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20峰會落幕已久 被扣人士受虐開始曝光


2016-09-28
Share
China-torture620.jpg 上海當局以“尋釁滋事罪”拘留訪民尹慧敏(左二)一個月,她曾抗議獄中受虐,遭遇警員連番威嚇。(民生觀察網圖片,拍攝日期不詳)

杭州G20峰會期間,附近的上海市亦大舉拘留維權人士,防止他們到峰會場地上訪。其中兩名曾被扣留的上海訪民,近日獲釋後投訴拘留期間受到虐待,其中一人身患糖尿病但被沒收胰島素,另一人身患高血壓但不獲適當治療。兩人同時受到警方粗暴對待。(李萊 報道)

上海訪民金月花周三(28日)向本台表示,本月3日晚從南京乘坐火車到杭州期間,被警員上火車截停,移交上海公安通宵押送回上海,並扣留她隨身的小包。有12年糖尿病史的金月花在押送期間感到口渴,但監視的警員不許她喝自己攜帶的水,亦不肯解釋理由。

金月花憶及到達派出所後,警員搶去她隨身包內的物品,誣陷包內注射胰島素用的針是襲擊武器,並指手機充電器是爆炸物;警員警告她不要裝病,逃避處罰。金月花表示整夜在只有椅子的詢問室內無法入睡,亦未喝到一口水。
金月花投訴在拘留期間,信訪辦的官員拒絕她注射自行攜帶的胰島素,取而代之注射當局安排的針藥,她被強行打針後感到不適,因為在今年5月於同一派出所拘留期間吃藥後需送院搶救,因此深怕被注射毒針。

金月花說:信訪辦主任張磊說不可以,一定要打我們的,我說你們心裏有鬼,你給我打的是毒針,這個時候他突然叫了4個截載人員,包括他自己5個人把我手腳都捆住,張磊還扣住我的喉嚨,這時我已經頭暈目眩了,眼睛一片漆黑,他就叫醫生在我手上注進去了。打的針過了一會兒時間,我就全身覺得癢,癢得就像螞蟻爬,很不舒服很難受很難受。

金月花指當局最終以“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為理由行政拘留10 天,至本月14日釋放。她表示釋放後感到身體大不如前。

另外,另一位上海訪民尹慧敏,於上月21日被當局以“尋釁滋事罪”刑事拘留一個月,本身有高血壓的尹慧敏,在看守所期間仍被安排作體力勞動,加上睡眠不足,令血壓持續高企,甚至達到180以上。

尹慧敏說:他們高血壓吃藥是給我吃,說是強力降壓,本來是一粒藥把血壓降下來,但是因為整天不讓我睡,然後我精神上有波動,血壓就一直下不去。這種情況下他們還是讓我去值班,連續的這樣搞我的血壓就下不去。就是身體不是很好,出來以後頭有發脹的感覺,可能是藥吃多了。

尹慧敏引述醫生稱只要將她的血壓壓下去,不會理會用重藥後所引發的不良反應。她又批評關押期間衛生情況惡劣,一星期都不能更換衣服,她曾抗議待遇,但被警員恐嚇如果不服從,就要睡扎床,即勞教所的死人床。

尹慧敏說:他們給我的衣服都是不到位的,進去的時候給我髒兮兮的上衣,其他一樣東西都不給我,我本來就沒帶甚麼衣服進去,那天我進去的時候因為在G20杭州時,我也帶了一套衣服,但是那套衣服髒得要死,沒洗過,帶進去以後就一星期沒讓我洗。毛巾只發了一條,我跟他們商量可不可以給我一條毛巾,又擦臉又擦屁股,很不衛生的;問能不能給我一條短褲,躺在人家旁邊都嫌我臭,他們都不給我,就這樣一直到出獄。

G20峰會期間,上海大約有40名訪民及維權人士分別被當局拘留、限制人身自由或監控,據了解,拘留期間受到虐待的人士還有多人。

另外,湖北訪民劉豔麗於周二(27日)上午被警員從單位強行帶走,並搬走家中電腦。維權網報道,劉豔麗因在網上公佈與國保的對話內容,遭當局以“誹謗罪”刑事拘留,且告知家屬拒絕律師會見,現關押在荊門看守所。本台曾致電劉豔麗的丈夫跟進,因至截稿時,電話仍沒有人接聽。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