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章润否认曾嫖娼 已委托律师向当局绝地反击

2020-07-2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周二(28日),许章润(左一)与莫少平(右二)、尚宝军(左二)和前律师浦志强(右一)会面。(香港电台图片)
周二(28日),许章润(左一)与莫少平(右二)、尚宝军(左二)和前律师浦志强(右一)会面。(香港电台图片)

因被指嫖娼遭开除教席的清华大学法学院原教授许章润,首次否认嫖娼指控,并采取法律行动,追究公安当局对他的行政处罚。(高锋/程文 报道)

许章润在完成居家隔离后,周二(28日)正式委托莫少平、尚宝军作为代表律师。代理律师将按照他意愿向警方提出行政覆议或诉讼。知情人士透露,许章润彻底否认了公安对他的嫖娼指控。

知情人士说:许教授本身否认嫖娼指控。这根本是子虚乌有的事,完全是一种构陷,而且(当局)对他进行讯问笔录的时候,他从来没有承认过自己嫖娼。

去年12月,许章润曾与其他法律学者到成都出席交流会。本月初,他被多名公安从北京寓所带到海淀区一个拘留所扣查,接受北京国保、公安以及四川成都公安问话。

与此同时,据说是办案单位的成都公安局青羊区分局在官方微博公布,上月破获组织卖淫案,公安对多名涉案人士给予行政处罚。其后更向许章润下达「行政处罚决定书」。不过,公安在拘留期届满后,拒绝让许章润拿走行政处罚通知书。外界质疑当局违反法律程序。

当局至今未能就许章润涉嫌嫖娼拿出任何证据,包括手机通讯纪录、酒店监控视频纪录以及转账纪录等。

知情人士说:你公安局说我嫖娼,你得拿出几方面的关键证据。可是公安机关未能拿出证据,譬如录像。

据知情人士透露,律师会依法对警方进行追究,具体做法会根据警方的反应再作打算。

知情人士说:就以青羊区公安分局为例,如果我对他们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不服的话,也可以向青羊区公安分局的上一级公安机关,譬如成都市公安局提起行政覆议,如果没有实施和法律依据,我就直接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要求撤销它的行政处罚决定。如果提出行政覆议请求,也是要求它撤销或改变行政处罚决定。如果它通过审议撤销行政处罚决定的话,按中国法律的规定,它肯定要赔偿道歉。

人权律师浦志强参与了许章润和律师的会面。他说相信许章润的话,但对事件能否通过司法途径依法解决抱有怀疑。

浦志强说:这事公道自在人心。就拿我来讲,我还是很受他的人格感召。我非常敬佩他。我也相信他所说的都属实。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只不过是法律手段能否走得下去。我觉得这是一个问题。不是许先生有义务证明自己没做甚麽,而是官方有义务证明他做了甚麽,所以说,举证的责任应该在官方。作出这个处罚决定的时候,就应该已经掌握了这些违法事实。

许章润获释后,被清华大学以「道德败坏」为藉口革除教职。据了解,清华大学早在许章润被扣查期间已决定开除他,并派人到拘留所宣读开除他的通知,措辞比公开的版本更严厉,包括指控他写的文章攻击党和国家。

清华大学一名学者则形容,许章润聘请律师跟进是向当局绝地反击,虽然在中国法律体制下作用有限,但这是中国知识分子在尚存的法律空间中,为了捍卫人格尊严的最后抵抗,这次行动的姿态比结果重要得多。许章润能坚持对抗是所有知识分子的灯塔。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