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因纪念六四被抓 华师青年学者江绪林自杀亡

2016-02-2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6年2月19日晚、江绪林自杀前发布的最后照片。(江绪林微博)
2016年2月19日晚、江绪林自杀前发布的最后照片。(江绪林微博)

华东师范大学政治系青年学者江绪林周五(19日)晚自缢身亡,震惊学界。而之前,他因不迎合当局的意识形态,长期受到压制。在日渐严苛的环境下,江绪林的死令许多中国学界人士,心生狐兔之悲。(卡帕/黄思霖 报道)

江绪林的微博显示,他在自杀前的19:57分,在微博上发布了一张自己的黑白照片,以及一份遗书。遗书的内容分别是请求将仅有的财产交给自己的姐姐,并留下一部分用于自己死亡后清理现场的费用。此外,还有关于将书籍送给学生、作为基督徒向上帝的忏悔,而遗书的最后一句话是:“我恐惧,我要喝点白酒。”

据江绪林的同事淩晨在朋友圈发布的消息称:“刚刚与几个朋友在学校送别绪林兄离开闵行校区,当殡仪馆的车急速驶出校园,将他从这个他工作了七年多的校园带走时,守到最后的老师和学生失声痛哭。绪林熬过世纪寒潮,等来了春天,却在这个最寒冷的春夜决然离我们而去,希望他信仰的主在天国给他温暖和爱。”

江绪林自杀身亡的消息在海内外传开后,学者于建嵘在微信圈写到:“哀悼江绪林先生。但是,要告诉所有的同道者,的确,政治关系到我们的每一个人,但我们不能由于对政治的失望而放弃努力,更不能以这种方式结束生命……”

现时旅居美国的学者滕彪对本台记者说,江绪林在北大读书时,曾因为纪念六四而被抓,其人格独立,但正是因为独立思考,亦一直在待遇和职称评定上受压制。

滕彪说:2000年的时候,我在北大读博(士),他在北大读研(究),就是在六四的前一天,他贴出海报,希望大家能够聚集,后来就只有他一个人去,被抓了。后来我们就一直没有联系,我知道他在教书。大概2年前,他突然托人给我们一些钱,说是支持我们的维权工作。江绪林他应该是一个非常有思想、有独立精神的这样的一个知识分子,在学术上,有非常多的成就,但是,直到他去世,都还只是讲师。

滕彪还说:在中国的大学体系里面,对这种思想独立的、敢说真话的逆淘汰嘛。敢言的学者被开除、被处分、被判刑,所有有原则、有思想的学者,在高校里面感觉非常苦闷。

中国知名作家王五四表示,随著官方意识形态管控的加剧,独立知识分子的处境越发艰难。这也是中国有独立人格的学者,深感绝望的主要原因。

王五四说:他自己是一个一直在思考的,想解决这种外部不好的社会环境的问题,但是,又没有办法,我觉得他是很绝望。我觉得现在(管制)比前些年更严重吧,因为在这样的环境下,没有办法去实现自己的道路。也就是说,你愈有想法的人就愈感觉,我的想法完全不被承认,不仅没有被关注,反而会被伤害。现在整个国家整个政府已经不需要你知识分子来思考甚么,当然更不需要独立的学者。包括言论这一块,由政府来牵头,做一个导向,你们听著就是了,就是这么一个现状。

本台记者致电华东师范大学希望了解江绪林自杀的原因,学校的人称,学校太大,她不清楚此事。而校务办电话则一直无人接听。

江绪林于1976年出生,1995年入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学习,1999年考入北大哲学系攻读研究生,之后在香港浸会大学宗教与哲学系读博士。2009年起,任教于上海华东师范大学政治系,担任讲师。研究领域为西方政治思想史。他的关于李猛《自然社会》一书的书评,直击“李猛神话”的要害,从学理上分析李猛著作的缺憾,其思想独立、敢于批判之风格,与中国学界阿谀奉承、相互吹捧的风气,形成鲜明对照。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