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之聲疑改政策對華立場強硬記者被炒


2014.08.20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Su-Yutong-Twitter620.jpg 2014年8月19日,德國之聲中文網做記者的蘇雨桐,在個人社交平台上,公布遭辭退一事。(蘇雨桐twitter截圖)

 

“德國之聲”中文網記者蘇雨桐,被公司開除並要立即離職。蘇雨桐批評新台長為了改善與中方的關係,離棄中立報導的政策。她曾要求解僱立場親華的評論員澤林,並將公司會議內容公開,埋下被解僱的伏線。(林靜報道)

曾在中國大陸志願機構工作,因參與六四抗議活動,頻頻受到抄家威脅的蘇雨桐,2010年出走德國後,即加入德國公共廣播機構“德國之聲”任職中文部記者。在媒體任職四年間,主要報道中國大陸政治社會及人權新聞。

她週三接受本台訪問時指,想不到,她週二上班期間,突被高層召見,並接到立即辭退的通知,表面理由是她“洩露德國之聲內部消息”。

蘇雨桐說: 他們說,我們德國之聲要聘請的,是記者,不是維權人士。我返回坐位關電腦時,我的公司郵箱已被註銷了。我可以接受你炒我,但不是這個牽強的原因和這方式。

對於突如期來的解僱,蘇雨桐坦言,今天64事件周年期間,“德國之聲”評論員澤林“Frank Sieren”,發表評論文章稱“1989年是新中國歷史上一時的失足”,引發許多民運人士抗議,甚至聯署要求德國之聲撤銷這篇文章,而蘇雨桐亦是聯署者之一。

“德國之聲”總監與總編輯為此與中文部員工開會,要求與會者對會議內容保密,強調中文部不能辦成“異議之聲”,但蘇雨桐拒絕配合,向外披露。蘇雨桐認為當日她的拒絕行為,已經埋下被炒的伏線。

蘇雨桐說: 我再三強調,那是一個社交平台TRWITTER,我只是發表我個人的意見,我並没有寫公司用人如何呀公布,我認為那些才是違反規定,而澤林事件,已經引起廣泛討論,是公共事件,那是我們一個爭執點。

至於引爆“被炒”的觸發點,蘇雨桐相信,有參與聯署批評澤林的六四學生領袖吾爾開希,週一到“德國之聲”抗議,可能令德國之聲的高層認為是蘇雨桐搞策劃的,因此將她開除。蘇雨桐強調,吾爾開希前往抗議跟她無關。

蘇雨桐又指,“德國之聲”現時的新聞處理方針,跟她剛加入時有明顯的不同,而轉折點發生在上年,新任台長林柏“Peter Limbourg”加入,而評論員澤林亦是由對方聘任。

她指,林柏上任之後,與中國官方媒體《環球時報》等互動頻繁,曾明確要求中文部員工“不能只批評中國政府”。她認為,新台長為了改善與中國政府之間的關係,因而有新的報導政策。

蘇雨桐說: 要我們不能只批評中國政府,對現在我們也堅決反對,我覺得我部份同事工作上迴避某些話題,但我都理解,因為有上面的的影響,而編輯我的文章時,會遭到大面積刪除,那是從前不太突出的情況。

蘇雨桐指,她現時先專注向德國之聲提出訴訟,質疑公司開除理由依據有否觝觸當地勞動法,她更希望藉著今次事件,讓外界關注“德國之聲”的發展方針,亦從而探討中共的影響力,是否藉著經濟能力而進一步向德國,以至其他歐洲國家進一步滲透。

本台曾致電“德國之聲”公共關係部查詢,但電話無人接聽。

而“國際記者聯會”亞太區中國項目經理胡麗雲接受本台訪問時認為,“德國之聲”開除蘇雨桐的理據不充份,未有尊重當地的勞動法,予以強烈的抗議。又認為“德國之聲”新任台長,主動要求記者不能只批評中國政府的行為,是否有偏離傳媒應有的責任。

她認為“德國之聲”作為公共傳播機構,營運開支由納稅人支持,德國政府有責任就事件作出調查,呼籲“德國之聲”先行恢復蘇雨桐的職位。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