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民實錄】中石油幹部被逼退休 維權8年未獲分文


2016.12.05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petitioner-profile620.jpg 從事統計工作的周俊,上世紀80年代調職中石油四川局,到2008年被中石油勒令退休,停發生活費。(周俊提供/拍攝日期不詳)

中石油上月接連有下崗工人請願,抗議資方以誘騙手段解散他們,使他們生活陷於困境。事件使外界關注這間上市公司的人事管理是否出了問題除了基層工人,一位在中石油服務超過四份一世紀的國家幹部級人員也聲稱受到中石油不公對待,為了維權不惜上訪。(高鋒 報道)

在中石油服務26年的周俊,離職前一直享受幹部級待遇。

周俊:我享受這個幹部的專業工資待遇是32年。我的工資級別都是國家級别25級開始。我就沒有當過工人,所以我對這個問題,我心裡一直不服,所以我就要打官司,維護我的合法權益。

從事統計工作的周俊,1982年由原來的科研單位,調入中石油四川局,一幹就26年,到2008年被中石油勒令退休,停發她的生活費。

周俊:我就說我是正式幹部,我就是管理人員,我也是統計師,我應該55歲退休,他說你“內部退養”了,退養埋單的人都是50歲退休。你就該是工人,你也該50歲退休。

明明是幹部級人員,臨退休一下子被定為工人,周俊不服,先後找過單位領導和人事部,都兩邊互相推諉。

周俊:中石油私自給我辦了退休手續,然後也不通知我,過後09年1月份開始,就把我的工資就停了,停到七月份。我一直在找他們(中石油),然後它依舊說,叫我走司法程序。當時在我的想像當中,中國是法治國家,司法應該是很公正的。

2010年她向雙流縣人民法院,提出起訴中石油,但其後的發展讓她始料不及。

周俊:我們中石油就給雙流縣人民政府去了一個公函,想盡一切辦法把我給打輸了,一審、二審、再審。人民法院採信了中石油偽造的檔案,把我認定為工人了。

打輸官司意味她被取消國家幹部身份,原定往後幾年會獲發的25萬元,以至領取退休養老金的資格,也化為烏有。

周俊:中石油是四川的獨裁者。它可以把我們的寃假錯案,用偽證,用人民法院授權它的違法行為合法。現在它們就扣我的錢,差五年的社保不給我交,五年的工資不給我,社保我也拿不著,馬上就是八年了,一分錢都不給我,強逼我簽字。

就連周俊任職中石油的兒子,以及他第二任丈夫,也受到連累。

周俊:我們單位的人,就給我兒子單位信訪辦,發了一個公函,說你媽媽上訪,影響我們單位,對方就把我兒子給踢下來了。半年前,又調了他幾次,提職就提不了了。我老公其實是十多年前去世了,我後面又找了一個(第二任丈夫),就是因為我上訪,我們單位的人,就去威脅他的子女,說你今天不回去把你阿姨的工作做通,就別上班了。他爸爸沒辦法,就跟我離婚了。

由2012年起她一再到北京上訪,試過被成都市駐京辦暴力截訪。

周俊:九個人(訪民),七個人捱打。用中巴車送回去,有14個黑保安,有2個是成都市公安局的民警,進入西安地界的時候,開始打我們。我是最後捱打的,也是打的最凶的。他說是,“不是我們要打你們的,是你們政府叫我們打你們的。”

一個中石油幹部,長達八年沒領到一分錢生活費,進京上訪十五次,無功而還,周俊慨嘆,自己“有理無處講,有寃無處伸”,她認為更荒謬的是,地方政府明明清楚中石油所作所為,但偏偏奈何不得。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