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民實錄】學者為妻鳴冤 捨大學厚職上訪申訴


2016.12.30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petitioner-profile1.jpg 楊寧遠和太太周慧都是專業人士。過去兩年多,楊寧遠為了替太太申訴,辭去河南大學教職。(楊寧遠提供,拍攝日期不詳)

中國不少寃假錯案都源自缺乏司法獨立。河南省鄭州市一間稅務所的女所長,出於好心借錢給客戶周轉反而使自己惹上官非,而且罪成被重判。她丈夫為了幫妻子洗脫罪名,過去兩年多透過各種渠道上訪申訴,期間他深切體會到中國的司法和檢察的腐敗現象有多嚴重。(高鋒 和他談過)

楊寧遠原本是河南省鄭州大學一間研究所的所長。他太太周慧也是專業人士,在市內開設稅務所。3年前,周慧經不起熟客的懇求,把原本用來買房子的錢借出來。

楊寧遠:她為甚麽找我老婆借這30萬呢?她跟我老婆說:她公司需要改造廚房需要資金,需要借錢周轉。實際上是甚麼情況呢?她借了一個朋友100萬本金。她每個月都要給3、5萬的利息。

向周慧借錢的女客戶趙冬梅,同年捲入官非,涉嫌侵吞挪用3千多萬公款。她在任職鄭州市檢察院反貪局的男友教唆下,向當局舉報周慧,收受了她15萬賄款,但這筆所謂的賄款,其實是趙冬梅的還款。

楊寧遠:按照中國的法律,行賄人舉報受賄人,即便是真的,它也是自首,是不構成立功的,但是檢察院的人,把我愛人抓了8 天,就給(趙冬梅)出了個立功證明,就是說,他們沒有查實我愛人是否受賄,就認定(趙冬梅)立功。

原本判監20年的趙冬梅,因為使出這一著,獲大幅減刑至6年徒刑。

楊寧遠:趙冬梅被抓了。據我了解,她為了減刑,她舉報了20多個官員。這些官員後來都被釋放了。我估計檢察院肯定找他們都要了錢了。最後就剩下我們這兩個外地人。檢察院也說了,這批人必需要進去一個,案件才有交待。

相反楊寧遠的太太周慧,就因為受賄等罪名,一審判監16年。

楊寧遠:判16年的時候我妻子肯定是很崩潰了。因為她自己是政府官員。她還是黨員。她對政府和黨都非常信任。她沒想到司法會指鹿為馬到這個地步。對我來說,也很震驚。

其後兩年多,楊寧遠花了大部份時間和精力,為太太申訴,除了去信各級官員,又上網舉報。全國人大、政協、中紀委亦留下他足跡,但統統不得要領。

楊寧遠:我做的工作是海量的。我愛人一出事,我就辭職沒幹了。我就全力以赴走這個案子。洗寃真的是一個巨大的工程。我這輩子真的沒有任何事情,這麼費過勁。我說我讀博士的時候,也沒那麽辛苦。就寫這個案情,我從零開始,都寫了上百遍。

他把太太蒙寃,歸咎中國的公安、檢察、和司法部門,未能互相制衡。

楊寧遠:剛開始我去檢察機關的時候,我對檢察人員都很尊敬。現在他們在我眼裡,我給他們取了一個外號叫“法匪”,他們是隱藏在公檢法裡的土匪。他們是違法犯罪的老手,我現在視他們如草寇。

到今年5月,周慧的上訴,加上楊寧遠的努力,使案情出現曙光。鄭州市中級法院以事實不清為由,把案件發還地方法院重審。

楊寧遠:法院現在不敢判。法院它知道這個案子是個寃案。它不敢判有罪,但是它也不敢判無罪。判無罪就會得罪檢察院。我也一直跟檢察院的人在協調。他們反映:我們檢察院辦案子,辦錯了都要錯到底。因為錯了只寃枉你一個人,如果我們要糾正錯誤,我們要查處很多人。我們不能處理我們自己的人。

楊寧遠說,周慧案何去何從,取決於中國當局治理司法腐敗的力度。

楊寧遠:我相信黨中央是不希望看到寃假錯案,也希望司法是公正的。 我愛人的前途,其中一個決定因素就是,中國反腐,尤其是反對司法腐敗的,會怎麼走。

雖然寃案平反無期,不過這位51歲的學者訪民說,有信心法律必勝,公平正義必勝。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