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万市民不理会禁令 上街抗议元朗白衣人恐袭

2019-07-2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警察与示威者爆小规模冲突
警察与示威者爆小规模冲突
Photo: RFA

数以万计要求香港特区政府正视 “警、黑勾结”问题的市民,不理会警方的反对,星期六(7月27日)在元朗举行“光复元朗”集会游行,示威者不停的高呼“黑警可耻”等口号,谴责警方在“7.21”暴力事件中,迟迟不出动警力救助市民。当天下午至傍晚,防暴警察与市民不时发生冲突,警方发射催泪弹、海绵弹及橡胶子弹,有人头部受伤。截至当晚七点,警方拘捕两名示威者。

当天中午12点左右,身穿黑衣的市民陆续抵达西铁元朗站。车站外可见有部分穿白衣的男子分布在各街道及小巷,但未见异常。中午时分,在元朗站附近的南边围村,警方设置了水马,部署了警车戒备。紧张气氛令不少商铺及康乐设施歇业。元朗大球场亦发出提早关闭的告示。在元朗警署停车场和报案室入口,当局加设了巨型水马和可移动铁闸。据现场消息称,为了防范冲突事件,警方在该区域分布了两千多名警力。香港特区政府在其新闻网页发通知,提醒市民注意安全,守法、和平、理性表达诉求。

 

 

下午三点许,元朗站内已经挤满了参加游行的人群。记者现场所见,大批穿黑衫、戴口罩的市民,有序地出站,步行至元朗大马路聚集。此时,已有数千人聚集在元朗大马路及周边。示威者沿途高呼警察可耻:“黑警可耻、黑警可耻、黑警可耻。。。”。另有人在元朗警署外高举“警黑勾结、市民大团结”的纸牌。他们不满警方在“7.21”暴力事件中,迟迟不出警。期间有示威者隔着铁闸,怒斥警察:“我以警察为耻,要讲在法庭讲”。

四时许,当多辆警车抵达示威区,有配备防暴装备的警车抵达时,再度激怒了示威者。民众不停地高喊警察是“黑社会”及“黑警可耻”:“黑社会、黑社会、黑社会。。。” 其后,有示威者前往南边围村和西边围村聚集,警员一度以扬声器说,示威者正参与未经批准的非法集结,呼吁他们离开。有人拆除村口的铁栏,防暴警察先是举起红旗,后又举黑旗向示威者警告,呼吁停止冲击。而部署在警署外的警员手持盾牌,向大马路推进。

 

 

警察和示威者爆小规模冲突

五点十五分,警告一轮小规模争执后,警方向示威者发射第一枚催泪弹,被激怒的示威者声称要“时代革命”,并向警察投掷杂物,警察向示威者发射催泪弹和海绵弹。警方“速龙小队”敦促市民离开示威区域,以确保安全。三十分钟后,示威者向警方防线靠拢并投掷雨伞,遭到警方以胡椒水和催泪弹还击。一小时后,警方在元朗朗业街一带接连发射多枚催泪弹,亦有催泪弹疑被射上西铁路轨天桥,现场一片混乱。示威者在元朗大马路用水马、垃圾桶等杂物筑起防线,高叫“光复香港,时代革命”等口号。

与此同时,在西边围外聚集的示威者向村内扔杂物,警方再度发射数枚催泪弹。警方举起“速离否则开枪”的黑旗警告。在西边围村村口一较窄的位置,有警方在筑起防线,多次举起橙旗,并向示威者多次开枪,暂时未知是哪类子弹。在警方防线前,一度有物品发出火光。警方呼吁示威者立刻散开、和平散去,否则使用武力。大批示威者以铁马阵筑起防线,并向警方投掷杂物,同时敲打路边的围栏和自制盾牌,亦以镭射激光照向警方。期间有人头部受伤,由急救员治理。有目击者称,伤者虽已戴上头盔,但仍受伤。也有警车被破坏。

 

 

另一批市民在南边围村与警员对峙,有人指骂警员和村民。大批手持盾牌的防暴警察在村内戒备,其中包括防暴警察中最精锐的“速龙小队”。警方在推进过程中,拘捕两名示威者。当晚七点后,警方发出新闻稿,指正在元朗进行驱散行动,期间有使用催泪烟。元朗多个地方有暴力冲突场面,警方防线不断被冲击。警方呼吁市民尽快往东面的西铁元朗站方向离开。截至当晚八点,冲突仍在持续。

 

 

岭南大学学生促撤消何君尧校董职位

中午,香港有约一千名岭南大学校友及学生在校园发起集会,抗议校董何君尧近日的言行,要求校董会取消何君尧校董职位。一名二年级学生表示,集会人士戴头盔代表岭南大学不再安全,指何君尧令同学身陷险境,学生自由遭何君尧打压。多名集会人士戴头盔,高叫“驱逐何君尧”等口号。有示威者说,7月21日,元朗发生“白衣人”袭击市民当天,何君尧被拍摄到与白衣人握手。毕业于该校的香港众志创党主席罗冠聪说,何君尧毁坏岭南校风,与岭南大学的价值观不同。罗冠聪要求大学委员会检视何君尧是否有担任校董的能力,及要求岭南校董会主席欧阳伯权,主动与政府讨论会否继续委任何君尧。

 

记者:乔龙  责编:胡力汉

评论 (2)
Share

匿名游客

何必白白流血

2019-07-28 21:42

大陆网友

你们出发点错了,你们应该是反共,别反中!效果不一样的

2019-07-27 18:32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