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民實錄】六四遺恨 藝術團精英淪街頭演奏人


2016.11.28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petitioner-profile620.jpg 辛修祿出國前乃專業演奏家。六四當晚,他身在北京,目睹市民中槍喪生情景。(辛修祿提供/拍攝日期不詳)

美國紐約市最近半年,經常出現一位中國長者在街頭演奏中樂。原來他出國前是專業演奏家,六四期間遭公安陷害,上訪經歷使他認請中共的本質,餘生計劃留在美國,盼望利用手中樂器,為中國的民主進程出一分力。(高峰 報道)

一身長袍打扮,戴墨鏡,是中胡藝術家辛修祿的標記。最近半年,在紐約街頭經常可以聽到他的奏樂聲。

(出中胡聲)

辛修祿:比如說我演奏“二泉映月”的時候,說實在的,我這裡頭,都有一些六四大屠殺的悲慘的鏡頭在腦子裡頭,我就可以想像到天安門清場是多麽慘烈。

辛修祿在八十年代加入中國廣播藝術團。1989年中共對六四血腥鎮壓,當時辛修祿身在北京,市民中槍喪生的情景,他至今仍然歷歷在目。

辛修祿: 半夜的時候就聽著喊: “全體市民快下來看了,共產黨開槍了”,一個六歲的孩子身上中了12顆子彈。當時北京三院(北京醫科大學三院)的停屍房,有二十幾個停屍間,都滿了。

又親眼目睹中共怎樣對付手無寸鐵的學生。

辛修祿: 有一個被坦克車壓成肉餅的大學生。一看就絕對是坦克車的鋁帶壓的。左腳,到左腿,一直到左邊的胸,三份之一的地方,一直壓到腦袋,左邊的腦袋給壓扁了,右邊的腦袋擠成一個大鼓包。六四當晚辛修祿徹夜幫忙搶救傷員。其後公安找上門,把他帶到派出所拷問。

辛修祿:一群地痞土匪流氓的警察和兵,圍著我,把槍坨鑿,披頭蓋臉的就踢我唄。

後來,辛修祿在藝術團同事協助下獲釋。他一直以為公安抓錯人。直至幾年後,他隻身去到匈牙利做生意,有機會接觸德國一個民運組織,才知道自己是被公安陷害。

辛修祿:他(公安)是嫖娼,被妓女把咀唇給咬破。他就說成被我這個暴徒打的。憤怒呀。要復仇。我原本認為他是看錯人了,抓錯人了,誤會。我要回國,我要找到這個人。

在匈牙利站穩陣腳的他,不惜放棄自己的生意,回國討公道。他兩次向公安部寫信陳情,當收到藝術團的回覆,才知道自己想得太天真。

辛修祿:“辛老師呀,你這封信寫得口氣太不好,你這麼寫不太好,我沒辦法把這信上交上去。”。那麼我說,“我應該用甚麼口氣呀,給我製造了寃案,我還得說,黨呀,親愛的後媽,您可差一點把您的前窩孩子,您認為不孝的孩子給打死了。”

年屆72歲高齡,本來想著退休後可以安享晚年,但連番經歷使他心灰意冷,今年5月,他來到美國紐約,展開人生新一頁。閒來在鬧市街頭表演中樂,幫補生活之餘,有錢剩就捐給和他遭遇相似的人。

辛修祿:我就是想流亡海外。共產黨只要繼續統治這個國家,她不給我平反,我就不回去了。我是根本不想涉入政治的。因為我們藝術家,就想搞好藝術。

他認為,隨著越來越多中國人覺醒,深信通過人民抗爭,中國會走上民主憲政道路。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