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求北大公开沈阳性侵档案 在校生岳昕再被施压

2018-04-23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北京大学外语学院本科生岳昕发表公开信,披露自己因为要求校方公开「前教授沈阳性侵事件」的原始档案,而遭持续骚扰和威胁。校方更向其家人施压,导致岳昕目前被困家中。官方也全面封杀消息以防事件扩散。(黄小山 / 林国立 报道)

多名北大校友周一(23日)转发的资料显示,岳昕是继该校数学科学院邓宇昊之后,因申请公开原中文系教授沈阳事件档案而被校方重点维稳的学生。

本月9日,她和八名学生向校方递交了资讯公开申请,但此后,她就不断遭北大外国语学院学工人员和院领导的约谈,并有学工人员称可能会影响到她是否能顺利毕业等。

此外,校方还通知了家长于周一凌晨强行将其带回家。其母亲惊吓过度、嚎啕痛哭、自扇耳光、下跪请求、甚至以自杀相胁,并被控在家,不能到校继续毕业论文写作。

同时,学生们申请的资讯公开,也没有得到实质性的回覆,不是称当年没有会议记录,就是称警方的调查材料不在校方的范围。甚至连当年沈阳的公开检讨,也「没有找到」。

岳昕在公开信中要求外国语学院就凌晨强行约谈、施压家长等行为作出解释,并要求院方承诺不得已不能毕业为要胁。同时表示,保留继续申诉的权利。

公开信发布后,北大外院老师回学生的询问称,家长已在陪她返校途中。但经学生与岳昕本人联络后显示,她依然被限制在家,不得离开。

但本台记者没能联系上岳昕本人。据知情人称,他们不与外界联系,主要是不想给校方将事情无限政治化的藉口。

从事公益的杨先生称,该公开信发布后,很快引起了网民的关注,但几个小时后,所有的国内链接都已无法打开。他认为,校方不但打压学生,还以威胁家长的方式给学生施压,这种做法很恶心。

杨先生说︰被镇压呗,这个很明显嘛。可能这个比较敏感了,阳这个事。那肯定是被禁了呗,还有啥?对一个大学本科生来说,这个手段太恶心了。

本台记者联系上北大外国语学院院办主任倪丽慧,她称,此事由学生工作办公室的人处理,他们并不知情。

倪丽慧说︰我这里就是院办啊,我都不知道这事啊。我跟你说我今天崩溃了你知道吗?我收到好几个这样的电话了。我向你保证,我真的不知道这个事。这样吧,因为这个事情你问一下我们负责学工(学生工作办公室)的老师,他们应该都知道这件事,因为他们资讯不会传递到我们这边来。我们这边是行政办,是服务机构,不是管理机构。

本台记者再次致电外院学工办,在还没有标明是记者采访时,该办一位人士即称,让我们找北大党委宣传部。

北大党委宣传部先是让我们发采访函,之后又表示,他们不能接受外媒的采访,外媒采访需要找学校国际合作部。

宣传部说︰你发一个采访函来吧,先把你的那个问题,就是记者证给我们发过来。你是外媒是吧?这个事你得联系我们的那个国际合作部。因为我们外媒的都在那边。

当本台记者联系上北大国际合作部部长夏红卫时,他则以不知情为由,拒绝了采访。

本月7日,北大在校生邓宇昊率先发表公开信,表示就沈阳性侵丑闻向校方提出资讯公开,但迅即遭校方约谈打压。本月9日,岳昕等八人继续按时依程式向校方提出资讯公开申请,但他们也迅速成为校内的秘密员警施压的对象。

 

更新: 04/24/2018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