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指翻墙以推特转发批评中共文章 扬州两网民判刑

2019-02-2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扬州网民刘红波因使用推特转发推文,被指损害党和政府形象判刑半年,他于上周六(16日)获释后告知网友,才将事件曝光。(刘红波微信图片 / 拍摄日期不详)
扬州网民刘红波因使用推特转发推文,被指损害党和政府形象判刑半年,他于上周六(16日)获释后告知网友,才将事件曝光。(刘红波微信图片 / 拍摄日期不详)

中共管控推特的风暴升级,继大规模向具影响力的大陆网民,下令自行取消帐号及删文后,近期更向寂寂无闻的网民出招。扬州市有两名网民因「翻墙」使用推特,转发逾400篇涉及批评中共政府的文章,被指损害党和政府形象而遭判刑,其中一人在服刑半年获释告知网友,才令事件曝光。(覃晓言 报道)

卷入推特风暴的49岁推友刘红波,是江苏扬州市公道镇一名农民工,他周四(21日)接受本台访问时表示,去年8月打工期间,突遭扬州市公安到工地,将他带返邗江公安分局问话,并没收其手机,指他涉使用推特作出危害国家的事情,拿出大叠列印出来的推文内容,逼令他签署认罪、写悔过书。他发现是自己转发的推文,很多原文出自大陆富商郭文贵帐号,但他称只是按赞及转推,从没发文表达意见。

刘红波说︰我转发郭文贵的那些推文,很多网友也有转发,我看了,点个赞、转发,不是我个人写的,他(公安)莫名奇妙地把我直接抓到公安(局),然后打印了很多我在推特上转发的推文,说属于罪证嘛,让我劝认签字。推特本来就是个人行为,我也不知道怎么写悔过书,然后他们教我怎么写。我们好像没甚么人权在这个国家。

根据扬州市邗江区法院向他发出的刑事判决书内容,指他于2017年8月至2018年8月期间,因使用翻墙软件登录境外网站推特,在明知涉及国家领导人和国内重大事件的虚假信息情况下,仍以两个帐号转发大量相关推文共401篇,其中72篇推文涉及诽谤党和国家领导人,另329篇推文涉损害党和政府形象。

经扬州市公安局邗江分局网络警察大队追查,去年8月17日将刘红波刑事拘留,同年9月21日正式逮捕,至12月7日向他控以寻衅滋事罪,于圣诞节当天进行审讯,判刑半年。期间,刘红波被羁押在扬州市看守所,严禁与外界联系,亦不准家人探视,至本月16日刑满获释。

刘红波称,被捕期间听到公安人员对话,似乎很忧虑其案件消息外泄,又曾多次带走其妻儿到公安局问话作出滋扰。因此,他回家翌日告知网友,对方将其判决书上载至微博令事件曝光,随即被公安以「关心」其近况为由,传唤到邗江公安分局「谈话」两小时,要求他通知有关网友删除帖文。

刘红波说︰我去派出所的时候,他(公安)的领导打来个电话给他们,他们用免提,声音我听得清清楚楚,抓我的时候有没有被别人看到,是不是把手机收了?我听了那个审我的警察说,我(被抓)是中央甚么国保下发到江苏省,江苏省再下发到扬州。(我告诉网友)转推会坐牢的,他(网友)不相信,我就把判决书发给他了,之后才相信转发推文都会坐牢,他也吓倒了。

他指无惧被打压,但最难过患肺癌父亲病逝,他因服刑未能送终尽孝,令他倍添愧疚。拘押期间,他知悉另一名扬州市网民,同因转发涉及损害国家及领导人形象的推文,被判刑一年半,相信中共当局会继续打压推友。

广州维权人士、作家野渡对本台表示,自2011年茉莉花革命后,北京政府锐意管控中国网民在推特上发言,过去也有推友被拘禁,但较少听闻被判刑。他指中方怕遇强硬反抗,针对较具影响力的网民时,大多是软硬兼施,包括他曾被通知删去大量推文,现在强行向普通网民刑事检控,摆明欺负他们无还击之力。

野渡说︰因为现在很明显绝对是彻底整顿中国网民在推特上自由发言,按照最近数年,党国这种运动自觉式做法,是重拳打击及故意强硬式的此类手法,是针对一些默默无闻的普通网民,因为他们很难受到外界关注,党国处理起来亦不会受到很大的压力,对于一些较活跃及有影响力的网民,会更多使用软硬兼施手法,所以从这种情况来说,好像包括我和其他(活跃)网民,依照目前(被捕)的风险不大,反而普通网民面临的风险更大。

2011年中国茉莉花革命期间,不少中国网民透过推特召集行动,引发中共当局对推友的首轮打压。其后数年间,推友「星河舰队」及赵华旭等因发布和六四、十八大等相关内容遭拘禁。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