稱封城導致身心受創 武漢女子狀告政府

2020-10-23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姚青位於漢口江大路的家去年因地鐵施工嚴重損毀。(姚青獨家提供 / 拍攝日期不詳)
姚青位於漢口江大路的家去年因地鐵施工嚴重損毀。(姚青獨家提供 / 拍攝日期不詳)

湖北武漢在新冠疫情最嚴重時曾連續兩個多月封城,老百姓生活大受影響。當地一名女士認為,封城是政府刻意隱瞞疫情導致。有關決定沒有法律依據,而且程序違法,兩個多月足不出戶更導致她身心受創,決定向政府提出訴訟。(高峰/文海欣 報道)

武漢市民姚青位於漢口江大路的家,去年因地鐵施工出現損毀。她到社區理論時被人圍毆。

姚青說:中途發生了一些口角。社區的人推卸責任。他們幾十個人來扯我,把我的手扯傷了。

姚青更因而失去工作,維權過程中,不同部門互相推諉更導致她患上抑鬱和焦慮症。

姚青認為武漢封城沒有法律依據,而且程序違法向政府提出訴訟。(姚青獨家提供 / 拍攝日期不詳)
姚青認為武漢封城沒有法律依據,而且程序違法向政府提出訴訟。(姚青獨家提供 / 拍攝日期不詳)

禍不單行。其後武漢在疫情下封城。她被迫留在家裡兩個多月。姚青周五(23日)向本台形容,那段日子生活艱辛,恍如「等死」。

姚青說:我沒有辦法買藥。手臂扯傷以後,輾轉在各個政府部門,導致抑鬱症。最後一次開藥是一月份開的藥。手不能做(物)理(治)療,導致傷害不能恢復。在封城期間,總共社區就幫我們買過兩次菜,其他都沒有買過。

她認為,自己身心受創,以至整個武漢市封城,都與政府隱瞞疫情有直接關係。

姚青說:其實我很想它們道歉,起碼要證明,因為它們隱瞞導致武漢發生現在的狀況。從時間線來看,1月11日就已有醫護人員感染。當時正當人大會議舉行,連續幾天有報道說,沒有任何一例新增個案,導致大家放鬆警惕。到現在我們也不知道真相是甚麼。

周四(22日),姚青向法院對武漢市政府提出訴訟。代表律師陸妙卿認為,政府強制居民留在家裡根本沒有法律依據,程序也違法。

陸妙卿說:如果法律沒有授權政府採取這些措施,政府就不應採取。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法律有沒有授權政府可以禁足?沒有。根據我們的傳染病防治法,也並沒有限制居民出門,不管這個居民有沒有病。就算它(政府)要採取傳染病防治法的措施,那也必須先確定哪些行政區屬於疫區,否則就是程序違法。

她與姚青都表示,打這場官司賠償只是次要的。

陸妙卿說:中國政府其實是在利用疫情擴大自己的權力,就好像所有人都要有APP才能出門,在這過程裡收集了大量個人信息,就好像現在全中國人民現在都活在監控之下。政府其實不需要走得這麼極端。實際上它是利用人們對疾病的恐懼,去擴張自己的權力。

武漢多名肺炎死者家屬早前先後向政府和醫療機構提出訴訟,要求賠償,一直為父親身故奔走維權的武漢人張海表示,姚青走出這一步,其實是為千千萬萬肺炎受害者發聲。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