閱官方的資訊後發現,北京一中院於今年2月22日發出執行裁定書,查扣了戴1600多萬存款外,還查封並變賣其部分財產,但迄今為止,官方的法律文件沒有披露戴自更受賄罪涉案的具體金額和詳情,亦沒有透露其所謂的受賄係其在《新京報》時期、還是在調任北京文化投資發展集團總經理之後。

記者:黃小山/程文 責編:方德豪 網編:劉定堅

----------
註:2018年2月,中國保監會宣布接管由鄧小平孫女婿吳小暉擔任董事長的安邦保險。2018年5月,吳小暉以集資詐騙罪及職務侵佔罪合共判處有期徒刑18年,並處沒收財產人民幣105億元,違法所得及其孳息予以追繳。安邦集團在2020年9月正式宣布解散。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