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章润拟提讼反击当局「嫖娼」构陷 国保上门警告代理律师

2020-07-3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20年7月28日,许章润(左一)与莫少平(右二)、尚宝军(左二)和前律师浦志强(右一)会面。就公安对其「嫖娼行政处罚」,以行政覆议或诉讼方式进行追责并证明个人清白。(许章润友人提供)
2020年7月28日,许章润(左一)与莫少平(右二)、尚宝军(左二)和前律师浦志强(右一)会面。就公安对其「嫖娼行政处罚」,以行政覆议或诉讼方式进行追责并证明个人清白。(许章润友人提供)

清华大学法学院前教授许章润日前否认「嫖娼」指控,指是当局构陷之举。他聘请两名知名律师拟提起法律诉讼,近日,国保登门代理律师的所在律所进行威胁。(吴亦桐/程文 报道)

多次撰文批评习近平及中共体制的清华大学前法学教授许章润,7月6日被警方带走拘留近一周时间,并遭指控于去年12月在四川成都「嫖娼」;其后清华大学于将许章润开除。获释并在结束疫情隔离后,许章润于周二(7月28日)首次公开否认「嫖娼指控」,并聘请北京知名律师莫少平和尚宝军作为代理律师,拟就公安对其所做的「嫖娼行政处罚」,以行政覆议或诉讼方式进行追责并证明个人清白。

周三(7月29日),北京警方派出两名国保到「北京莫少平律师事务所」。国保逗留逾两个小时,虽然未直接阻止律师代理该案,但它们称案件敏感,希望律师不要向外媒谈及此案。

莫少平向本台表示,已向国保表明态度,作为代理律师需向外界陈明许章润立场和证实代理事实。

莫少平说:警方倒是没有明确说你不能代理,只不过是说「不要跟外国媒体说这个事」,我说那人家来核实是不是接受委托了,往后许章润教授甚么态度,那我得跟人家说啊。现在委托律师的手续,许章润已经签署好了,至于甚么时候来真正启动行政覆议程序或诉讼程序,我们还到时候具体来商定,现在在准备一些文件,准备一些材料。

莫少平也转述了许章润清晰而坚定的表态,他否认公安的「嫖娼指控」,指其完全是构陷。许章润在被拘期间,警方对他做过5次笔录,许章润从未承认「嫖娼」,且从未与警方进行任何「交易」。

另外警方在将许章润释放时,还收走当初抓他时出具的「嫖娼行政处罚决定书」。

莫少平说:许章润对指控他「嫖娼」这个事情是完全否认的,绝对是子虚乌有,就是一个构陷。他要求警方出示关键证据,但警方都没有出示,甚至连行政处罚决定书,在他离开拘留所的时候都给他收走了,而且他在里面一共有5次笔录,就从来没有承认过嫖娼,而且也没有做过任何交易,所以他说「我出来还得发声,我该写文章还得写」。

许章润所指的关键证据,包括酒店监控视频、手机通话及转帐记录等。

许章润敢于批评习近平,近年多次发文直指习近平治国无能。遭当局报复和构陷,日前清华大学下达对他的开除处分决定。(许章润友人提供 / 拍摄日期不详)
许章润敢于批评习近平,近年多次发文直指习近平治国无能。遭当局报复和构陷,日前清华大学下达对他的开除处分决定。(许章润友人提供 / 拍摄日期不详)

曾在2018年2月发表公开信反对习近平修宪的北京《冰点》前主编李大同在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面对不被驯服的知识分子,中共当局的常用手法既是「污名化」以及「切断经济来源」。许章润用法律捍卫尊严,是对当局「构陷」的反击,尽管大家都不期待会得到公正结果。

李大同说:暗无天日!当局对这些知识分子它没有别的办法,它首先是「污名化」,然后就是断绝你的生活来源,它最后的两招就是这个了。也不那么容易,你暗箱操作没办法,你上法庭就是公开,大家都可以看见。

现年58岁的许章润原为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是中国为数不多敢于公开批评习近平的公共知识分子。

早在2018年,许章润在《我们当下的恐惧与期待》一文中,痛斥习近平修宪取消国家主席任期限制;2019年许章润遭清华大学停课。

今年2月,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后,许章润撰以《愤怒的人民不再恐惧》为题发文,批习近平治国无道却弄权有术,其欺骗和言论审查致疫情蔓延。其后许章润处被软禁状态。

今年5月,不畏当局威胁的许章润再发表《世界文明大洋上的中国孤舟》一文,批评习近平正带领中国倒退回文革时代。

7月6日,许章润突遭大批国保和公安上门搜查及带走,被拘一周后获释;7月15日,清华大学法学院依据公安「嫖娼处分决定」以及许章润自2018年7月以来多次发表文章为由,做出开除许章润教职和公职的处分。舆论普遍认为许章润遭政治报复和构陷。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