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萬市民不理會禁令 上街抗議元朗白衣人恐襲


2019.07.27 09:15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警察與示威者爆小規模衝突
Photo: RFA

數以萬計要求香港特區政府正視 “警、黑勾結”問題的市民,不理會警方的反對,星期六(7月27日)在元朗舉行“光復元朗”集會遊行,示威者不停的高呼“黑警可恥”等口號,譴責警方在“7.21”暴力事件中,遲遲不出動警力救助市民。當天下午至傍晚,防暴警察與市民不時發生衝突,警方發射催淚彈、海綿彈及橡膠子彈,有人頭部受傷。截至當晚七點,警方拘捕兩名示威者。

當天中午12點左右,身穿黑衣的市民陸續抵達西鐵元朗站。車站外可見有部分穿白衣的男子分佈在各街道及小巷,但未見異常。中午時分,在元朗站附近的南邊圍村,警方設置了水馬,部署了警車戒備。緊張氣氛令不少商鋪及康樂設施歇業。元朗大球場亦發出提早關閉的告示。在元朗警署停車場和報案室入口,當局加設了巨型水馬和可移動鐵閘。據現場消息稱,爲了防範衝突事件,警方在該區域分佈了兩千多名警力。香港特區政府在其新聞網頁發通知,提醒市民注意安全,守法、和平、理性表達訴求。

 

 

下午三點許,元朗站內已經擠滿了參加遊行的人羣。記者現場所見,大批穿黑衫、戴口罩的市民,有序地出站,步行至元朗大馬路聚集。此時,已有數千人聚集在元朗大馬路及周邊。示威者沿途高呼警察可恥:“黑警可恥、黑警可恥、黑警可恥。。。”。另有人在元朗警署外高舉“警黑勾結、市民大團結”的紙牌。他們不滿警方在“7.21”暴力事件中,遲遲不出警。期間有示威者隔着鐵閘,怒斥警察:“我以警察爲恥,要講在法庭講”。

四時許,當多輛警車抵達示威區,有配備防暴裝備的警車抵達時,再度激怒了示威者。民衆不停地高喊警察是“黑社會”及“黑警可恥”:“黑社會、黑社會、黑社會。。。” 其後,有示威者前往南邊圍村和西邊圍村聚集,警員一度以揚聲器說,示威者正參與未經批准的非法集結,呼籲他們離開。有人拆除村口的鐵欄,防暴警察先是舉起紅旗,後又舉黑旗向示威者警告,呼籲停止衝擊。而部署在警署外的警員手持盾牌,向大馬路推進。

 

 

警察和示威者爆小規模衝突

五點十五分,警告一輪小規模爭執後,警方向示威者發射第一枚催淚彈,被激怒的示威者聲稱要“時代革命”,並向警察投擲雜物,警察向示威者發射催淚彈和海綿彈。警方“速龍小隊”敦促市民離開示威區域,以確保安全。三十分鐘後,示威者向警方防線靠攏並投擲雨傘,遭到警方以胡椒水和催淚彈還擊。一小時後,警方在元朗朗業街一帶接連發射多枚催淚彈,亦有催淚彈疑被射上西鐵路軌天橋,現場一片混亂。示威者在元朗大馬路用水馬、垃圾桶等雜物築起防線,高叫“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等口號。

與此同時,在西邊圍外聚集的示威者向村內扔雜物,警方再度發射數枚催淚彈。警方舉起“速離否則開槍”的黑旗警告。在西邊圍村村口一較窄的位置,有警方在築起防線,多次舉起橙旗,並向示威者多次開槍,暫時未知是哪類子彈。在警方防線前,一度有物品發出火光。警方呼籲示威者立刻散開、和平散去,否則使用武力。大批示威者以鐵馬陣築起防線,並向警方投擲雜物,同時敲打路邊的圍欄和自制盾牌,亦以鐳射激光照向警方。期間有人頭部受傷,由急救員治理。有目擊者稱,傷者雖已戴上頭盔,但仍受傷。也有警車被破壞。

 

 

另一批市民在南邊圍村與警員對峙,有人指罵警員和村民。大批手持盾牌的防暴警察在村內戒備,其中包括防暴警察中最精銳的“速龍小隊”。警方在推進過程中,拘捕兩名示威者。當晚七點後,警方發出新聞稿,指正在元朗進行驅散行動,期間有使用催淚煙。元朗多個地方有暴力衝突場面,警方防線不斷被衝擊。警方呼籲市民儘快往東面的西鐵元朗站方向離開。截至當晚八點,衝突仍在持續。

 

 

嶺南大學學生促撤消何君堯校董職位

中午,香港有約一千名嶺南大學校友及學生在校園發起集會,抗議校董何君堯近日的言行,要求校董會取消何君堯校董職位。一名二年級學生表示,集會人士戴頭盔代表嶺南大學不再安全,指何君堯令同學身陷險境,學生自由遭何君堯打壓。多名集會人士戴頭盔,高叫“驅逐何君堯”等口號。有示威者說,7月21日,元朗發生“白衣人”襲擊市民當天,何君堯被拍攝到與白衣人握手。畢業於該校的香港衆志創黨主席羅冠聰說,何君堯毀壞嶺南校風,與嶺南大學的價值觀不同。羅冠聰要求大學委員會檢視何君堯是否有擔任校董的能力,及要求嶺南校董會主席歐陽伯權,主動與政府討論會否繼續委任何君堯。

 

記者:喬龍  責編:胡力漢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