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色輪盤】沈棟接受《時代》雜誌專訪:我決定出書時已押下性命

2021-10-15
Share
【紅色輪盤】沈棟接受《時代》雜誌專訪:我決定出書時已押下性命 沈棟接受《時代》雜誌專訪:我決定出書時已押下性命。
沈旭暉Youtube訪問截圖

在今年9月出版回憶錄《紅色輪盤》(Red Roulette),大爆「中共權貴貪腐內幕」的「前中共白手套」沈棟日前接受美國《時代》雜誌專訪。他表示,段偉紅暗示如果新書繼續出版,其12歲兒子可能出事,但現時人在英國的沈棟稱:在決定出書時,已押下性命。沈棟又指,中共總書記習近平是個「深深的偏執狂」,西方對中共不能猶豫不決。

沈棟在專訪中指出:「現實情況是,我是一個人去反對像中國這樣的國家。如果他們決定做一些事情,我所能忍受的一點阻力是不會有任何結果的,真的。當我決定出版這本書時,我把我的生命押了下來。」

沈棟出生於上海,在香港長大,在美國完成大學教育,是前私募基金高層,目前身在英國。他最近出版新書《紅色輪盤:當代中國財富、權力、腐敗和復仇的內幕故事》,內容引起國際社會關注。沈棟前妻段偉紅與溫家寶及已落馬的原政治局委員、重慶市委書記孫政才關係密切,傳為中共權貴家族擔任白手套,直至四年前段偉紅突然失蹤。

據報道,沈棟和段偉紅深度參與了中國首都的幾個轉型和極其有利可圖的開發項目,包括北京機場貨運站和寶格麗酒店,並與中國的精英階層,特別是前總理溫家寶的妻子張培莉有著密切的聯繫。段偉紅的失蹤一直被認為是政治原因。

出於對習近平領導下中國日益專制的擔憂,沈棟於2015年決定離開中國,因為他的兒子已被英國學校錄取,他與段偉紅的婚姻在兩年前破裂了。自她失蹤後,他一直沒有回到中國大陸。

在今年9月初,在《紅色輪盤》的第一篇書評出版後的數小時後,沈棟收到段偉紅的短訊和電話,這是段偉紅在2017年於北京街頭失蹤後兩人首次取得聯絡。

報道引述沈棟說:「她聽起來還不錯。」段偉紅說在過去的四年來,她跟外界完全隔斷。沈棟說:「她(段偉紅)說他們(國安人員)對我很寬容,他們沒有對我那麼壞。然後她勸我停止新書發布會,說:『如果我們的兒子出事了,你會怎麼想?如果我出了事,我們的兒子會怎麼樣?』我認為這是個威脅。」

《時代》又引述沈棟指出:她的母親在今年6月就去世了。在此之前,她養成了每天撥打電話給段偉紅的習慣,希望有一天能真正打通。很明顯,這從未發生過。所以沈棟向段偉紅提出:「你的電話已經死了四年了。今天(我出書)的消息傳出後,你的線路恢復了,你可以給世界上的任何人打電話。這是不可能的!」

沈棟又對《時代》指出,段偉紅失蹤對兒子的心理有影響。他們的兒子時不時地會爆發,會哭。他會夢到他的媽媽,談論發生在她身上的事情。沈棟稱:「我寫這本書是作為禮物送給我兒子的,直到很久以後我才決定出版它。」

沈棟又說,他相信他本人和其兒子暫時不會再見到段偉紅。因為中共肯定不會讓段偉紅離開中國。他說:「我在香港連地都不敢去,更別提中國大陸了。我不會讓我的兒子進入中國,因為確實有可能他永遠不會出來。所以我不能預見到我們能見到她本人。」

對嚴打中國富豪不感驚訝

對於最近對馬雲等中國富豪受到嚴打,沈棟表示不會感到驚訝。沈棟直指這些中國富豪從來都不是「不可觸碰」的。沈棟說:「如果你看一下『中國首富』的名單--我想它已經公布了20多年了--他們中的大多數人都沒有過得很好。也許有40%的人最終被關進了監獄,80%的人因為某種原因從名單中退出。認為任何人僅僅因為有錢就可以不受影響,這是個笑話。」

在《紅色輪盤》一書中,沈棟寫了很多關於在20世紀90年代和21世紀的繁榮時期,從美國大銀行和與政府有聯繫的投資基金湧入的資金。對此,沈棟進一步解釋說:西方犯了天真和一廂情願的錯誤,以為東歐和亞洲的許多地方一旦社會變得更加富裕,都變得更加民主,所以中國也會走同一條路。

沈棟又說:「顯然我們是以利潤為導向的,在某種程度上盲目地願意容忍許多全球和普遍不能接受的事情。當然,我們在獲利--包括我自己--而且似乎我們在幫助事情向積極的方向發展。所以我打算暫時把『不完美 』放在一邊,順其自然。」

中國沒有渴望民主的政治力量 獨裁政權就是中共最大威脅

在《紅色輪盤》中,沈棟提及前總理溫家寶渴望在中國境內實現更多的民主,他認為中共內部現時「仍有這樣的人」。沈棟對《時代》說:「問題是:他們是一種政治力量嗎?我很確定他們不是。西方媒體總是渲染 『改革』力量與『反動』力量對抗,我們應該幫助(改革者)的想法。但是並沒有這樣的政治力量。即使是溫家寶:他肯定發表了(民主意見)。但他是一個政治力量嗎?他是一個人—儘管處於一個重要的位置,但他背後沒有一個政治力量來推動這個(議程)。」

沈棟又認為,今天對中共最大的威脅,就是它自身的獨裁政權。他說:「中國一直是一個專制政權,但現在正變成一個人的獨裁政權。這從根本上說是危險的,因為體制內的每個人都在試圖贏得(習近平)的好感,並為他唱戲。而獨裁者會被蒙蔽,犯下愚蠢的錯誤。這種獨裁統治是一種風險,因為習近平有意消滅了所有可能的繼任者。如果發生了甚麼事情,比如說,心臟病發作,或者有人給他開了一槍,或者他在很長一段時間內失去了能力,那麼會發生甚麼(後果)?」

沈棟形容,習近平在過去10年中的清洗是「非常殘酷的」。這個體制沒有做好準備,這也是為甚麼習近平可以把自己打造成一個獨裁政權的原因之一,因為這個體制沒有準備好讓那麼無情的某個人進來。但是現在這個體制已經經歷過了。如果他出了事,整個中國的風險將是巨大的。會有很多人說:『好吧,我必須去爭奪王位,因為如果我沒有得到它,我的結果是殘酷的。』」

《時代》又指,沈棟「與習近平核心圈子裡的許多人都很友好」。沈棟認為,1989年天安門屠殺後,鄧小平立下決心要讓「紅二代」執政,保住這個「紅色江山」,這個也是習近平能夠上位的原因。

習近平是個「深深的偏執狂 西方對中共不能猶豫不決

報道援引沈棟說:「他的個人權力驅動力是確保由紅色貴族領導的中國共產黨的長期存在。因為當(89年天安門廣場大屠殺)發生時,習近平是那批人的一部份。這句話實際上是由(前領導人)鄧小平說的。「我們的孩子更值得信賴。」所有的大家族都有一個兒子在體制內被培養--(前重慶市長)薄熙來(其父親是中共元老薄一波)、習近平(其父親是中共元老習仲勳)--這時他們就迅速升到了高層。那時候有一個有意識的決定。」

他又指出:「習近平的動力首先來自於中共掌握權力的需要,他是實現這一目標的最佳人選。然後所有其他的事情--打倒科技巨頭,重組體制--都是為了讓中共的權力能夠持久。然後他們有深深的、深深的偏執狂。這就是為甚麼他們試圖改寫中國歷史,把中國關在長城後面,對民眾進行洗腦,包括在新疆發生的事情:不應該有異議來挑戰我們的權力。」

沈棟又指,雖然中共也關心世界對他們的看法,但對他們來說,首要的是永久地掌握權力。這是第一要務,而國際形象和其他一切都成為次要的,並為之服務。

《時代》又向沈棟提問:「美國和西方大國應該如何應對中國的挑戰?」對此,沈棟認為,西方領袖不能猶豫不決。沈棟說:「現實情況是,這兩個體制不能長期共存。真正需要做的是,不僅要遏制地理上的擴張,也要遏制經濟上的擴張。歸根結底,當今世界的鬥爭是靠經濟。」

記者/責編:方德豪 網編:劉定堅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