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袁弥昌】布林肯续「蓬佩奥路线」稳两党共识 拜登执政初少谈中国问题

2021-01-28
Share
【专访袁弥昌】布林肯续「蓬佩奥路线」稳两党共识 拜登执政初少谈中国问题 2021年1月27日,布林肯于首场记者会上表示,同意以种族灭绝的角度控诉中共在新疆的行为。
路透社

布林肯(Antony Blinken)美国当地周二(26日),宣誓就任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履新后,当地周三(27日)出席首场记者会,谈到美中关系,重申中国在多个议题都是「对手」,批评中共对新疆维吾尔人种族灭绝的做法没有改变。布林肯在多个涉及中国的议题都与蓬佩奥的看法相近,国际关系学者袁弥昌接受本台访问时分析,布林肯是要稳住两党基本共识,认为拜登上任初期,不会优先处理复杂中国问题。(陈骏豪 报道)

布林肯向副总统贺锦丽宣誓就职后,会见记者时谈及美中关系,指「美中外交可说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国际关系,这不是秘密」,两国外交塑造未来的世界。他续指,美中外交有竞争,亦有合作空间,他举例指气候问题上,两国可以合作。记者会上,布林肯同意以种族灭绝的角度控诉中共禁闭新疆的维吾尔族人。

香港台湾南海印太议题 立场与前届政府一致

布林肯在涉华的不同议题上,与上届特朗普政府的看法相近,在早前参议院的听证会,布林肯批评中国在香港实施《港区国安法》,打压传媒和香港人的言论自由;至于台湾问题,布林肯指美国对台关系是基于民主共和两党共识、美中公报以及《台湾关系法》,会延续美国对台承诺,致力协助台湾防卫,又会确保台湾具备自我防卫能力,支持台湾参与国际组织。布林肯又认为,如果中共武力犯台,是「极严重的错误」。

布林肯上任后又致电多国外长,其中与英国外相蓝韬文、德国外长马斯和法国外长勒德里昂通话时,跟欧洲盟友达成共识,要求中国遵守国际承诺。至于南海问题,布林肯向菲律宾外长洛钦重申,会与东南亚国家共同抵抗中国在南海对越南、菲律宾、马来西亚、台湾和汶莱等施压,不认同中国在1982年国际海洋法规范以外,在南海声称的权益,同时巩固美菲同盟。另外,特朗普与蓬佩奥将美国战略重心放在印太地区,布林肯又向澳大利亚外长佩恩和泰国外长敦‧帕马威奈保证,确保印太地区内多国的国家安全和利益。

东亚方面,布林肯分别与日本外相茂木敏聪与韩国外长康京和通电话,强调美日韩三边合作的重要,分别表达继续巩固美日同盟,称拜登政府将尖阁诸岛,即中国指的钓鱼岛,仍然适用于《美日安保条约》的立场;对于两韩关系,布林肯指会尽快处理朝鲜核问题,美韩在这方面将紧密合作。美日韩三边合作,有利实现开放和自由的太平洋区域。

延绩「蓬佩奥路线」 袁弥昌:保住两党共识便执政

布林肯上任动作频频,外界认为拜登政府外交政策是「蓬佩奥路线」的延续。国际关系学者袁弥昌分析,拜登政府希望延续「蓬佩奥路线」,主要因为在香港问题、台湾问题等,两党难得有共识,虽然民主党人出任总统,掌控参众两院,全面执政,但只是仅仅较共和党的势力强,延续上届政府外交政策,方便日后执政。

袁弥昌说:例如是中东政策,(特朗普政府)做得不错,新一届政府也希望延续其中东政策;另一方面,布林肯也不想少数有两党共识的事务搞垮,民主党全面执政悄稍一不慎,可能只是这两年,如果连对华的两党共识,现在就打破的话,对拜登施政没太多好处。前朝(特朗普)政府如果具有威慑力,(维持政策)能够作为筹码与人交换,让中国或其他国家换取各国心中正常的待遇。

传媒与政府的默契:先别多谈中国

拜登外交政策,布林肯记者会中大谈也门,少谈中国,袁弥昌认为对华政策未必是首先触碰的问题。

袁弥昌说:布林肯对传媒的记者会,记者都很合作,他们问了很少关于中国的问题,大家(政府和传媒)私下可能有共识,不再挑起,问起中国美国会继续答,例如指新疆有种族灭绝,但对于其他议题,没有特意触碰问题核心,你可想像记者平日发问尖锐,怎会问其他东西也不问中国?可见当中两者有默契。

美国领导盟友抗中 袁弥昌:威力会好强

袁弥昌认为美国要重新部署气候问题和重新加入世衞后,完成基本外交配置,才会对中国出手。至于拜登和布林肯的组合,对华政策讲竞争,也重视多边主义外交,与特朗普单方面打击中国的战略不同。如果拜登政府奉行多边主义,外交加上沿用「蓬佩奥路线」,策略上对中国的压力会否比特朗普更大?袁弥昌认为,要视乎其他国家是否看重与美国联盟的利益。

袁弥昌说:如果成事,多边主义重组,美国能够领导本身盟友,威力会好强。但今次布林肯上任,对中国没有很大动作,反而首先对亚洲诸国通电话,日本、韩国、泰国、菲律宾、澳洲(澳大利亚)等,可见多边主义是最重要一步。如果在亚洲基上QUAD(美日澳印)4个盟友和其他东盟都不想将所有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内,(联盟抗中)机会是大的,在印太地区能组成这条路线,但很多国家与中国在经济关系等,各方面千丝万缕,未必会做到预期效果,但至少在南海等,对中国维持基本威慑力,需要重组这个阵线。

袁弥昌补充,欧盟国家与中国签订《中欧贸易协定》,这些国家固然要紧握与北京的商业利益不放,但在基本人权如制裁香港官员等,也要与美国一致,欧洲在美中之间不同领域盘旋。

布林肯走马上任,北京官媒回应,拜登上场讲求「战略耐性」,认为拜登未来数月不会缓解中美外交僵局,在贸易战不会减轻关税和撤销对华制裁。《人民日报》社论指「拜登政府不能治好美国病」;《环球时报》则称,「美国国会内反中仇恨深种」,当地「鹰派」会严厉批评拜登。两大官媒指向拜登政府所谓「弱点」。

力保特朗普促成以色列与多国建交成果

特朗普主政期间,前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任内极力支持打击伊朗核武,布林肯认同特朗普促成以色列与阿联酋、巴林、苏丹等国建立正常外交关系,达成所谓「亚伯拉罕协定」(Abraham Accords),袁弥昌认为「协定」难得令中东不受以色列和巴勒斯坦问题和平进程受阻,拜登会把握特朗普的外交成果。

袁弥昌补充,拜登本身外交经验丰富,视乎他有否时间或精力处理国际事务,他的白宫国家安全事务顾问苏利文(Jake Sullivan),也很可能影响拜登的外交政策,不少拜登的外交文件,主调与苏利文理念一致。

布林肯外交资历深厚

58岁的布林肯出身外交世家,父亲于前总统克林顿主政时出任美国驻匈牙利大使,叔父则是驻比利时大使,布林肯曾长期旅居法国,能说流利法文。

布林肯1984年毕业于哈佛大学主修社会研究,并于1988年在哥伦比亚大学取得法学博士学位,其后在纽约和巴黎做执业律师;1993年进入国务院,担任欧洲和加拿大事务助理国务卿的特别助理,翌年进入白宫,加入国家安全委员会。前总统乔治布什年代,布林肯已与拜登合作,夥拍拜登接近20年,直至奥巴马主政,布林肯先后担任副总统国家安全顾问和总统副国家安全顾问,直至2015年出任副国务卿,登上外交事务的高峯。布林肯在奥巴马外交团队内,经历击毙拉登、打击「伊斯兰国」、签署伊朗核协定以及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等国际大事。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