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民實錄:電器女商人維權5年飽受折騰

上訪路多是荊棘滿途,電器店女東主為爭取應有權益,深切體會大陸司法腐敗,經歷過被毆、被誣陷患精神病,生命更險遭毒手,每天承受骨肉分離之苦。五年來雖然付出許多代價,但仍堅持繼續走上訪路。(周倩婷報道)

2012.12.29

貴州訪民魏榮芝與丈夫陸文友到北京國家信訪局上訪。(相片由魏榮芝提供)
貴州訪民魏榮芝與丈夫陸文友到北京國家信訪局上訪。(相片由魏榮芝提供)

貴州省都勻市訪民魏榮芝,與丈夫陸文友在2007年於市內開辦電器店,他們購置了各式電器準備營業,開業前有不明身份人士趁魏榮芝二人不在店,強搶店內二萬多元的電器。他們以為工商局能幫助小商戶處理問題,到工商局申訴不單不獲協助,反被局內人員毆打,唯有訴之法院。

法院要求魏榮芝繳交五萬多元訴訟費,最後沒有立案審查。另一次他們到法院控告工商人員行為失當,市法院未經開庭審辯。上訪路剛開始,已體會到司法不作為,百姓難以申冤。

她說:“我們太辛苦了,我們就是想要法律的保護,我們一直得不到法律的保護。現在我們希望中外記者跟我重視、採訪。什麼證據我也有:他收的票據、法庭判決書都有。他們就是他們不履行法律、不保護法律,一直在害百姓,這太慘了。”

訪民是政府的眼中釘,魏榮芝的遭遇和大部分訪民一樣屢受逼迫。她表示官方對付他們的手法有很多,常用不同名目關押二人。例如與丈夫被定有精神病,關在精神病院、假借顧客投訴,處罰數萬元並進行羈押。

今年3月她和丈夫赴京上訪險遭毒手。有一晚突然被一群陌生人打昏強行拖上車,據魏榮芝說是運去火葬場,試圖毀屍滅跡,魏榮芝醒後趁他們不為意跳車逃走。身上的身份證、銀行卡、手機已不知所蹤,但留下生命讓她能繼續上訪,揭露政府黑暗。

她說:“他們就是官官相護,他們愈來愈迫害很重。我一直抱著一個心態,國家不可能沒有人講法律的,我一直在找但是沒辦法,就是有這結果了。他們說的話太好聽了,說好話儘量說,壞事儘量做。 ”

魏榮芝子女因父母長期受政府擠壓,他們自中學起多次退學、轉校也不能逃離政府的逼迫,勤奮好學的孩子只好綴學。為了子女不受牽連,與他們分離,連打電話聯絡也有所避忌,有時經幾個月才能找到對方。另外,她為親戚朋友不受滋擾,幾乎要斷絕聯絡。失去親人在旁支持陪伴,雖覺得孤單,但魏榮芝認為任何事都不能阻止她走上訪路。

她說:“他們不應該迫害我兒女、傷害我兒女,這樣不能令我棄訪,他們想得太低了,以為逼迫兒女這麼慘,我只會更堅強。他們威脅到我的親戚太嚴重了。不要來威脅我們,我對親戚這樣講‘不要對我的事情插手,插手就連累你們’。”

堅強的維權意志亦試過軟弱下來,因為上訪使她失去家人、錢財、住房、寒冬中隨處流離、被官員羞辱,箇中艱苦只有自己和丈夫明白。魏榮芝犧牲所有走上維權路,換來官員不作為和不公義對待,她想過結束生命,了斷逼害的日子。

她說:“他們隨時隨刻都想要我的命,如果我們舉報他們,他們就要人命。我們就像貓和老鼠,怕得很。”

上訪不久已耗費不少金錢,只好把電器店結業。五年上訪令他們一貧如洗,現在的日子一點也不好過,為了糊口需拾荒而生,平時只能節省節用。身體也因經年上訪拖垮大不如前,而且心靈感到疲累,她希望能早日還回公道,以及補償精神和經濟損失。最近一些有心人接濟他們,令他們二人生活能過得去。

魏榮芝一介中年婦女但自學科技,自行錄製視頻並在網上發佈,訴說上訪經歷和批評政府。他們夫婦知道上訪路難行,但不會停下來。縱然性命受到威脅,維權的決心不會被阻。

記者致電都勻信訪局,對方表示不清楚事件。記者表明身份後,對方話“搞不清”事件掛斷電話。他說:“我不知道。你是哪裡的?你在那裡是有權利嗎?。”

黔南州信訪局及都勻工商局,電話無人接聽。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