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恶化岁晚讨薪事件急增 官方出台新例遏制工人维权

2021-02-11
Share
经济恶化岁晚讨薪事件急增 官方出台新例遏制工人维权 2021年2月9日,湖南辰溪县水泥工何汉良讨要1万元工钱无果,残忍杀害工头家的三个幼子,并导致工头妻子重伤。
视频截图

新冠疫情导致中国经济恶化,过去春节前各地工人的讨薪现象,今年更加突出。官方为遏制社会群体事件,不惜出台苛例阻止甚至抓人镇压,面对绝境的工人则以死抗议或以更激烈的手段报复,在湖南等地区,近日已分别发生多宗讨薪引发的惨剧。(黄小山/程文 报道)

湖南省郴州市龙女寺一位画工因被寺院欠薪,日前服毒自杀。他自杀前录制视频控诉官员不作为,讲述自己先后向当地劳动局及多个政府部门求助,但都无人愿意协助,绝望之馀选择以死逃避困境。当地媒体人透露,案发后,当局迅速封锁消息,并遮罩了相关资讯。目前这名画工仍然生死不明。

2021年2月8日,湖南郴州龙女寺一位画工在寺庙服食农药自杀。(视频截图)
2021年2月8日,湖南郴州龙女寺一位画工在寺庙服食农药自杀。(视频截图)

此外,湖南省怀化市辰溪县工人何汉良,因讨薪1万元无果,向工头一家报复,官方报道已造成2死2伤,死者包括工头年幼的孩子。目前凶手已被抓获。

迄今为止,浙江和湖南方面都拒绝公开置评。本台记者多次致电国家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但该机构已经放假。

关注劳工权益的李先生指出,在大陆,《劳动法》被随意扭曲,以及职能部门不作为,甚至是官商勾结,是导致讨薪惨剧的根源。

李先生说:昨天我一天接到几个讨薪的电话。按道理来说,按照之前所制定的行政法规,每项工程它都有一个工人工资的保证金。但是,据我所知,所谓的这个保证金呢,都是虚设,就是一开始你可能需要打一定数额的钱到账上,然后又通过一定关系这个钱又拿出来用了。这里面是官商之间的勾结,出现了这个问题。

媒体人陈洪涛也指出,官方近日以黑名单的方式,将维权工人列为麻烦制造者,而连续发生惨剧,意味著底层劳工已经到了无法忍受的地步。如果这样的情况得不到改善,后果将更为严重。

陈洪涛说:在深圳那边,早就有这种操作,劳动监察部门他们有一个内部掌控的那种类似黑名单,你这个工人,比方在一年时间之内,反覆的出现申请劳动仲裁啊甚么的,它把你列入一个黑名单,对你进行限制,甚至于从法律上,对你进行制裁。一边是底层的工人农民,通过他们的劳动来对所谓的经济增涨啊,提供了保障。但是,工人连劳动所得都不能保证。如果他们继续倾榨劳动者,那这种人间惨剧,只会越来越多。

陈洪涛提及的黑名单,是指官方近日通报,劳工只要在3年内曾向同一个劳动监察部门投诉10次以上,以及向不同劳动监察部门投诉15次以上,以及在3年内在同一劳动仲裁院申请仲裁5次,以及向不同仲裁院申请仲裁8次,都会被列入黑名单。

浙江省嘉兴市周一(8日)发布全省首个黑名单上榜者的身份,是来自四川大竹县人和乡的50岁工人胡兴荣。另外,上周六(6日),甘肃省甘南州亦发布消息,将一名爬上吊塔追讨工程费的包工头拘留10日,并强调将以「零容忍」对待用跳楼、跳塔或暴力极端行为讨薪的人士。两地官方的通报立即引爆舆论批评。

中国劳工的生存环境向来恶劣,但官方一直公开宣传禁止雇主恶意欠薪,以彰显其维护劳动者的立场。但今年一反常态,各地官方首次公开宣扬打压讨薪者,评论指在经济恶化之下,官方默许企业以更严酷的方式压榨底层劳动者以节约成本。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