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維權人士佩利兩會期間失蹤 險被送入精神病院

2018-03-20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四川南充維權人士佩利因參與聲援良心犯等公民維權行動,長期遭國保監控並多次遭拘,此次兩會期間3月11日至20日她失蹤的10天裡被國保送入黑監獄,還險被送入精神病院。(拍攝時間不詳  吳亦桐提供)
四川南充維權人士佩利因參與聲援良心犯等公民維權行動,長期遭國保監控並多次遭拘,此次兩會期間3月11日至20日她失蹤的10天裡被國保送入黑監獄,還險被送入精神病院。(拍攝時間不詳 吳亦桐提供)
 

令眾多維權人士及訪民失去自由的兩會會議,周二(20日)曲終人散,部份被當區控制的人士亦陸續獲釋,其中失蹤十日的佩利也獲釋回家。她向本台披露遭國保關押在「黑監獄」,和試圖將其送入「精神病院」。她以死抵抗才避免成為「被精神病者」。維權律師批評在當前體制下,專業醫療服務機構淪為維穩幫兇。(吳亦桐 / 程文 報道)

別名佩利的四川人權活動人士程愛華,失蹤十天後,周二(20日)在全國兩會結束當天獲釋回家。她失蹤當天(11日)曾在推特上發布消息,表示出門參加一個親屬的婚禮,由於之前已接到維穩部門警告電話,佩利指如果十分鐘後自己不更新推特,即顯示已遭到國保攔截。此後她與外界失聯。其友人多方聯繫均無法獲知其下落。

回到家中的佩利在推特發文痛斥當局猶如黑社會,她透露11日當天,她被國保帶到當地一間賓館關押,期間遭國保謾罵、羞辱。

上周四(15日)再被一群不明身份者強行帶到南充市惠誠精神病鑒定中心,試圖將她關進精神病院,佩利以死抵抗才逃脫被強行打針命運。周二被送回家中後,繼續受到國保監控。

佩利向本台指出,國保對她的母親進行洗腦,試圖透過家人的配合,將她送入精神病院。

佩利說︰在那裡面,每天每個單位三個人,連國保一起。到南充市對我進行精神病鑒定的時候,一個個就像《朗讀者》電影中的女看守一樣,或是像助紂為虐的人一樣,他們絲毫沒有意識到把一個清白的人、正常的人打成精神病是什麼樣的罪惡。總之要做出材料來證明我是精神病,非常惡毒的,也是非常危險的。

北京維權人士王荔蕻在接受本台採訪時指,「被精神病」是異議人士遭受迫害的方式之一,號稱「依法治國」的中共當局,卻將此固化成常規打壓手段。

王荔蕻說︰本身所謂的「依法」就能把很多異議人士任意關押、失蹤,在所謂的法之外還有「黑監獄」,這個太無恥了,隨便抓這些異議人士還要關精神病院。實際上誰是精神病啊,那些無視大眾苦難的、隨意去欺壓人、把人任意關押的才是精神病呢。但是在這個荒誕的國度裡,我們這些反抗者反而被視成「精神病」。

維權律師謝燕益也指出,精神病院作為專業醫療機構,已淪為維穩的政治工具。

謝燕益說︰這個醫生、醫療機構都等於是警察或是公權力的一個附屬品,實際上就是警察權力的濫用,維穩機制的惡性循環。

佩利多年來持續聲援中國各地的良心犯,並參與「六四紀念」、「聲援香港佔中」等活動,並在互聯網上發表人權信息和時政評論;長期處於國保監控,並多次被國保刑拘或秘密羈押。去年8月和12月,佩利在吳淦案一審開庭和宣判時,兩次前往天津聲援遭國保拘押。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