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田反送中游行后爆冲突 警察与示威者商场肉搏

2019-07-1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香港警民混战
香港警民混战
Photo: RFA

香港“反送中”游行周日(14日)在沙田区举行,要求政府回应撤回修订《逃犯条例》等诉求,游行结束后部分示威者与警方爆发冲突,警方多次施放胡椒喷剂,警方其后清场时更与示威者在商场内肉搏,导致多人受伤。

 

 

网民周日(14日)在沙田区发起反修订《逃犯条例》游行,游行约下午5时结束后,大批示威者转到源禾路聚集,用雨伞、铁马、路牌等杂物筑成路障,大批戴上头盔及配备圆盾的军装警员在场戒备,亦有警员身穿特别保护衣,手持长盾牌, 一度施放胡椒喷剂和挥动警棍,指他们非法集会,尝试驱赶示威者。

 

双方对峙大约两个小时,示威者在晚上7时许后撤,有沙田区议员及立法会议员一度坐在警方防线和示威者架设的路障中间,要求与警方指挥官见面。

 

在沥源邨,有几十名配备长盾、警棍、催泪弹枪及催泪水剂的防暴警察列阵,要求示威者离开,并截查路过的人。有居民不满警方过度布防,批评形同宵禁,指骂警员滥权,警方将防线稍为后退。

 

到晚上8时许,大队配备长盾牌及防暴装备的警员在沙田乡事会路列阵推进,期间有示威者向警员掷砖,示威者其后向沙田大会堂方向后撤。到晚上9时许,警方采取清场行动,推进到沙田大会堂附近,并从多方驱散,警方一度举起红旗警告,并带走数名示威者。

 

晚上接近10时,警方与示威者在新城市广场爆发冲突,并出现肉搏场面,数百名示威者聚集在通往沙田港铁站大堂,防暴警察赶至,有示威者向警员投掷杂物及挥伞施袭,警员施放胡椒喷雾及挥舞警棍还击,有穿黑衣的示威者与警方纠缠期间被扯烂上衣,情况混乱。有警员亦受伤倒地,其他同僚增援再施放胡椒喷剂,亦有示威者受伤,商场地面遗下血迹。

 

新城市广场在社交网站表示,对于网上有传言指新城市广场报警,澄清没有报警,亦没有求警协助。

港铁在晚上10时许一度宣布列车不停沙田站,但半小时后服务回复正常,期间示威者赶到月台上车离开。

 

警方周日晚在社交网上载影片,警务处支援部助理处长林晓彤呼吁在沙田参与公众集会的人士,不要参加任何暴力或违法行为。

 

而政府发言人晚上10时半发新闻稿,指下午沙田和平示威游行结束后,部分示威者故意堵塞马路,以暴力袭击警察,并肆意破坏社会安宁。政府对这些违法行为予以强烈谴责,法治是香港的基石,社会绝不容忍暴力行为。

 

今次游行下午2时半在大围翠田街足球场集合,由于人数众多,所以提早20分钟起步,

他们沿途高叫口号。

 

受网民委托向警方申请不反对通知书的社区组织“沙田一隅”召集人梁延丰,指游行有十一万五千人参与,而警方指最高峰时有二万八千人。

 

游行队头拉起一黑一白的大型直幡,分别写有“撤回恶法”和“痛心疾首”。梁延丰指,游行重申有关反对修订《逃犯条例》的诉求,包括撤回修例和追究警方“滥用”暴力,以及要求沙田区议会讨论反修例动议,另外亦反对过往立法会选举撤销议员资格等。

 

梁延丰说:希望今次游行是以和理非的形式进行,亦都不希望在游行期间有任何流血事件发生,所以其实主要呼吁警方保持克制。

 

带同两名3岁孪生子游行的苏先生表示,已经是第五次参与反送中游行,希望政府撤回“6.12  冲突”的暴动定性,并聆听年轻人的诉求。

 

苏先生说:我们要想一想,为何年轻人明知自己可能会坐几年监,都要用铁笼车冲立法会,为何要冲入去,破坏那么多东西?归根究底都是政府做了一些事是我们不想要。

 

就读中文大学的学生认为,反送中运动的民怨仍然存在,加上警方“滥权”行为,是市民接连出来游行的原因。

 

苏同学说:最近有不同的警察“滥权”或暴力行为,相信都是今天(周日)多人出来的其中一个原因,对香港警方的不满,相信未来几次游行,这都是一个主轴。

 

中文大学政治与行政学系副教授马岳亦有参与游行,他指从过去几个星期,可见民间有很多怨气及“能量”未能抒发,如果政府继续不回应市民诉求,对社会和谐及民望没有任何好处。

 

马岳说:从“连侬墙”都会看到,其实民间仍有很多人有很多不满,亦都因为政府没有回应诉求,因而继续需要渠道表达,这种的不满其实无论在民间,或不同政见之间,或者群众与警察之间,都很容易出现磨擦。

 

游行队头在下午约4时45分抵达终点沙田巴士总站,申请方原定游行结束后在沙田大会堂外举行放映会,播放本土派本民前前发言人梁天琦为主题的纪录片,但鉴于警方增援及使用武力,附近一带路段仍未解封,放映会暂停。

 

记者:吕熙、 郑立言、 郑日尧、刘少风  摄影:李家希     责编 :胡力汉

评论 (0)
Share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