聶樹斌冤案涉姦殺疑兇王書金因另案伏法 聶案真相依然不明

2021-02-02
Share
聶樹斌冤案涉姦殺疑兇王書金因另案伏法 聶案真相依然不明 2005年,殺害多人的王書金(右)被抓後,向鄭成月(左)自供是殺害康菊花的真凶。
資料圖片

聶樹斌冤案平反四年後,自稱是真兇的王書金因另案周二(2月2日)被邯鄲市中級法院執行死刑,但跨度長達27年的聶樹斌冤案,疑雲依未消除。雖然冤死的聶樹斌獲得昭雪,家屬亦已獲賠償,但當年導致冤獄的刑警、檢察官及法官至今仍未被追責,部份人並且已升官。(黃小山/程文  報道) 

官媒新華社的報導稱,邯鄲中院根據最高法院的核准,於周二對王書金執行了死刑。執行死刑前,法院按規定通知其近親刑前會見,但被王書金的親屬拒絕。 

在最高法院最後的覆核中,王書金被確認從1993年到1995年,犯下4宗強姦、故意殺人案件,其中3人遇害、1人僥倖逃離死神。此前輿論高度關注的聶樹斌冤案中,受害人康菊花被殺,則依然沒有被認定與王書金有關。 

本台記者聯絡上為聶樹斌案洗冤起關鍵作用的河北省廣平縣公安局原副局長鄭成月,他認為王書金伏法意味著此事已經基本結束,儘管理論上康菊花被姦殺案仍處於在偵狀態。 

鄭成月說:人一斃了就完了嘛,聶樹斌案呢沒有認定,應該就是他(王書金)幹的。以前報導時一案兩凶,現在是一案無凶(手)。聶樹斌也是無罪呀,王書金也沒認定啊,現在這案子應該是繼續偵察啊。 

鄭成月曾明確指出,包括原河北政法委書記張越、現任中宣部副部長的原CCTV台長、國家廣播電視總局局長,都曾阻撓平反聶樹斌冤案。而鄭成月本人因當年堅持王書金是殺康菊花的真凶,也遭遇打擊排擠,其後更因為重病纏身而處境艱難。 

鄭成月說:現在我已經60歲了,生活費都不給。身體一直不好,尿毒症,現在靠透析生存。隔天一透,透析一次500塊錢。中國人民給我捐了款,吃藥,治個病,先活著吧。 

邯鄲市中級法院拒絕就王書金被處決一事接受採訪。 

一直關注此事的律師李先生指出,持續10多年的康菊花被殺案,因為曾導致聶樹斌冤死,有關方面所有對王書金在此案中的責任認定,就變得非常小心。儘管很多人都認為王書金就是殺害康菊花的真凶,但因為僅有疑凶口供,沒有物證,也無法進行最後的法律認定。 

李律師說:原來的一審、二審都沒有認定聶樹斌案(康菊花被殺)是王書金做的。就是聶樹斌案這個被害人呀,叫康菊花嘛,時過這麼多年,僅僅憑這個王書金的口供來定他的罪,也是不合適的。如果定王書金這個罪名啊,和定聶樹斌那個罪名都一樣的道理,也是僅僅憑口供就定他的罪了。從法律上講,這個案子就是懸案,但是大家心裡邊認定這個王書金,就是真兇。 

另一名律師魏先生也指出,四大原因令聶樹斌案洗冤難,比如時間跨度太長,證據重新認定困難,以及當年負責此案的責任官員已經升職,甚至掌握大權,加上備受詬病的死囚器官移植,以及官方維穩的常規做法,都導致聶樹斌案異常敏感,所以翻案困難重重。 

魏律師說:意識形態作祟,就是法院系統不輕易認錯。第二個呢,當時辦理案件的(官員)已經高升了,那麼升到一定級別的時候呢,就是第二方面的阻力。第三個呢,事情隔得太久了,然後又牽一個王書金出來,當初一個年輕人(聶樹斌),抓到到執行死刑以很短的時間,確實是比較敏感。第四個呢,可能就是聶樹斌,年輕人,器官好用。然後呢,他一被執行死刑完畢之後,器官就給人移植走了。有這麼一個事。 

當年聶樹斌的器官被移植,以及曾下令儘快處決聶樹斌的時任河北政法委書記、後升任國安部長的許永躍的責任問題,在國內則無人敢公開討論。 

聶樹斌冤案發生19948月,河北石家莊市女工康菊花遭性侵殺害,警方事後迅速逮捕工人聶樹斌。翌年4月,年僅20聶樹斌遭河北高院二審判死刑。但家人從未收過判決書,質疑判決公正性。2005年,因另案被捕的疑犯王書金,坦言自己是康姓女工案真兇,消息傳出後輿論嘩然,聶案再審呼聲不絕於耳。直至2014年中國最高法院下令複查。聶樹斌在冤死21年後,終於2017年沉冤得雪,聶家其後獲得約268萬元人民幣的國家賠償。不過,截至目前,王書金仍不被法院認定為案中真兇。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