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指翻牆以推特轉發批評中共文章 揚州兩網民判刑


2019-02-21
Share
china-twitter 揚州網民劉紅波因使用推特轉發推文,被指損害黨和政府形象判刑半年,他於上周六(16日)獲釋後告知網友,才將事件曝光。(劉紅波微信圖片 / 拍攝日期不詳)

中共管控推特的風暴升級,繼大規模向具影響力的大陸網民,下令自行取消帳號及刪文後,近期更向寂寂無聞的網民出招。揚州市有兩名網民因「翻牆」使用推特,轉發逾400篇涉及批評中共政府的文章,被指損害黨和政府形象而遭判刑,其中一人在服刑半年獲釋告知網友,才令事件曝光。(覃曉言 報道)

捲入推特風暴的49歲推友劉紅波,是江蘇揚州市公道鎮一名農民工,他周四(21日)接受本台訪問時表示,去年8月打工期間,突遭揚州市公安到工地,將他帶返邗江公安分局問話,並沒收其手機,指他涉使用推特作出危害國家的事情,拿出大叠列印出來的推文內容,逼令他簽署認罪、寫悔過書。他發現是自己轉發的推文,很多原文出自大陸富商郭文貴帳號,但他稱只是按讚及轉推,從沒發文表達意見。

劉紅波說︰我轉發郭文貴的那些推文,很多網友也有轉發,我看了,點個讚、轉發,不是我個人寫的,他(公安)莫名奇妙地把我直接抓到公安(局),然後打印了很多我在推特上轉發的推文,說屬於罪證嘛,讓我勸認簽字。推特本來就是個人行為,我也不知道怎麼寫悔過書,然後他們教我怎麼寫。我們好像沒甚麼人權在這個國家。

根據揚州市邗江區法院向他發出的刑事判決書內容,指他於2017年8月至2018年8月期間,因使用翻牆軟件登錄境外網站推特,在明知涉及國家領導人和國內重大事件的虛假信息情況下,仍以兩個帳號轉發大量相關推文共401篇,其中72篇推文涉及誹謗黨和國家領導人,另329篇推文涉損害黨和政府形象。

經揚州市公安局邗江分局網絡警察大隊追查,去年8月17日將劉紅波刑事拘留,同年9月21日正式逮捕,至12月7日向他控以尋釁滋事罪,於聖誕節當天進行審訊,判刑半年。期間,劉紅波被羈押在揚州市看守所,嚴禁與外界聯繫,亦不准家人探視,至本月16日刑滿獲釋。

劉紅波稱,被捕期間聽到公安人員對話,似乎很憂慮其案件消息外洩,又曾多次帶走其妻兒到公安局問話作出滋擾。因此,他回家翌日告知網友,對方將其判決書上載至微博令事件曝光,隨即被公安以「關心」其近況為由,傳喚到邗江公安分局「談話」兩小時,要求他通知有關網友刪除帖文。

劉紅波說︰我去派出所的時候,他(公安)的領導打來個電話給他們,他們用免提,聲音我聽得清清楚楚,抓我的時候有沒有被別人看到,是不是把手機收了?我聽了那個審我的警察說,我(被抓)是中央甚麼國保下發到江蘇省,江蘇省再下發到揚州。(我告訴網友)轉推會坐牢的,他(網友)不相信,我就把判決書發給他了,之後才相信轉發推文都會坐牢,他也嚇倒了。

他指無懼被打壓,但最難過患肺癌父親病逝,他因服刑未能送終盡孝,令他倍添愧疚。拘押期間,他知悉另一名揚州市網民,同因轉發涉及損害國家及領導人形象的推文,被判刑一年半,相信中共當局會繼續打壓推友。

廣州維權人士、作家野渡對本台表示,自2011年茉莉花革命後,北京政府銳意管控中國網民在推特上發言,過去也有推友被拘禁,但較少聽聞被判刑。他指中方怕遇強硬反抗,針對較具影響力的網民時,大多是軟硬兼施,包括他曾被通知刪去大量推文,現在強行向普通網民刑事檢控,擺明欺負他們無還擊之力。

野渡說︰因為現在很明顯絕對是徹底整頓中國網民在推特上自由發言,按照最近數年,黨國這種運動自覺式做法,是重拳打擊及故意強硬式的此類手法,是針對一些默默無聞的普通網民,因為他們很難受到外界關注,黨國處理起來亦不會受到很大的壓力,對於一些較活躍及有影響力的網民,會更多使用軟硬兼施手法,所以從這種情況來說,好像包括我和其他(活躍)網民,依照目前(被捕)的風險不大,反而普通網民面臨的風險更大。

2011年中國茉莉花革命期間,不少中國網民透過推特召集行動,引發中共當局對推友的首輪打壓。其後數年間,推友「星河艦隊」及趙華旭等因發布和六四、十八大等相關內容遭拘禁。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