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树斌冤案涉奸杀疑凶王书金因另案伏法 聂案真相依然不明

2021.02.02
聂树斌冤案涉奸杀疑凶王书金因另案伏法 聂案真相依然不明 2005年,杀害多人的王书金(右)被抓后,向郑成月(左)自供是杀害康菊花的真凶。
资料图片

聂树斌冤案平反四年后,自称是真凶的王书金因另案周二(2月2日)被邯郸市中级法院执行死刑,但跨度长达27年的聂树斌冤案,疑云依未消除。虽然冤死的聂树斌获得昭雪,家属亦已获赔偿,但当年导致冤狱的刑警、检察官及法官至今仍未被追责,部份人并且已升官。(黄小山/程文  报道) 

官媒新华社的报导称,邯郸中院根据最高法院的核准,于周二对王书金执行了死刑。执行死刑前,法院按规定通知其近亲刑前会见,但被王书金的亲属拒绝。 

在最高法院最后的覆核中,王书金被确认从1993年到1995年,犯下4宗强奸、故意杀人案件,其中3人遇害、1人侥幸逃离死神。此前舆论高度关注的聂树斌冤案中,受害人康菊花被杀,则依然没有被认定与王书金有关。 

本台记者联络上为聂树斌案洗冤起关键作用的河北省广平县公安局原副局长郑成月,他认为王书金伏法意味著此事已经基本结束,尽管理论上康菊花被奸杀案仍处于在侦状态。 

郑成月说:人一毙了就完了嘛,聂树斌案呢没有认定,应该就是他(王书金)干的。以前报导时一案两凶,现在是一案无凶(手)。聂树斌也是无罪呀,王书金也没认定啊,现在这案子应该是继续侦察啊。 

郑成月曾明确指出,包括原河北政法委书记张越、现任中宣部副部长的原CCTV台长、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局长,都曾阻挠平反聂树斌冤案。而郑成月本人因当年坚持王书金是杀康菊花的真凶,也遭遇打击排挤,其后更因为重病缠身而处境艰难。 

郑成月说:现在我已经60岁了,生活费都不给。身体一直不好,尿毒症,现在靠透析生存。隔天一透,透析一次500块钱。中国人民给我捐了款,吃药,治个病,先活著吧。 

邯郸市中级法院拒绝就王书金被处决一事接受采访。 

一直关注此事的律师李先生指出,持续10多年的康菊花被杀案,因为曾导致聂树斌冤死,有关方面所有对王书金在此案中的责任认定,就变得非常小心。尽管很多人都认为王书金就是杀害康菊花的真凶,但因为仅有疑凶口供,没有物证,也无法进行最后的法律认定。 

李律师说:原来的一审、二审都没有认定聂树斌案(康菊花被杀)是王书金做的。就是聂树斌案这个被害人呀,叫康菊花嘛,时过这么多年,仅仅凭这个王书金的口供来定他的罪,也是不合适的。如果定王书金这个罪名啊,和定聂树斌那个罪名都一样的道理,也是仅仅凭口供就定他的罪了。从法律上讲,这个案子就是悬案,但是大家心里边认定这个王书金,就是真凶。 

另一名律师魏先生也指出,四大原因令聂树斌案洗冤难,比如时间跨度太长,证据重新认定困难,以及当年负责此案的责任官员已经升职,甚至掌握大权,加上备受诟病的死囚器官移植,以及官方维稳的常规做法,都导致聂树斌案异常敏感,所以翻案困难重重。 

魏律师说:意识形态作祟,就是法院系统不轻易认错。第二个呢,当时办理案件的(官员)已经高升了,那么升到一定级别的时候呢,就是第二方面的阻力。第三个呢,事情隔得太久了,然后又牵一个王书金出来,当初一个年轻人(聂树斌),抓到到执行死刑以很短的时间,确实是比较敏感。第四个呢,可能就是聂树斌,年轻人,器官好用。然后呢,他一被执行死刑完毕之后,器官就给人移植走了。有这么一个事。 

当年聂树斌的器官被移植,以及曾下令尽快处决聂树斌的时任河北政法委书记、后升任国安部长的许永跃的责任问题,在国内则无人敢公开讨论。 

聂树斌冤案发生19948月,河北石家庄市女工康菊花遭性侵杀害,警方事后迅速逮捕工人聂树斌。翌年4月,年仅20聂树斌遭河北高院二审判死刑。但家人从未收过判决书,质疑判决公正性。2005年,因另案被捕的疑犯王书金,坦言自己是康姓女工案真凶,消息传出后舆论哗然,聂案再审呼声不绝于耳。直至2014年中国最高法院下令复查。聂树斌在冤死21年后,终于2017年沉冤得雪,聂家其后获得约268万元人民币的国家赔偿。不过,截至目前,王书金仍不被法院认定为案中真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