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民抗拆撞死官判极刑民间要求特赦

河南省郑州市拒迁户刘大孬开车阻止强拆,造成清拆人员4死15伤而被判死刑的案件,继续在网上引起舆论。有民间团体发声明求特赦,也有网友发起网上签名运动,希望征集10万人联署声援。(文宇晴报道)
2012-12-2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郑州市农民刘大孬,被控“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罪成,判处死刑,自法院不公开宣判至今1个多月以来,事件继续引来很多舆论和很大回响。

同是郑州市内的拆迁户贾灵敏,非常同情刘大孬的情况。她说,她从北京的朋友了解得知,有关注事件的律师以及拆迁户,将于周六举行研讨会,讨论有关刘大孬的案件。

贾灵敏:“事情像一个雪球一样,越滚越大。现在民间在呼吁,明天在北京还有关于这案情一个研讨会,可能有律师等准备到郑州声援。我上次被打伤,后来检查是肋骨骨折了两根,骨膜有伤,耳里出血,眼眶也有骨折。如果正当防卫的话,我肯定早就进监狱了,都没有想过他们会这么黑暗,这么狠。”

不少网友认为,地方政府的强拆和强征政策,才是这场命案的始作俑者,紧急呼吁最高法院“刀下留人”。署名为“公民权利观察与行动组”周二发出公开声明,表示官员和开发商肆无忌惮的行为,是在善良的人民长期忍让出来的,假若以前大家在每一个侵权事件上,都能够团结一致进行抗争,也就不会发生刘大孬事件。刘大孬被迫承担了很多人放弃的责任,呼吁大家支持刘大孬,要求当局无罪释放他。

团体又指出,参与此次事件的司法人员、政府官员和开发商,为了无耻的掠夺在残杀民命,一切行为都记录在案,逃脱不了任何责任。

与此同时,网上也发起了“要求无罪释放保卫家园的刘大孬”签名活动,希望在征集十万人的签名后,便在网上公开发文并列印文本,邮寄到河南省政府表达支持者的心声。

联署者之一的广州拆迁户李先生对本台表示,全国各地因强征而被逼得走投无路的拆迁户不计其数,即使如广州这样的大城市,也有无数的非法强拆事件。李先生认为,声援刘大孬,等于声援各地的拆迁户,希望郑州法院能公平、公开审理案件。

他说:“有时没有办法了,部份人为了自己的财产,用生命去捍卫。有些地方政府定的法规高于宪法,其他我们只是整个中国拆迁问题的冰山一角。”

刘大孬辩护律师任佳慧表示,上月底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私下作出宣判后,便一直没有其他消息。律师日前向中院查询时,对方表示案件已移送到高院进行死刑复核,但高院却否认。

任律师说,希望各界的声援行动,也能为刘大孬的案件有积极作用。同时她承认,该案件由去年一审开庭以来,都是不按照法律程序办事,因此他们无法预测案件将有如何的发展,目前也需要等待高院方面通知何时开审,家属和律师方面非常被动。

她说:“这案子不好作预期,因为一审已经历了一年多时间。至于说舆论对审判的影响,我个人也不好作判断。还是希望高院能重新慎重考虑。”

2010年的6月1日,政府派出约500人到南刘庄村进行强拆,村民奋力阻止。当时60岁的刘大孬把自己的货车开了出来,停在拆迁机械前面,藉以保护村民免受袭击。及后强拆人员拿起地上的砖头砸刘大孬货车的玻璃窗,村民见状开始反抗。在这时候,刘大孬开动了货车,最后造成清拆人员4死15伤的流血死亡事件。案发后,刘大孬主动向警方投案自首。约700名村民后来也联名为刘大孬求情,希望法院从轻判决。

去年7月案件一审结束后一直未有判决,直至上月底,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私下作出一审判决,宣布刘大孬“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罪成,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赔偿16名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经济损失约71万元。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