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局掩盖打压常玮平一家行径 谢阳陈科云前往声援遭软禁

2021-01-19
Share
当局掩盖打压常玮平一家行径 谢阳陈科云前往声援遭软禁 中国维权律师谢阳(右)和陈科云(左)西安遭当局软禁。
陈桂秋Twitter图片

在中国,卷入「厦门聚会案」的陜西律师常玮平目前仍被当局监视居住。据了解,他的父母早前在宝鸡市举牌抗议后,被软禁在家,情况未明。常玮平两位律师朋友,谢阳和陈科云,原本打算亲自到当地了解情况,却反而遭受软禁。(高锋  报道)

盛传遭受酷刑对待的律师常玮平目前情况未明。父亲常拴明担心儿子的安危,上月一反常态,与常玮平母亲在宝鸡市公安分局门外抗议,并且身挂「大字报」表达诉求。其后传出,两人事后被软禁在家。

湖南律师谢阳十分关注,决定亲自去一趟宝鸡。

谢阳说:我们通过常玮平的太太知晓了,他父母目前已被严密监控起来了。(当局)在他们家门口也安装了摄像头。作为教师的常玮平姐夫,被当局安排看管岳父母。我们希望尽朋友之谊,向他的父母表达心愿。

谢阳和另一律师陈科云从成都出发,但两人上周末在西安登上前往宝鸡的高铁列车后,遇上麻烦。

谢阳说:我刚刚上火车就碰到了一群人员,他们说是根据疫情需要,因为我的健康码有异常,为了调查需要我作出配合。根据我的经验,这些人根本就不是防疫的。他们是西安市的国保。我说,你知道我是谁,我也知道你是谁,我知道你想干甚么,我也知道你没有法律依据。

多名国保强迫两人离开高铁,拿走手机和身份证后,把两人带到酒店分开管理。国保坚决不让他们继续前往宝鸡,经过在市内短暂强制旅游后,两人被安排搬到另一家酒店,由赶到西安的长沙和广州维稳人员接手遣返。

被软禁了一天一夜的谢阳相信,当局此举无非是为了掩盖事实。

谢阳说:他们不希望这消息为外界所知晓。现在外面有些传言说他们(常玮平父母)被羁押了,但是没有看到照片,也没有相关人员能靠近。他们担心我们暴露事情真相,可能也担心我们把更多公民朋友聚拢。

香港的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总干事杜松质疑当局对常玮平、其家属及谢阳和陈科云采取的强制手段,不具备法律依据。 

杜松说:常玮平律师(受到)酷刑已经够气愤了。还要把他的父母关押在家里。这是不能允许的,而且当有朋友想要联系和看望两位老人也被阻止,甚至非法软禁他们。我想问,中国政府有没有尽它的责任去履行国际公约里的一些誓愿?

2019年12月,常玮平与多名维权律师和异见人士在厦门聚会,讨论公民社会及中国时政的未来;事后被指涉嫌「颠覆国家政权」一度遭监视居住。三个月前,常玮平透过短片披露自己曾遭受酷刑后,再度失去自由。

谢阳曾因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等罪名被捕,在2017年的审讯中,法院说有关行为情节轻微,而且没有严重危害国家安全和社会稳定,加上他认罪、悔罪,决定免去刑事处罚。陈科云则曾为湖南桃江肺结核事件的受害者提供法律援助。两人均已被当局吊销执照。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