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香港?人民的香港? | 观点


2019.10.01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中国的香港?人民的香港? | 观点

主持人:你好观众朋友,这里是自由亚洲电台的《观点》节目,我是唐琪薇。今天我节目的开场白是用我的手提电脑录的,这期节目也和之前的不同,不是专访一位嘉宾,而更像是一个新闻笔记。记录的主角是不久前到美国国会游说通过《香港人权民主法案》的黄之锋、何韵诗一行。当然我们这期节目要和大家谈的不仅仅是他们此行华府的收获,《香港人权民主法案》究竟有没有实质意义?还想和大家聊聊香港的最新局势,以及持续了三个多月的香港民主抗争运动,究竟要何去何从?

9月17日   香港社运人士黄之锋、何韵诗等在听证会上作证。

黄之锋:“今天我们危险地接近一国一制。目前事态发展显示北京完全无法理解、更不用说治理一个自由社会了”

何韵诗:“香港目前持续被恐惧笼罩,香港人不幸失去了大部分自由。”

9月18日,众议院多数党领袖佩洛西等议员与黄之锋等香港社运人士共同举行了记者会,表示对《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的积极支持。


何韵诗:“可想而知这次其实不只是关于政治的问题,而是关于人道、人权”

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最早于2014年11月雨伞运动中期,提出《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第一版。今年6月,美国共和党众议员史密斯(Chris Smith)及共和党参议员鲁比奥(Macro Rubio)分别在参众两院重提法案 。

美国共和党参议员鲁比奥

“(香港)政府和民众的行为显示有两个香港,一个是政府的香港,一个是香港人民的香港 。”

美国共和党参议员史密斯

“香港人民向世界展示了,向往自由的人面对镇压不会不起来反抗。”

9月19日, 黄之锋在华盛顿智库全球台湾中心 (GTI)活动上接受本台记者提问时表示:“和两年前我访问华府只有五位议员支持到这次有超过50位议员支持这项法案,显示了香港人在美国努力的成效,以及一些台湾民众对香港的支持。香港人永远不会孤独奋战。”

美国民间维权组织“公民力量”的创始人杨建利博士是这项法案的推动人之一。

“公民力量”的创始人杨建利博士:

“一旦法案通过,它要求美国的国务卿每年向国会提交一个评估报告。如果是评估报告认为香港的一国两制已经不复存在的话,那么美国就会取消和香港的特殊贸易关系。明年2020年香港立法会的选举是不是真正普选,成为判定香港是不是真正的普选,成为判断香港是不是真正“一国两制”的重要条件。”

不过曾参与起草《美国香港政策法》的美国亚太政策权威卜睿哲先生(Richard Bush)则表示,这一法案恐怕没有看起来那么有效。


卜睿哲先生:

“我个人倾向于认为这一法案并没有看起来那么有效。我也担心香港人民并不一定清楚这一法案中的一些微妙细节,什么状况下法案能起作用什么状况下不能,从而得出美国政府对其诉求的支持远比实际大很多的结论。如果他们这么误认,他们就有可能作出比如和香港当局起冲突等一些本来不会做的冒险”

记者:但是也有智库学者表示这个法案即使通过了,也只能起到象征性的作用。其实实际作用是有限的。

杨建利:美国的这个动作,它是非常重要的。但也可能不是决定性的。它的重要性在什么地方呢?第一,它的确是给中国政府制造了很大的压力。在贸易战持续进行下去的话,就有可能会给中国的经济带来沉重的一种打击。这种打击造成什么局面呢,造成出现一种危机以后,使得反习的人能够抓住机会集结在一起,我们知道这就和中共党内的政治斗争结合在一起了。

卜睿哲表示,这一法案需要在参众两院全院通过并由特朗普总统签署才能成为法律。 而即便法案最终通过,也不会对香港的自由贸易区地位产生影响。

“根据我对于这一法案目前内容的理解,法案中任何条文下采取的措施,都不会在任何方面对香港自由贸易区地位产生影响。早先(1992年)的《美国-香港政策法》仅赋予美国总统中止美国和香港双边项目和活动的权力,如果他认为香港没有足够的自主权去执行这些双边项目活动。因此说自治程度和活动项目之间有明确的联系,这是一件事。另外一点,目前香港经贸和独立关税区的地位,并非是(美中之间的)双边项目, 而是在国际架构的协议下加入世贸组织的,这是一个多边协议而非双边协议。如果严格根据《(1992年 )美国-香港政策法》中的条款来看,香港独立关税区地位应该不会改变。”

美国总统特朗普9月24日在出席联合国大会发表演说时提到香港问题,要求北京当局尊重香港的自由、民主与法治。 9月25号,美国众议院辖下的外交事务委员会无异议通过受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接下来将交由全体众议员审议。

北京方面则对美国积极推动《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反应强烈,谴责这一行为粗暴干涉中国内政、严重践踏国际法和国际关系基本准则。

卜睿哲表示这一说法完全没有道理。


”中国政府会认为这一法案光从象征意义来说,就是美国政府干涉香港问题进一步的证据 ,又是美国作为是这次抗议‘幕后黑手’的证明。但这些都不是事实。中国政府不应该那么快下结论。因为这一法案的内容可能改变,法案具体效用也需仔细揣摩。”

值得注意的是,自“反送中”运动发起以来,有不少身在西方国家的中国留学生站出来支持中国政府,而并非香港示威群众。  

此次香港人华盛顿游说团在乔治城大学举行的讲演活动,参加的大陆学生屈指可数,主办方也要求记者不得近距离拍摄以保护与会者的隐私。


yy 同学 (化名) :我挺了解他们(其他大陆学生),因为我跟他们平常打交道也很多,但这种话题一般就不会跟他们聊,因为聊不到一起。他们还是会非常挺大陆(政府), 很多我这样的同学也是高中就出来(留学)。但是我觉得他们可能没有像我一样这么关注政治,或者也是。。。因为我总觉得支持大陆、支持权威制度一方是更容易的吧,就是easy way out 然后他们也不太去想这个事情。

赵同学 (化名):大陆的同学基本上,绝大部分都对中国。。。因为中国发展得很好,对中国政策都比较支持。而且香港确实影响我们生活,我们觉得香港还是应该稳定下来。只要人民生活好了,只要生命不受到威胁,对自由民主的追求我们是觉得可以放一放的。

人在香港政论作家桑普律师是“占中”运动义务律师团的成员。

记者:我看到有分析人士说,香港的这次“反送中”运动使得原来很少有市场的“港独派”壮大起来了。我不知道您的观察如何,如果这是事实的话,您觉得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

桑普律师:中国民众一直有一个很大的一个理解,是因为说中国不能够亡。中国是最大。但是你看到真的让很多人越来越反抗。这个我们有的名字叫Chinazi, 就是赤纳粹,就是红色中国,我们是反对的。我们为什么有这种抗争,一个皮毛是有些人是看到要独立自觉,甚至自主,但是你知道我们为的是自由。

事实上无论是黄之锋还是何韵诗,都表示自己并不诉求香港独立。何韵诗在华盛顿智库全球台湾中心 (GTI)接受本来记者现场提问时也表示,香港人反对是中国政府而并非中国人民。

何韵诗:“我非常在乎中国民众,无论他们是在大陆还是在海外。我们并不反对中国人民,我们反对的是中共政府。”

目前香港“反送中条例”已被撤回。香港特首林郑月娥也在9月26日与市民进行了首次对话会。

记者:有一些经历过“六四”的老派民运人士,他们建议香港的年轻人应该见好就收。这样才能避免北京秋后算账。我不知道您如何看待这种建议呢?
桑普律师:
这种建议我是不同意的。不同意的原因是说,你现在没有好,何来收呢?你说有一个诉求已经答应了,拜托,第一个它撤回是10月中的事,还没有兑现。第二个就算兑现了,我们的深重的、非常深重的愤怒是在于,大规模的检控,1千8百个人被捕,多少人被控暴动罪,甚至被凌虐,甚至有很多人自杀。那这个情况我们是无预无知地去承担这个事情。这个运动已经从冰山从最顶端的“反送中”,一直到“反警暴”到“反专制”,我们一直继续下去。那问题是没有见好,何来收呢?更重要的是如果一收,结果是那个秋后算账已经现在在做了,不用等到以后了。
杨建利博士也表示,北京还有很大的退让空间。
“有一些香港人这几天在华盛顿活动的时候给一些学者交流,他说我是真看不出来,我们有权利去选择我们的特首,会给北京造成多大的这个压力。”

记者:我打断一下,我上次看到胡锡进有接受一个访谈,他说是让香港人进行真普选的话,万一选出一个你们的领导人是港独分子怎么办?

杨建利:我知道这种担忧,这种担忧是自己造出来的。到了今天一切我认为都晚了。这个敌对情绪,我有一个结论我说,从此以后香港人民是集体的异议分子。如果人民有选举自己特首的权利、有法制,香港大部分人是只关注经济生活的。因为香港本身就是一个,他们称自己是经济动物么,所以呢,所有目前的困难的状态,认为没有退路啦,认为那边会颜色革命啦,选出了一个什么要反我们的特首怎么办呢,都是自己制造出来的问题。不管怎么样,香港已经和“反送中”抗议之前的香港不一样了。再也回不去了。所以我就觉得香港可以说和中共的关系,按中共的话语来讲,就是现在已经成为敌我关系、敌我矛盾了。这和以前不一样了,这是第二点;第三点,未来的香港民主运动将和港独运动难解难分。第四条,香港将是中国和自由世界冲突的一个焦点问题。

主持人:香港的命运究竟如何,让我们拭目以待。节目最后我想特别感谢愿意匿名接受我访问的YY同学,你说你会看我的节目,希望这期节目没有让你失望。因为我觉得像你这样的年轻人,是我努力做好这个节目的动力。好,《观点》节目,让我们分享不一样的观点,我是主持人唐琪薇,非常感谢您的收看,下次节目我们再会。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