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求北大公開沈陽性侵檔案 在校生岳昕再被施壓

2018-04-23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北京大學外語學院本科生岳昕發表公開信,披露自己因為要求校方公開「前教授沈陽性侵事件」的原始檔案,而遭持續騷擾和威脅。校方更向其家人施壓,導致岳昕目前被困家中。官方也全面封殺消息以防事件擴散。(黃小山 / 林國立 報道)

多名北大校友周一(23日)轉發的資料顯示,岳昕是繼該校數學科學院鄧宇昊之後,因申請公開原中文系教授沈陽事件檔案而被校方重點維穩的學生。

本月9日,她和八名學生向校方遞交了資訊公開申請,但此後,她就不斷遭北大外國語學院學工人員和院領導的約談,並有學工人員稱可能會影響到她是否能順利畢業等。

此外,校方還通知了家長於周一凌晨強行將其帶回家。其母親驚嚇過度、嚎啕痛哭、自扇耳光、下跪請求、甚至以自殺相脅,並被控在家,不能到校繼續畢業論文寫作。

同時,學生們申請的資訊公開,也沒有得到實質性的回覆,不是稱當年沒有會議記錄,就是稱警方的調查材料不在校方的範圍。甚至連當年沈陽的公開檢討,也「沒有找到」。

岳昕在公開信中要求外國語學院就凌晨強行約談、施壓家長等行為作出解釋,並要求院方承諾不得已不能畢業為要脅。同時表示,保留繼續申訴的權利。

公開信發佈後,北大外院老師回學生的詢問稱,家長已在陪她返校途中。但經學生與岳昕本人聯絡後顯示,她依然被限制在家,不得離開。

但本台記者沒能聯繫上岳昕本人。據知情人稱,他們不與外界聯繫,主要是不想給校方將事情無限政治化的藉口。

從事公益的楊先生稱,該公開信發佈後,很快引起了網民的關注,但幾個小時後,所有的國內鏈接都已無法打開。他認為,校方不但打壓學生,還以威脅家長的方式給學生施壓,這種做法很噁心。

楊先生說︰被鎮壓唄,這個很明顯嘛。可能這個比較敏感了,陽這個事。那肯定是被禁了唄,還有啥?對一個大學本科生來說,這個手段太噁心了。

本台記者聯繫上北大外國語學院院辦主任倪麗慧,她稱,此事由學生工作辦公室的人處理,他們並不知情。

倪麗慧說︰我這裏就是院辦啊,我都不知道這事啊。我跟你說我今天崩潰了你知道嗎?我收到好幾個這樣的電話了。我向你保證,我真的不知道這個事。這樣吧,因為這個事情你問一下我們負責學工(學生工作辦公室)的老師,他們應該都知道這件事,因為他們資訊不會傳遞到我們這邊來。我們這邊是行政辦,是服務機構,不是管理機構。

本台記者再次致電外院學工辦,在還沒有標明是記者採訪時,該辦一位人士即稱,讓我們找北大黨委宣傳部。

北大黨委宣傳部先是讓我們發採訪函,之後又表示,他們不能接受外媒的採訪,外媒採訪需要找學校國際合作部。

宣傳部說︰你發一個採訪函來吧,先把你的那個問題,就是記者證給我們發過來。你是外媒是吧?這個事你得聯繫我們的那個國際合作部。因為我們外媒的都在那邊。

當本台記者聯繫上北大國際合作部部長夏紅衛時,他則以不知情為由,拒絕了採訪。

本月7日,北大在校生鄧宇昊率先發表公開信,表示就沈陽性侵醜聞向校方提出資訊公開,但迅即遭校方約談打壓。本月9日,岳昕等八人繼續按時依程式向校方提出資訊公開申請,但他們也迅速成為校內的秘密員警施壓的對象。

 

更新: 04/24/2018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