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國公開致華信函 促交待兩被拘人權律師處境

2021-02-04
Share
聯合國公開致華信函 促交待兩被拘人權律師處境 聯合國公開致函關切被中國拘押的人權律師覃永沛(左)和常瑋平(右)處境,要求中國政府做出具體的回應。
維權律師提供 / 拍攝日期不詳

聯合國特別程序周四(4日)公開近日給中國政府的信函,表達關注人權律師覃永沛和常瑋平的處境,要求中國政府對該兩律師及其家人的逼害情節回應。指控函發出後,覃永沛的拘押待遇稍有改善;但常瑋平依然下落不明,其父母也遭軟禁。中國維權律師呼籲國際社會採取再進一步制裁措施。(吳亦桐/程文 報道)

由六位聯合國獨立人權專家簽署,於去年12月4日發送給中國政府的指控信函,詳細列舉中國政府對覃永沛及常瑋平兩位維權律師進行治打壓,包括拘捕、起訴、強迫失蹤、施加酷刑,以及騷擾和威脅脅律師家人的行為。要求中國政府對此做出回應。

聯合國特別程式公開了於去年12月4日提交給中國政府的指控信函,關切中國被拘押人權律師覃永沛和常瑋平處境,要出中國政府做出具體的回應。(聯合國人權高專網站)
聯合國特別程式公開了於去年12月4日提交給中國政府的指控信函,關切中國被拘押人權律師覃永沛和常瑋平處境,要出中國政府做出具體的回應。(聯合國人權高專網站)

覃永沛的妻子鄧曉雲向本台表示,周四(4日)上午代理律師李貴生在廣西自治區第二看守所會見了覃永沛,獲悉當局是在1月20日將覃永沛從南寧轉到該看守所,覃永沛的拘押條件得到明顯改善。鄧曉雲認為這可能與聯合國向中國政府提交的指控信函有關。

鄧曉雲說:這次轉去二看、待遇能得到改善,可能也是和(聯合國)提出這個有關,他是單間的,他有獨立衛生間,有熱水,還能看電視、看報紙,有個陽台曬太陽,不像原來書都不讓看、信都不讓寄,看守所說會保障他的閱讀權利和通信權利,我就拭目以待。

但鄧曉雲也透露,自覃永沛被抓後,兩個女兒曾遭問訊,她本人也曾被便衣跟蹤,而覃永沛的案件還是處在延期審理的狀態,她認為丈夫是因為幫助弱勢群體和舉報廣西公安系統腐敗官員而招致政治報復,中國政府應該兌現其在國際上做出的法治和人權承諾:立即無罪釋放丈夫。

鄧曉雲說:他(覃永沛)主要是舉報桂林市公安局局長、幫助弱勢群體,就對他報私仇,給他帶政治高帽,這樣打擊迫害他,這樣的話弱勢群體不是更加沒有希望嗎?它們可能是在等上面公安部的指示辦案,我只能接受他無罪釋放,就是無罪釋放!

但據常瑋平的妻子陳紫娟透露,丈夫目前依然不知羈押何處,陝西寶雞國保加大對常瑋平家人的控制,律師也被阻止會見。

陳紫娟指陝西公安數次赴深圳對她進行威脅,但她決意打破沉默為丈夫伸冤。1月6日她已向寶雞檢方控告寶雞市公安局高新分局局長孟麥緒等人,指使手下對常瑋平實施酷刑,並要求檢方調取常瑋平被監視居住期間的錄像和16份訊問的錄像。

陳紫娟說:常瑋平還是沒有任何消息,寶雞這邊還是拒絕任何律師會見,他父母處理被軟禁的狀態。我向寶雞市人民檢察院提交了控告信,它們就回復了我一句話:公安機關在依法辦理。對我的這些訴求沒有任何回應。我很憤怒,它們的各種行為都是違法的,它們說依法辦事,但沒有任何人回答我,到底酷刑是怎麼一回事?常瑋平是被冤枉的,我希望他們(聯合國)繼續關注這件事。

聯合國專家曾於2018年4月,就廣州維權律師隋牧青和陳武全遭當局打壓致函中國政府。隋牧青希望聯合國對中國政府有更有力度的制裁措施。

隋牧青說:我當然希望國際社會不僅僅是輿論上的關注,其實我希望他們後面比如說像美國的馬格尼茨基法案,對每一位被抓捕、被吊照律師的相關責任人都予以制裁,我相信它的效果會好得多,關鍵還是有力度的制裁和壓力。

聯合國的文件表示,在等待回復的同時,敦促中國政府採取一切必要的臨時措施,制止侵犯行為並防止再次發生。該文件警示中國政府,相關內容將在兩個月後出現在提交人權理事會的常規報告中。

簽署該份文件的專家,包括任意拘留問題工作組副主席斯坦納特(Elina Steinerte),強迫或非自願失蹤問題工作組主席兼特別報告員白克(Tae-Ung Baik),言論自由權問題特別報告員伊雷內·坎(Irene Khan), 人權捍衛者處境問題特別報告員瑪麗·勞勒(Mary Lawlor),法官和律師獨立性問題特別報告員加西亞·薩揚(Diego Garcia-Sayan),以及酷刑問題特別報告員梅爾澤(Nils Melzer)。

廣西維權律師覃永沛曾公開懸賞徵集廣西司法廳及公安廳廳長的犯罪證據,並曾公開控告中國前司法部長傅政華,2018年5月覃永沛被註銷律師執照,其主持的百舉鳴律師事務所也遭解散;2019年10月覃永沛遭國寶抄家和拘捕,其後被控煽顛。目前案件依然在延期審理中。

陝西人權律師常瑋平早年間因代理敏感案件一直被當局當作打壓對象,709大抓捕後他曾幫助其他被捕律師和家屬;2019年12月常瑋平參與「廈門聚會」,其後被兩度被當局採取指定監居強制措施;去年10月,他在網站披露第一次被羈押期間遭受非人酷刑,隨後他再被當局採取指定監所秘密關押。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