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病毒專家估算武漢疫情比SARS感染規模大10倍


2020.01.23 03:20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病毒學家對武漢疫情感悲觀
Photo: RFA

武漢疫情持續了超過一個月,外界都有疑問,爲何最近幾日突然急轉直下。有香港大學病毒專家解釋了部分原因,他還提出了警告,一切補救措施已來得太遲。

港大新發病毒性疾病學講座教授管軼21日與團隊到武漢,研究病毒傳染源頭。管軼於23日早上接受《財新》記者訪問,認爲武漢封城實際效果存疑,保守估計,此次感染規模是SARS的10倍起跳。他直言,“我經歷過這麼多,從沒有感到害怕過,大部分可控制,但這次我怕了。”

管軼爲病毒學研究領域專家,目前擔任香港大學新發傳染性疾病國家重點實驗室主任以及流感研究中心主任。2003年SARS 爆發期間,管軼與其團隊成功確定了SARS冠狀病毒及廣東活禽畜市場的傳染源,遏止2004年年初SARS的再次爆發。這次武漢肺炎疫情爆發,他早前已判斷出該病毒可人傳人、與SARS發展曲線相似等。

管軼在22日已回到香港,即時進行“自我隔離”,將自己鎖在家裏。

管軼說,經歷過禽流感、SARS、甲流H5N1、豬瘟等,形容自己“身經百戰”,但對這次武漢肺炎,連他也感到“極其無力”,並且無法跟SARS 疫情相比較。他表示,“保守估計,此次感染規模是SARS的10倍起跳。我經歷過這麼多,從沒有感到害怕過,大部分可控制,但這次我怕了。”他強調,現時“傳播源已經全面鋪開了”。

 

驚訝武漢市民防疫意識薄弱

 

管軼表示,他到過武漢小東門市場視察,現場仍有許多人忙着辦年貨,且市場衛生情況並不理想,大部分民衆亦沒有配戴口罩。當武漢肺炎發源於華南海鮮市場,加上目前動物感染源仍未找到時,管軼對市場情況感到“極其驚訝”。此外,管軼指出機場檢測把關方面同樣不理想,“機場的地面沒有消毒,只有人手握體溫計監測體溫”。

根據管軼判斷,疫情在武漢已經無法控制,“但當地衛生防護根本沒有升級”,而百姓亦安心準備過年,“完全對疫情無感”。

管軼離開武漢前,感覺市民仍沒有意識到問題的嚴重,“就像一個可能受到原子彈攻擊的地方,人們卻還在打開派對,沒有任何戰爭動員和準備。這裏已經成爲疫區!我更擔心的是好像原子彈爆炸衝擊波會使國民損失多麼大。”

 

責編 胡力漢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