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神山醫院農民工遭剝削打壓 工人薪金是國家原定工資六分之一

2020-04-01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大批農民工冒著生命危險參加了武漢火神山和雷神山醫院的建設,但完工後卻讓自己陷入困境。(中建三局資料圖片)
大批農民工冒著生命危險參加了武漢火神山和雷神山醫院的建設,但完工後卻讓自己陷入困境。(中建三局資料圖片)

有雷神山醫院的農民工投訴遭剝削,國家撥下來十幾億元資金之中,原定工資每人每天3000元(人民幣,下同),被中國建築集團第三工程局(中建三局)轉包後,到他們手裡變成500元。曾捨命搶建武漢火神山和雷神山醫院的底層民工,功成後還遭棄如敝屣,在完工並隔離14天之後依然無法回家,部分工人試圖對外求援,但迅速遭鎮壓和抹黑。(黃小山 / 程文 報道)

雷神山援建工人薛先生日前披露,在雷神山投入使用後,他們還留守現場,冒著被感染的危險工作。但國家撥付給國企中建三局每個工人每天3000元的報酬,到他們手裡就只有500元。

在完成項目後,他們按要求隔離14天後,仍無法離開,而且後續的隔離費用也需要自行承擔。

薛先生所說的情況,在10多天前就引起了廣泛的關注。當時有300多名參加火神山和雷神山搶建的工人,在完工後都無法返家,其中多名工人甚至已經被確診感染。這些工人的後續保障並沒有得到解決。

對於薛先生提出的問題,中國當局不但沒有徹查和追究責任,反而發動大批極左網民對他作出有組織的攻擊和抹黑,稱他們是在抹黑國家形象,並以此要脅政府。薛先生的求助訊息在微博被刪除。他周二(31日)的微博稱「領導們正在協調此事」。

但此後本台記者多次撥打其手機,但電話都無法接通。

本台記者聯繫上了當地官方專門設置的雷神山醫院援建工人善後熱線,但該機構回應稱,他們只是接聽工友電話,但無法解決費用問題,也不能接受採訪。

雷神山工友專線:他把這個電話給你,讓你打這個電話過來問是嗎?我們這邊現在接到的通知呢,就是接工友的電話。我們這邊就是按程序來解決問題的,我們這個不是解決這個費用的專線。具體有些內部的問題這邊我也不是很清楚,沒有辦法回答你。

記者再次致電位於武漢的大型國資建築企業中建三局,但該公司回應稱,她無法回答問題,只能報告給領導。

中建三局:對對對,是三局建的。因為你說的這個情況,具體的我不太清楚,我先要給我們領導說一下這個事情。

據熟悉中國官方建設項目的人士吳女士指出,類似的層層扣除利潤再分包模式,在中國非常普遍。但她認為,工人冒生命危險參建抗疫醫院,但當局竟要他們自己墊付隔離費用,這顯然「說不過去」。

吳女士說:他們肯定都是層層轉包的。它可能主要的比如說設計呀,或者是主要的一些主要的結構方面的他們自己做,幹活的事情都是最累的,都是轉包給外面的。這都是這樣的,它有總承包商和分包商。14天之後為甚麼不讓他們走,而且這個費用還讓他們自己墊付,這個是有問題的。

吳女士認為,農民工們冒著生命危險搶建,說起來是一種崇高的行為,但政府和社會卻只是把他們當成廉價勞動力看待。

吳女士說:因為中國就是勞動力很廉價,很多工人他會去做一些危險一些的工作。冒著生命危險去的肯定是很崇高的,其實,比較廉價,因為中國本身它的國情就是這樣的。

另據知情人透露,因為在搶建火神山和雷神山醫院的過程中,出現了漏雨等質量問題,以及事後安置工人不力,導致高層不滿,中建三局的負責人在3月20日疑已遭整肅,原黨委書記兼董事長陳華元已經下台,但新上任的黨委書記兼董事長陳文健面臨的善後也面臨一系列難題。

但本台記者沒能得到陳文健本人就此事置評。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