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轮盘】沈栋接受《时代》杂志专访:我决定出书时已押下性命

2021-10-15
Share
【红色轮盘】沈栋接受《时代》杂志专访:我决定出书时已押下性命 沈栋接受《时代》杂志专访:我决定出书时已押下性命。
沈旭晖Youtube访问截图

在今年9月出版回忆录《红色轮盘》(Red Roulette),大爆「中共权贵贪腐内幕」的「前中共白手套」沈栋日前接受美国《时代》杂志专访。他表示,段伟红暗示如果新书继续出版,其12岁儿子可能出事,但现时人在英国的沈栋称:在决定出书时,已押下性命。沈栋又指,中共总书记习近平是个「深深的偏执狂」,西方对中共不能犹豫不决。

沈栋在专访中指出:「现实情况是,我是一个人去反对像中国这样的国家。如果他们决定做一些事情,我所能忍受的一点阻力是不会有任何结果的,真的。当我决定出版这本书时,我把我的生命押了下来。」

沈栋出生于上海,在香港长大,在美国完成大学教育,是前私募基金高层,目前身在英国。他最近出版新书《红色轮盘:当代中国财富、权力、腐败和复仇的内幕故事》,内容引起国际社会关注。沈栋前妻段伟红与温家宝及已落马的原政治局委员、重庆市委书记孙政才关系密切,传为中共权贵家族担任白手套,直至四年前段伟红突然失踪。

据报道,沈栋和段伟红深度参与了中国首都的几个转型和极其有利可图的开发项目,包括北京机场货运站和宝格丽酒店,并与中国的精英阶层,特别是前总理温家宝的妻子张培莉有著密切的联系。段伟红的失踪一直被认为是政治原因。

出于对习近平领导下中国日益专制的担忧,沈栋于2015年决定离开中国,因为他的儿子已被英国学校录取,他与段伟红的婚姻在两年前破裂了。自她失踪后,他一直没有回到中国大陆。

在今年9月初,在《红色轮盘》的第一篇书评出版后的数小时后,沈栋收到段伟红的短讯和电话,这是段伟红在2017年于北京街头失踪后两人首次取得联络。

报道引述沈栋说:「她听起来还不错。」段伟红说在过去的四年来,她跟外界完全隔断。沈栋说:「她(段伟红)说他们(国安人员)对我很宽容,他们没有对我那么坏。然后她劝我停止新书发布会,说:『如果我们的儿子出事了,你会怎么想?如果我出了事,我们的儿子会怎么样?』我认为这是个威胁。」

《时代》又引述沈栋指出:她的母亲在今年6月就去世了。在此之前,她养成了每天拨打电话给段伟红的习惯,希望有一天能真正打通。很明显,这从未发生过。所以沈栋向段伟红提出:「你的电话已经死了四年了。今天(我出书)的消息传出后,你的线路恢复了,你可以给世界上的任何人打电话。这是不可能的!」

沈栋又对《时代》指出,段伟红失踪对儿子的心理有影响。他们的儿子时不时地会爆发,会哭。他会梦到他的妈妈,谈论发生在她身上的事情。沈栋称:「我写这本书是作为礼物送给我儿子的,直到很久以后我才决定出版它。」

沈栋又说,他相信他本人和其儿子暂时不会再见到段伟红。因为中共肯定不会让段伟红离开中国。他说:「我在香港连地都不敢去,更别提中国大陆了。我不会让我的儿子进入中国,因为确实有可能他永远不会出来。所以我不能预见到我们能见到她本人。」

对严打中国富豪不感惊讶

对于最近对马云等中国富豪受到严打,沈栋表示不会感到惊讶。沈栋直指这些中国富豪从来都不是「不可触碰」的。沈栋说:「如果你看一下『中国首富』的名单--我想它已经公布了20多年了--他们中的大多数人都没有过得很好。也许有40%的人最终被关进了监狱,80%的人因为某种原因从名单中退出。认为任何人仅仅因为有钱就可以不受影响,这是个笑话。」

在《红色轮盘》一书中,沈栋写了很多关于在20世纪90年代和21世纪的繁荣时期,从美国大银行和与政府有联系的投资基金涌入的资金。对此,沈栋进一步解释说:西方犯了天真和一厢情愿的错误,以为东欧和亚洲的许多地方一旦社会变得更加富裕,都变得更加民主,所以中国也会走同一条路。

沈栋又说:「显然我们是以利润为导向的,在某种程度上盲目地愿意容忍许多全球和普遍不能接受的事情。当然,我们在获利--包括我自己--而且似乎我们在帮助事情向积极的方向发展。所以我打算暂时把『不完美 』放在一边,顺其自然。」

中国没有渴望民主的政治力量 独裁政权就是中共最大威胁

在《红色轮盘》中,沈栋提及前总理温家宝渴望在中国境内实现更多的民主,他认为中共内部现时「仍有这样的人」。沈栋对《时代》说:「问题是:他们是一种政治力量吗?我很确定他们不是。西方媒体总是渲染 『改革』力量与『反动』力量对抗,我们应该帮助(改革者)的想法。但是并没有这样的政治力量。即使是温家宝:他肯定发表了(民主意见)。但他是一个政治力量吗?他是一个人—尽管处于一个重要的位置,但他背后没有一个政治力量来推动这个(议程)。」

沈栋又认为,今天对中共最大的威胁,就是它自身的独裁政权。他说:「中国一直是一个专制政权,但现在正变成一个人的独裁政权。这从根本上说是危险的,因为体制内的每个人都在试图赢得(习近平)的好感,并为他唱戏。而独裁者会被蒙蔽,犯下愚蠢的错误。这种独裁统治是一种风险,因为习近平有意消灭了所有可能的继任者。如果发生了甚么事情,比如说,心脏病发作,或者有人给他开了一枪,或者他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失去了能力,那么会发生甚么(后果)?」

沈栋形容,习近平在过去10年中的清洗是「非常残酷的」。这个体制没有做好准备,这也是为甚么习近平可以把自己打造成一个独裁政权的原因之一,因为这个体制没有准备好让那么无情的某个人进来。但是现在这个体制已经经历过了。如果他出了事,整个中国的风险将是巨大的。会有很多人说:『好吧,我必须去争夺王位,因为如果我没有得到它,我的结果是残酷的。』」

《时代》又指,沈栋「与习近平核心圈子里的许多人都很友好」。沈栋认为,1989年天安门屠杀后,邓小平立下决心要让「红二代」执政,保住这个「红色江山」,这个也是习近平能够上位的原因。

习近平是个「深深的偏执狂 西方对中共不能犹豫不决

报道援引沈栋说:「他的个人权力驱动力是确保由红色贵族领导的中国共产党的长期存在。因为当(89年天安门广场大屠杀)发生时,习近平是那批人的一部份。这句话实际上是由(前领导人)邓小平说的。「我们的孩子更值得信赖。」所有的大家族都有一个儿子在体制内被培养--(前重庆市长)薄熙来(其父亲是中共元老薄一波)、习近平(其父亲是中共元老习仲勋)--这时他们就迅速升到了高层。那时候有一个有意识的决定。」

他又指出:「习近平的动力首先来自于中共掌握权力的需要,他是实现这一目标的最佳人选。然后所有其他的事情--打倒科技巨头,重组体制--都是为了让中共的权力能够持久。然后他们有深深的、深深的偏执狂。这就是为甚么他们试图改写中国历史,把中国关在长城后面,对民众进行洗脑,包括在新疆发生的事情:不应该有异议来挑战我们的权力。」

沈栋又指,虽然中共也关心世界对他们的看法,但对他们来说,首要的是永久地掌握权力。这是第一要务,而国际形象和其他一切都成为次要的,并为之服务。

《时代》又向沈栋提问:「美国和西方大国应该如何应对中国的挑战?」对此,沈栋认为,西方领袖不能犹豫不决。沈栋说:「现实情况是,这两个体制不能长期共存。真正需要做的是,不仅要遏制地理上的扩张,也要遏制经济上的扩张。归根结底,当今世界的斗争是靠经济。」

记者/责编:方德豪 网编:刘定坚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