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硕破天惊】《国安法》改造香港,何不由得刁民逃亡

2020-07-03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硕破天惊】《国安法》改造香港,何不由得刁民逃亡

未经本地谘询,特首林郑月娥称之为经过严谨「顶层立法」的《港区国安法》六月三十日生效。这份连律政司司长郑若骅在审议至生效一星期之前声称未看过条文的《国安法》,在立法第一日就把十位抗争市民绳之于法。

七一当日数万人上街反《国安法》,一名23岁男子唐英杰被指驾驶电单车撞向3名警务人员,该电单车上插著写有「光复香港 时代革命」的旗帜。唐英杰被正式落案起诉一项「煽动他人分裂国家罪」及一项「恐怖活动罪」,案件周五(3日)于西九龙裁判法院提堂,成首宗《国安法》案件。

奇怪的是,案发之后的一天,特区政府煞有介事的发声明:「光复香港 时代革命」口号在今时今日,是有港独、或将香港特区从中华人民共和国分离出去、改变特区的法律地位、或颠覆国家政权的含意。在没有谘询,当然也没有社会共识的「立法」,这名电单车手是否惊讶自己所为等于把香港从中国分裂出去?这样的法治有没有道理?

港澳办官员曾扬言《国安法》正要有震摄作用,不是喊喊口号做样子,如今《国安法》动辄把犯人判至三五十年,如果震摄不了港人,反而激怒很多人,香港人坚拒做顺民,《国安法》最后如何只针对极少数人?

香港维护国家安全委员会成立,国务院任命中联办主任骆惠宁,代表中央出任国安委顾问,自此,骆惠宁便是身兼中联办主任、港澳办副主任以及国安委顾问三位一体主政香港事务,这位不受《基本法》22条约束的中联办主任对香港影响力可以有多大?

国务院同时任命郑雁雄为中央人民政府驻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公署署长,这位曾处理2011至16年乌坎村维权事件的领导曾说过「境外的媒体信得过,母猪都会上树」,他会把乌坎村维权经验引用到香港抗争维稳上吗?

主持:锺剑华、曹嘉超

 

(以上评论纯属主持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