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前想后】教师有冤何处诉

2019-03-12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师前想后】教师有冤何处诉

东华三院李东海小学林姓老师疑不堪工作压力轻生,事件发生后,至今仍陆续有不少新闻,其中令人关注的是,当面对压力、甚至欺凌,教师可怎样处理。

面对「土皇帝」式的学校,教师投诉反被叫「快啲自首」;出现这种肆无忌惮的做法,教师有冤何处诉﹖办学团体、校董会如何把关? 教育局局长杨润雄回应记者时称,局方注意到有报道指女教师工作上受到压力,学校已成立专责小组内部调查事件;当局会待校方完成调查后,跟进事件成因和学校管理上有否改善空间。

从这可见政府当局其实是卸责,在此事上置身事外,这种情况与校本管理下局方的角色不无关系。坊间有文章指出常额中小学教师终身雇佣制,要炒一个常额教师近乎没可能,若校长坚持要炒一个老师便会用方法迫到教师知难而退,这实是一个误导。

教育界立法会议员叶建源表示,教师若对校长不满,一般可向校董会投诉,亦可向校董会的教师代表提出,惟教师代表在校董会势孤力弱,未必可有效处理投诉。他建议教师透过工会投诉,效果会较个人提出为大。然而在此事上,投诉者并没向工会求助,这可能也涉及工会在会员心目中的形象,我们当然期望工会真的可以有效地发挥工会的力量。

老师有不满,其实还可以向教育人员操守议会投诉的,可是操守议会一向被视作「无牙老虎」,主要是议会接获投诉,经过立案、聆讯等过程,最后只能把结果呈教育常任秘书长作决定。业界一直提倡成立教学专业议会(General Teaching Council),成立专业议会是政府和业界的共识,一个属于教师的公会,由业内自己制订专业守则、负责执行守则,维持专业纪律,实现教育专业自主。根据香港特区政府第二份《施政报告》,于1998年已拨款二千万元,作为成立教学专业议会的经费,可惜当局诸多推搪之下,成立教学专业议会之说已不了了之。

香港《资助则例》列明,可解雇教师,但要有合理的程序,包括口头警告、容许改善、书面警告等。可是林老师事件上用上的却是写「悔过书」,这在程序上并不合理。然而法团校董会适用的《资助则例》与旧版有一个很重要的分别,旧版中若学校书面警告教师,该警告须送交常秘,常秘须展开调查。此项责任的重要性,在于政府作为第三者介入调查,这点可谓资助学校教师权益保障的底线。可是新版没有了此常秘调查的程序,说甚么交由校本处理,其实是卸责。

成立一个属于教师的公会,实现教育专业自主,实行校政民主化,有一个健全的投诉机制,政府不卸责,才可以避免此类悲剧的出现。当然,我们也期望教师工会可以真正地强大起来,有气魄为教师争取权益,让受欺压的教师不至于孤立无援;期望教学同工在面对不合理的事情,敢于发声,互相支持。

主持︰施安娜、黄伟国


(以上评论纯属主持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