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人寫小說被抓 數十人聲援要求內蒙古放人

2018-04-26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記者劉成昆被抓前和孩子在一起。(小圖)他手寫的字條顯示藝術創作無罪。(2018年4月23日,媒體人及劉成昆親屬提供)
記者劉成昆被抓前和孩子在一起。(小圖)他手寫的字條顯示藝術創作無罪。(2018年4月23日,媒體人及劉成昆親屬提供)

因寫小說被指影射伊利集團負責人,前媒體人劉成昆被跨省抓捕,數十名記者和律師周四(26日)已組成聲援團,強烈呼籲內蒙古警方無條件放人,並要求官方調查內蒙警方多次為企業跨省抓人的現象。(黃小山 / 文宇晴 報道)

劉成昆家人在他被抓21天後,委託的兩名律師在周一(23日)會見劉成昆。據一份是劉成昆於會見當日手寫的字條顯示,他認為自己無罪,並指小說是藝術虛構作品,沒有誹謗誰人,不構成誹謗罪。

劉成昆的辯護律師王磊周四(26日)發文指,案件意味著言論空間的壓逼創了新低。他強調,公共人物和公共事件本身需要輿論監督,監督的標準和普通人一般事件迥異。

劉成昆的妻子李女士證實,劉成昆寫字條是為了告訴大家他是清白的,目前他在獄中擔心家人,但沒有受到虐待。

李女士說︰他在那個呼和浩特市第一看守所。上次律師去會見說,他被提審他的人吼了,但是還沒有其他虐待的情況。聽律師說,他的整個情緒有些波動,因為他比較擔心家裡的情況。他寫了一個聲明,他就是想告訴大家他認為自己是沒罪的。他想跟我說的就是說讓我照顧好孩子、安慰好老人。

李女士還說,在律師會見前,內蒙古警方要求她到呼和浩特,指要了解情況並談案件的進展。但律師認為,她沒有義務聽當地警方的召喚,因此她沒有前往。

李女士說︰警方在律師會見之前有說過,讓我去呼和浩特找他們,跟我說要了解一些情況,還有就是把案情進展跟我說一下。我說咱們也見過幾次了,當時也沒說有事情要問我,為甚麼要現在要問?跟我聯繫的那個警官他說他也不清楚,是專案組在辦。我就說是不是可以在電話裡談呢?因為我這邊工作比較忙,還有家裡事業比較多,有孩子要照顧。然後律師跟我說沒有必要過去,所以我也就沒過去。

據媒體群消息顯示,劉成昆的聲明出來後,媒體人關注度急增,並指從警方為鴻茅藥酒跨省抓醫生、到為伊利集團跨省抓記者,顯示內蒙古警方正在肆意用警權充當企業打手。而數十名記者和律師組成的聲援群「成昆無罪」,持續發起呼籲,並聯絡相關受害人,希望為被抓的媒體人劉成昆和鄒光祥提供幫助。

據劉成昆的前同事鄧先生稱,當初內蒙警方抓他是以尋釁滋事和誹謗兩項罪名,現在只是以誹謗罪逮捕他。之前因為情況不明,大多數媒體人都在觀望、等待消息,但從目前獲知的情況看,劉成昆沒有收取錢財,是清白的。

鄧先生說︰原來是兩個(項)罪名來跨省追捕他的,後面變成了一個罪名,就是誹謗罪。原來他老婆委託的那個律師會見了、情況也不跟外界講,後面兩個律師去會見了,所以情況昨天(周三)才開始明晰嘛。因為他抓了六個人進去,大家不知道劉成昆收錢沒有啊,目前來看這方面應該是沒甚麼問題。

鄧先生強調,劉成昆創作的小說明確註明屬藝術虛構,即使是創作中借用了聽到的關於伊利集團董事長潘剛的一些傳聞,但也屬於創本的屬性,根本不涉甚麼誹謗。

鄧先生說︰鄒光祥比他先進去幾天嘛,我當時還在那個群裡面說了一嘴,我說你小心啊,小心你被盯死了。他當時說,哎呀,沒問題,我在創作小說,而且我在文中專門註明了屬於虛構,不應該有對號入座的。可能有潘剛的那個事實的影子在裡面,但是,小說創作來源於生活高於生活,怎麼譭謗就來了?

而劉成昆的前領導、資深媒體人趙世龍亦曾明確表示,劉成昆是一位很專業的記者。他被捕明顯是伊利和內蒙警方黑箱運作的結果。

據知情人士透露,跨省為伊利集團抓捕劉成昆等人,是內蒙古高層授意、省市兩級公安的聯合行動。目前,相關文書顯示是呼和浩特是公安局,但實際辦案的是該市經濟技術開發區公安分局。而作出批捕決定的,則是呼和浩特市檢察院。

本台記者分別致電內蒙古公安廳、內蒙古自治區檢察院案件管理處、呼和浩特市公安局,但三個機構的電話轉為傳真或沒人接聽。

前媒體人上月25日在公號先後公開發表了《盤先生管匈奴乳業記(上)︰出烏蘭記——盤先生在美麗堅》和《盤先生管匈奴乳業記(下)︰出美麗堅記——盤先生回烏蘭配合調查》兩篇小說,被內蒙古伊利集團認為誹謗了董事長潘剛,而在媒體報道潘剛有問題的鄒光祥和劉成昆其後被抓。伊利集團之後發布聲明,指是由伊利集團前負責人發起的有組織的誹謗行動,並稱在報警後已有六人被抓。但據公開報道顯示,至今為止,多宗事件至少有七名記者因在網上批評該企業而被內蒙古警方抓捕,其中四人曾被判刑。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