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封城】西安「粉红」绝境呼救 网民讽「别给国家添乱」

2022.01.04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西安封城】西安「粉红」绝境呼救 网民讽「别给国家添乱」 一年前的辱駡方方的残疾线民处境已十分艰难,而西安封城更是让其雪上加霜。但其不知悔改的言行,激怒了更多线民。
社交媒体截图

2020年初武汉爆发新冠疫情时,中国作家方方曾因发表「封城日记」而遭「小粉红」声讨。近日西安亦因疫情爆发而封城,西安其中一名曾辱駡方方的「小粉红」因陷入困境在网上求救,不但官方对其视而不见,更遭其他网民的围观和嘲讽。在官方利用疫情实施日渐严苛的言论管控和打压的大背景下,这种民间自发的反洗脑舆论战让官方尴尬无比。

事件主角网名「名字换成阻击手行吗」。据其微博言论显示,他一直自诩很爱国。去年,武汉作家方方因写武汉「封城日记」的而被小粉红围攻时,他也加入了辱駡方方的行列。

网民称现世报 拒绝援手

但仅仅一年多后,西安沦陷封城,「阻击手」因无法买到药而导致病情加重,但其公开呼救,并在网上公开自己的支付宝帐号募捐时,很快遭遇了「网暴」。成千上万的网民在其微博下留言,叫他住口,或「早点死去,不要给国家抹黑」。他在网上称,因其手机号已经被公开,导致骂他的电话和短信24小时持续不断。

即便是一些并不认同方方的价值观的毛派人士,也没对其表示同情。资深毛派媒体人陈洪涛称,方方所反映的事实和形式主义、官僚主义的危害,是真实存在的。「阻击手」仍不醒悟,只意味著他还会遭遇更大的打击。

陈洪涛说:他认识不到这种社会的灾难、个人的苦难,到底是因为甚么形成的。所以,他会有那种情况的发生。但是,经过这个社会吊打之后,很多都能理解了。只能这样认为,他还是吊打得不够。

资料显示,「阻击手」今年42岁,曾是一名射击运动员,和奥运金牌射击队教练李杰曾是队友。但其13岁时,因被队友误伤导致残疾,但仅3年后,灞桥体委(现改名文化体育局)就不管他了,赔偿也只有3万元人民币。如今身体状况越来越差,但治疗需要数十万甚至上百万的巨额费用,但其家庭早已经债台高筑,难以为继。

根据射击运动员李杰父母此前接受采访的内容显示,1992年前后,灞桥射击队确实有一少年队员中枪,还是李杰将其送进了医院。

本台记者多次尝试联络他本人,但其电话一直无法接通。其微信也因为太多人添加而被「限流」。

官方无意为底层粉红群体买单

本台记者就其所指控的被体育局抛弃的说法,向西安市灞桥区文体局进行核对,但该机构没有正面回应此事,而是要求记者查询业馀体校或射击队。其还透露,现在射击队并不在灞桥文体局的管辖范围。

灞桥文体局:啊,那我们这儿没有的。这个我不太清楚,他们现在都在下村,在社区,不一定甚么时候在。我给你说个电话,你给那个电话打一下吧。

灞桥业馀体校和西安射击射箭中心则都没有接听记者电话。

目前,「阻击手」并没有对自己曾经辱駡方方表现出悔意,相反,却继续为自己辩解,并继续攻击作家方方是造谣。而官方对其困境则至今都保持沉默。

曾担任地方政法委书记的匿名网民告诉本台记者,指出,像「阻击手」这样的弱势人士,即便是拼命表现所谓的「正能量」,也不会被官方真正在乎。但此事最有意思的是,线民们这回用那些「小粉红」以前骂方方的话,去进行反嘲讽。

他说:如果说他当初是因公残疾的话,那么,肯定是给他有补偿。只是说他自己慢慢才发现当初给他的补偿不够,到现在这个时候,那更是不够了。在这个时候,就没人管他了。然后当他自己遇到类似的情况的时候,他依然不会想到当年的方方,是为甚么在发声。

笔名「卖菜大爷的」网路评论员撰文称,「阻击手」的问题涉及到城市低保、医保、残疾运动员保障等问题。又指其遭遇如同「时代的一粒沙,落在个人头上,就是一座山。那个成天骂方方的『阻击手』绝望的眼神,无助的乾嚎,尴尬的境地,让人不胜唏嘘。当铁拳落在个人头上时,他们才想起来需要有人为他们发声。」

仅在最近一年内,从辱駡方方的李丹身患癌症求助无门,到郑州地铁五号线遇难者沙涛的「小粉红」妻子,再到西安这名身陷绝境的残疾运动员,都引发网友的围观,并都持续引发舆情反弹。

近年来,中国文宣部门加大了红色意识形态宣传,并以民族主义说辞煽动民众,并围攻异议人士。但基本保障缺失、官方漠视民生甚至生命的做法,很快让这些被蛊惑的人自身受到致命伤害。

记者:黄小山/程文 责编:方德豪 网编:林咏华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