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20峰会落幕已久 被扣人士受虐开始曝光

2016-09-2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上海当局以“寻衅滋事罪”拘留访民尹慧敏(左二)一个月,她曾抗议狱中受虐,遭遇警员连番威吓。(民生观察网图片,拍摄日期不详)
上海当局以“寻衅滋事罪”拘留访民尹慧敏(左二)一个月,她曾抗议狱中受虐,遭遇警员连番威吓。(民生观察网图片,拍摄日期不详)

杭州G20峰会期间,附近的上海市亦大举拘留维权人士,防止他们到峰会场地上访。其中两名曾被扣留的上海访民,近日获释后投诉拘留期间受到虐待,其中一人身患糖尿病但被没收胰岛素,另一人身患高血压但不获适当治疗。两人同时受到警方粗暴对待。(李莱 报道)

上海访民金月花周三(28日)向本台表示,本月3日晚从南京乘坐火车到杭州期间,被警员上火车截停,移交上海公安通宵押送回上海,并扣留她随身的小包。有12年糖尿病史的金月花在押送期间感到口渴,但监视的警员不许她喝自己携带的水,亦不肯解释理由。

金月花忆及到达派出所后,警员抢去她随身包内的物品,诬陷包内注射胰岛素用的针是袭击武器,并指手机充电器是爆炸物;警员警告她不要装病,逃避处罚。金月花表示整夜在只有椅子的询问室内无法入睡,亦未喝到一口水。
金月花投诉在拘留期间,信访办的官员拒绝她注射自行携带的胰岛素,取而代之注射当局安排的针药,她被强行打针后感到不适,因为在今年5月于同一派出所拘留期间吃药后需送院抢救,因此深怕被注射毒针。

金月花说:信访办主任张磊说不可以,一定要打我们的,我说你们心里有鬼,你给我打的是毒针,这个时候他突然叫了4个截载人员,包括他自己5个人把我手脚都捆住,张磊还扣住我的喉咙,这时我已经头晕目眩了,眼睛一片漆黑,他就叫医生在我手上注进去了。打的针过了一会儿时间,我就全身觉得痒,痒得就像蚂蚁爬,很不舒服很难受很难受。

金月花指当局最终以“扰乱公共场所秩序”为理由行政拘留10 天,至本月14日释放。她表示释放后感到身体大不如前。

另外,另一位上海访民尹慧敏,于上月21日被当局以“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一个月,本身有高血压的尹慧敏,在看守所期间仍被安排作体力劳动,加上睡眠不足,令血压持续高企,甚至达到180以上。

尹慧敏说:他们高血压吃药是给我吃,说是强力降压,本来是一粒药把血压降下来,但是因为整天不让我睡,然后我精神上有波动,血压就一直下不去。这种情况下他们还是让我去值班,连续的这样搞我的血压就下不去。就是身体不是很好,出来以后头有发胀的感觉,可能是药吃多了。

尹慧敏引述医生称只要将她的血压压下去,不会理会用重药后所引发的不良反应。她又批评关押期间卫生情况恶劣,一星期都不能更换衣服,她曾抗议待遇,但被警员恐吓如果不服从,就要睡扎床,即劳教所的死人床。

尹慧敏说:他们给我的衣服都是不到位的,进去的时候给我脏兮兮的上衣,其他一样东西都不给我,我本来就没带甚么衣服进去,那天我进去的时候因为在G20杭州时,我也带了一套衣服,但是那套衣服脏得要死,没洗过,带进去以后就一星期没让我洗。毛巾只发了一条,我跟他们商量可不可以给我一条毛巾,又擦脸又擦屁股,很不卫生的;问能不能给我一条短裤,躺在人家旁边都嫌我臭,他们都不给我,就这样一直到出狱。

G20峰会期间,上海大约有40名访民及维权人士分别被当局拘留、限制人身自由或监控,据了解,拘留期间受到虐待的人士还有多人。

另外,湖北访民刘艳丽于周二(27日)上午被警员从单位强行带走,并搬走家中电脑。维权网报道,刘艳丽因在网上公布与国保的对话内容,遭当局以“诽谤罪”刑事拘留,且告知家属拒绝律师会见,现关押在荆门看守所。本台曾致电刘艳丽的丈夫跟进,因至截稿时,电话仍没有人接听。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