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小果案19名保护伞被判刑 20年前逃脱死刑仍属悬案

2019-12-16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在大陆引起公愤的孙小果案,当事人孙小果(左)和其母亲(中)、继父(右),如今都被重判入狱。(媒体人提供及庭审视频截图)
在大陆引起公愤的孙小果案,当事人孙小果(左)和其母亲(中)、继父(右),如今都被重判入狱。(媒体人提供及庭审视频截图)

由中央政法委直接管辖并组织查办的孙小果案,涉案人员涉及公、检、法、司四个部门,云南多地法院周日(15日)对涉案人同步宣判。包括孙小果母亲和继父在内的19名保护伞,分别被判处2到20年刑期,但孙小果20年前获死刑却死里逃生的原因依然被封锁。(黄小山/程文 报道)

据大陆官媒周日(15日)披露,包括云南省玉溪中级法院、玉溪市红塔区法院、通海县法院等在内的8家地方法院,对涉孙小果案的19名责任人和官员进行集中宣判,其中,孙小果的母亲孙鹤予、继父李桥忠分别被判20年和19年。

此外,原云南高级法院审委会专职委员梁子安、云南公安厅刑侦总队副总队长杨劲松,都被判刑12年。云南省司法厅原巡视员罗正云10年半,省监狱管理局原副局长朱旭也获刑9年半。最轻的是官渡监狱原副政委杨松,获刑2年。

但迄今为止,官方所公布的法律文书中,仅指明在2004年以后,孙小果母亲和继父,通过买通公、检、法、司的各级官员,为孙小果换重审和频繁的减刑,最终导致这个一度被判死刑的人仅服刑不足13年就出狱。而其在1998年云南高院二审维持死刑判决后,他如何又获改判的资讯,则一概不予提及。

原资深媒体人刘水在回应本台采访时指出,孙小果案死里逃生的资讯虽然没有披露,但可以理解为他们政法系统内部人之间,有外界难以看到的腐败管道,并且连媒体的强力监督也难以撕开黑幕。

刘水说:这个判决,没提到这些东西,你从大的背景你可以倒推著来理解这个事。整个的官场很腐败,包括政法系统,中国社会又是个熟人社会,如果你在系统里边,那么他找这些东西很容易的。你可以理解为系统性的腐败呀。舆论监督只是一方面,何况在中国,它是非常有限的。

另外,孙小果案在申诉再审过程中,从死缓改判为有期徒刑20年,其时办案的孙小虹和主导该案重审的后任院长赵仕杰等6名高级别官员,则受到纪律处分。

官方的纪律处分通报显示,1999年3月,孙小果从死刑变死缓,时任云南省高院院长的孙小虹,其父亲是中共老革命人、被称为云南王的孙雨亭。此前有消息指孙小果系孙雨亭的外甥,但被孙家公开辟谣。

据舆情统计显示,孙小果案涉及的直接保护伞多达25人,涉及两任高院副院长、以及多名厅级高官并涵盖了公、检、法、司(监狱系统)多个部门。

资深法律界人士王先生认为,从现有的证据看,孙小果的母亲和继父,最开始也只是一个副科级官员,他们自身并不具备公开干预的能力,如果没有更高权力的介入,孙小果能逃离法网实在是难以想像的。

他说:副科没啥用,没有高层的人根本办不了。可能是认识上面的人,由上面的人打招呼,所以才能够弄起来。有可能没逮出来最高的。哎,刑不上大夫吧,没有必要弄到最高层嘛。

本台记者致电云南省检察院,希望了解此案详情,但该院政治部称,该案是由中央政法委直接办理的案子,他们没有任何许可权对外说话。

云南省检察院:啊,这个肯定采访不了,因为这个是中央督导组办的案。你这个电话别问我了,这个案子是中央督导办的,要采访要甚么的,中政委统一的。

孙小果,原名陈果,1992年入伍,后入昆明武警学校学习,并在其间犯下轮奸罪,原审及二审均被判有期徒刑3年,但在其家人疏通下获准保外就医、免于入狱。1998年,孙小果因多次强奸妇女等严重犯罪被判死刑,但在多次改判及减刑后,最终在2010年中获释。

但20年后,改名李林宸在昆明经营多家酒吧期间,在2018年因再次犯罪被抓,其早年逃脱死刑之事才被曝光,并引发公众的愤怒。此案被中央督查组直管。今年10月,孙小果再次被判刑25年。并导致25名责任人被问责,其中19人被判刑。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