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国专家要求中国停止对人权律师江天勇的骚扰

2019-09-25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联合国人权高级专员办事处发表声明,要求中国停止对709案律师江天勇的监禁和骚扰。江天勇自今年2月获释后一直被软禁在河南老家,病情加重的江天勇无法自由就医,江天勇妻子呼吁联合国专家及在华人权官员探望他。国际人权机构负责人表示,会将这封专家的指控函件送交西方国家和一些企业,让它们看清中国人权状况并向北京施压。(吴亦桐 / 程文 报道)

联合国人权高专周二(24日)在官网发表声明,要求中共当局立即停止对维权律师江天勇的骚扰和监视。江天勇今年2月底获释后,一直被国保软禁在河南老家。

声明指江天勇虽然获释,但并没得到自由,他仍然受到当局的持续监视,行动受到严格限制。江天勇受到持续的惩罚,而他及家人和朋友受到当局的骚扰和恐吓。联合国专家指出,这一切都是以江天勇被剥夺政治权利三年为由,而他所受到的惩罚是无端的,在法律上是不正当的。专家还对江天勇无法获得适当的医疗救治感到担忧,特别是考虑到他逐渐恶化的健康状况。

联合国专家指,据报道由于在狱中受到虐待,江天勇患有高血压、记忆力减退,视力不佳,腿脚肿胀妨碍行动,但当局不允许他按照自己的选择,寻求适当的医治。联合国人权专家之前曾谴责中共当局对江天勇的定罪,认为江天勇的认罪供词可能是在酷刑逼迫下作出。

专家指江天勇的强逼失踪和定罪,与江天勇在2016年8月和到访中国的联合国赤贫和人权问题特别人员奥尔斯顿(Philip Alston)会面有关,中共当局报复江天勇与联合国的合作。专家们认为,允许「剥夺政治权利」的中国法律,实质上是一种压制工具,用以惩罚人权捍卫者的工作,违反了国际人权法和相关标准。专家的声明最后敦促中国政府立即停止对江天勇采取的措施,保证他的行动自由并让他得到适当的治疗。

本台拨通江天勇所在的河南信阳罗山县涩港镇派出所电话,对方一听到江天勇的名字,就说不知情,并指不归他们管辖。

派出所工作人员说:这个不太清楚,你要到局里,打到局里问,我们派出所没管嘛。

本台记者再拔打罗山县国保大队长李继军和副大队长顾立东电话,对方接通后就挂断。

旅美的江天勇妻子金变玲对本台表示,当局对丈夫的管控愈来愈严厉,在家门前设立岗亭及长驻看守人员,犹如另一个「东师古」,她呼吁联合国专家及西方国家驻华使馆人权官员,能去探望江天勇。

金变玲说:江天勇出狱半年多了,相当于从小监狱进到大监狱,一点自由都没有,都没办法去治疗,我也真的很希望联合国的这些人权专家能去中国探视江天勇,看江天勇现在的境况。

中国维权律师覃永沛接受本台访问时,质疑当局严控江天勇及不允许他就医,意在掩盖早前对江天勇的酷刑和逼害,认为国际社会软弱的呼吁不会触动中共作出改变,必须对中共人权逼害官员有直接的制裁措施。

覃永沛说:江天勇属于共产党想要清除的目标,江天勇不能离开去治病,我估计在监狱里面他们动了手脚,怕他检查出来;我认为参考马格尼茨基人权法案,要把逼害律师的元凶他们海外的财产、子女(签证)全部冻结,这样才有效震慑它们。

国际人权服务社(ISHR)的项目主管平鹿(Sarah Mcneer)对本台表示,国际人权服务社推动、游说联合国关注中国人权个案,特别是江天勇的处境。这封来自联合国专家的指控函会有效力。他们也将就此继续与西方民主国家政府沟通,以对北京施加更大的压力。

平鹿说:联合国的一个体系,一说到中国就会遇到一些挑战、一些问题。但我还是觉得来自联合国人权专家的指控函,直接跟中国政府提一些案子,要求它们回答,这还是一个重要渠道。我们也可以把这个指控函拿到各个政府和企业,让他们看看中国当前的人权状况,呼吁向中国政府施压。

现年48岁的江天勇,2004年开始律师执业,曾代理大量宗教自由、访民维权及政治敏感案件,多次遭当局秘密羁押和酷刑。「709律师大抓捕」事件发生后,为营救同道奔走的江天勇于2016年11月遭国保拘捕,其后被以「煽颠」罪判监两年,今年2月底江天勇刑满释放,但此后一直被国保软禁。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