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大爷"邓海燕(上):了解中共黑历史 才知道自己被骗那么久!| 观点

2023.12.04
"二大爷"邓海燕(上):了解中共黑历史 才知道自己被骗那么久!| 观点
自由亚洲电台制图

前刑警“二大爷”邓海燕在中国政府体制内工作十七年,却因为在网路上发表文章把自己写成了“反贼”。刑警生涯让他印象最深刻的是什么?多次被请喝茶抄家的他,对想要翻墙上网的大陆民众有什么建议?什么是邓海燕“不作恶、且苟活”的处事哲学?请看观点专访:“#二大爷” #邓海燕:了解中共黑历史 才知道自己被骗那么久!

社媒推文:前刑警“二大爷”邓海燕在中国政府体制内工作十七年,却因为在网路上发表文章把自己写成了“反贼”。刑警生涯让他印象最深刻的是什么?多次被请喝茶抄家的他,对想要翻墙上网的大陆民众有什么建议?什么是邓海燕“不作恶、且苟活”的处事哲学?请看观点专访:“#二大爷”#邓海燕:了解中共黑历史 才知道自己被骗那么久!

主持人: 大家好,这里是观点,我是唐琪薇。今天观点节目我们通过视频连线,访问了人在洛杉矶的邓海燕先生。笔名为“二大爷”的邓海燕曾是广州的一名刑警、公务员,在体制内工作十七年。他因为在网路上发表文章十度被请喝茶、两度被抄家。在2019年10月被有关当局开除党籍、公职后,邓海燕下决定离开中国,来到美国加州定居,并从今年3月开始定期更新他的油管频道《二爷故事》,很快成为华语圈的一位知名博主。一个曾经的刑警为什么会变成中国政府眼中的“反贼”?节目一开始,我们先从”二大爷“邓海燕的年少时代聊起。邓海燕1970年代末,出身于贵州省毕节市的一个军人家庭,从小喜欢文学、绘画的他,在高考那年却不得不选择和自己梦想相去甚远的人生道路。

记者:当初您是怎么会想到去念这个公安大学的呢?

邓海燕:我根本没有想到

记者:是您父亲逼您的是吧?

邓海燕:对 是我父亲逼我的,甚至这个志愿我都不愿意填,他就自己给我填上去了。

记者:当时您自己是想念什么大学什么专业的呢?

邓海燕:我当时填的是浙江大学的建筑设计专业,因为我当时很喜欢绘画,我从小就喜欢画画,所以我对建筑设计这一块特别感兴趣。

记者:我知道您的父亲是一个军人,所以父亲对您性格形成最大的影响有哪些呢?

邓海燕:其实是挺多的,主要有两块。一块是我的知识结构方面的,因为我父亲他本身也是个传统的书生,很喜欢读书。我小时候我家里有两个大书架,全是放满了他买的那些线装书啊现代书之类的。第二个呢就是性格方面,就是性格方面很自傲,他也是不喜欢去献媚,不喜欢去走关系的那种,他性格里面有非常刚烈的一面。这方面我觉得我是完全继承了他。我的性格就是那种不太服管教,比较向往自由的这种性格。所以在进入公安大学之后,就发现这个环境确实就像我原来想象的那样,非常让自己不适应,自己又没有办法改变现状,就陷入了一段很长时间的抑郁中,差点就走不出来。但自己又不甘心在这种情况中去沉沦,所以就养成了一种很叛逆的性格。我自己经常在校园里贴大字报反对学校收学杂费;我也拉了几个同学,不顾学校不准结社的命令,我们自己组织了一个文学社;甚至我也反抗他们要求剪短发的命令自己留了个长发,为此最后还剃了个光头等等,这可能是年轻气盛的一面,也是我性格中比较叛逆的那一面。

记者:毕业之后您是做了七年的刑警对吧?

邓海燕:

记者:具体刑警生涯当中有哪些事情是让您印象最深刻的?

邓海燕:刑警生涯因为是我工作中最有趣也是最惊险的一段,所以给我留下印象深刻的事太多了。但是让我个人觉得人生特别受到震撼的事,其实也就那么两三件。给你举个例吧,比如加深我对体制印象就是我第一次升职没有成功。我的笔试面试成绩都是全局第一,包括我的民主测评群众评议之类的都是站在前面,但是就我一个人被拉下来了,原因也很简单,就是因为我不遵守潜规则,我这个个性在这里。不愿去送钱也不愿去拜码头,那么不拉下你拉下谁呢?这样的事情一而再再而三地发生,确实让我加深了对体制的这种深刻体会。当然还有一些我工作中遇见的事情案件,也会对我产生很大的冲击。比如我侦办过一个强奸案,那个疑犯是当时一个副厅级干部,位高权重,受害的只是一个普通人。这个案子按照法律的话,这个人是要坐牢的,但是中间发生了很多中国特色的东西,最后不了了之。这些案件其实对我的冲击都是很大的,让我对法律对于公益这种信仰,有些时候会产生怀疑。

记者:后来您是被提拔到政府部门,干了十年时间是吧,具体又是做什么工作?

邓海燕:对的,我在刑警升职失败之后,正好政府就找到我,都是公务员系统嘛,他们知道我写文章写得好,就想把我调过去。然后我就从刑警直接调到了(广州黄浦区市委)党委办公室。后来我还经历过组织部,我还经历过政府办公室还经历过应急办公室,反正在政府的这些核心部门轮转了一遍,总共是十年的时间。

记者:对,您说接触到权力核心之后让您笃定中共是一个集权体制,最触动您的有哪些方面呢?

邓海燕:我给你举几个小例子吧,咱们就不讲大道理。比如我在组织部的时候,组织部它就是个核心的权力部门,就负责干部提拔的。我在这里面遇到的很多事情,让我感觉整个体制的提拔黑幕重重,完全没有公正可言。举个例子来跟你说,比如我有段时间负责军转干部的安置,他们要进入政府每个人要给政府先投简历,但是这些简历完全没有用,你立过什么功你授过什么奖,其实根本没有用,我们排名的时候完全是按照你的推荐人来排名。你的推荐人如果是书记,那就是排第一,你的推荐人如果是区长,那就是排第二,完全按照这个权力高低来给你排名,所以不在于你是自己多么优秀,你自己曾经为祖国立过什么功。再跟你说一个例子,也是我在组织部的时候。我认识一个非常优秀的干部,干活非常好做事很认真,连我都认为这个人应该提拔,但是调整了三轮都没有他的份,最后他还是按照潜规则提了几万块钱去拜码头,果然最后的末班车搭上了,非常现实非常现实啊。这种例子呢,说实话在当时年轻的我来说,也是非常非常大的冲击,它让你对整个体制的运作,对整个权力的运作有非常非常直观的体会,这些东西是不会写在书上的。

记者:您有没有想过通过这个权力,就是像很多您的一些同事们(一样),通过这个权力来得到自己的一些私利呢?常在河边走难免不湿鞋,当时整个环境是这样子您有没有也有过这样的想法?

邓海燕:我跟所有人一样都是普通人,我又不是圣人。其实我在参加这些工作之中也难免会产生动摇,也会想我是不是也应该跟他们一样啊,大家都遵守这个规则你为什么不遵守呢?但是每个人内心,他都有一些自己坚守的东西。我不知道别人坚守的东西是什么,我就觉得有些东西我很难去突破。这可能就是我们开始说的,因为我父亲对我的影响。其实我父亲虽然在部队时他大小也是个中层军官,一个营级的指导员,他也是非常不得志的,他也是因为他这个性格屡屡受到一些打压,所以他在参加完越战回来之后,很快就申请退伍。他想回到地方,但是回到地方其实命运也是一样。他的命运跟我的命运在体制内太相像了。所以每每我想说,哎我干脆躺平跟别人一样的时候,往往又觉得做不下去,所以总是在一种矛盾的心情中,在体制中一直这么沉浮。这也是导致我长期虽然在核心部门,但是一直并不受领导重视的原因,这可能是跟我的这个性格很有关系。

记者:您是2009年在天涯论坛上连载了《广州刑警重案录》,当时您是还在做刑警还是已经离开刑警队伍了?

邓海燕:已经调离刑警了,在调离的那一个月我突发奇想,我觉得我好歹干了一份自己喜欢的工作,我要把这个经历给写下来啊,就在当时的天涯论坛上写了这么一个爆款。当时至少有十几家媒体联系我要采访我,甚至有北京的导演直接跑到广州来找我,说你能不能够给我改编成剧本,我想拍成电视剧,当时是就火爆到这种程度这个帖子。

记者:您说当时是个爆款,这个爆款爆到连您的领导都看了是吧,都知道有一个刑警在写这样一个连载。

邓海燕:没错,这个也是我人生第一次重大挫折。因为这个帖子爆了之后,让我非常意想不到的是,它在民间虽然收获了一面倒的好评,但在我的领导那里却给我带来了大麻烦。我的直接领导,当时的黄浦区市委书记叫陈小钢,他看了我的文章之后就勃然大怒,他觉得你写这个文章就在给我的辖区抹黑么。虽然我写的都是很客观的东西,用现在的话来说完全是正能量,但是站在官员的角度他就不这么看了,他的视角跟你是不一样的,因为他坐的利益板凳跟你不一样。所以他当时就勒令我,你必须把这篇文章删掉,你不能接受任何采访更不能再写。

记者:通过这个事情其实也反映了,公安系统很多是有数据造假是不是?

邓海燕:对我中间也提到了公安数据造假问题,就比如在刑事立案数的一些东西,它完全是按照领导意志来的。比如他上任的时候他提一个要求,今年我的辖区刑事案件发案率必须下降10%,但是你知道,这个刑事发案它是个科学的波动的过程,它不按人的意志为转移的,今年发生一百宗,它就是一百宗,你硬要把它砍到九十宗,那么那十宗我只好把它做掉了,就是这样造假。

记者:对刚才您也提到您在天涯连载的这个刑警故事,甚至是有北京的导演跟您联系,希望可以改编成电视剧。为什么您没有像您的前辈刑警作家海岩那样,努力成为一个畅销小说作家,而是慢慢把自己写成一个中国政府眼中的反贼呢?

邓海燕:这件事对我震动非常大,真的,这件事是促使我觉醒的也是个里程碑式的事件,尤其陈小钢找我谈话之后,我们的区委书记他是我的直接领导,他勒令我不准我写了。我要保住这个饭碗我确实也没办法写了,后来我就不写了。但是另外一个方面我就开始觉得我要转型了,我要写另外的东西,表达我真实感受的东西。这个东西可能是导致我没有像你说的那样,像海岩那样成为一个专门写警匪片的畅销书作家,可能我做得到啊,但是从那个事之后我觉得我不愿意做,我更愿意去做一些揭露事实真相的东西。

记者:所以从那个时候您开始写什么样类型的文章?

邓海燕:我就开始写(中共)党史和近代史的文章了,主要是介绍中国近代史的一些真相,党史中的一些真相,因为我想把这些东西带给我的震撼传递出去,就像你知道一个事情的真相之后,你不想把它挖个坑埋起来,你想让更多人也知道原来真实是这样的。

记者:您当时也在中国大陆,这些真实的史料您是从哪里得来的呢?

邓海燕:当时的环境比现在好很多,江泽民当政的时代要开明一点。比如我在我当时的图书馆就买了很多稀有史料系列是黑皮书,比如有中共早年的领导王明写的《中共五十年》,包括还有共产国际的一个特使写的《延安日记(口误成回忆)》,这些书都是直接爆料中共早年的一些黑历史的,非常黑非常黑,你看完之后都会觉得,哦原来我原来学的那些历史都是假的呀,这个才是历史真相啊。《延安日记》这本书里面就讲到了这个所谓的延安爱情,这些革命的泥腿子跑到延安休整之后,争相换老婆,不仅自己换老婆还要劝别人换老婆,互相之间的关系也非常非常的混乱。你看这些领袖原来是这样的,这些东西给你的冲击是很大的,完全会颠覆你对现代史的观念,让你觉得自己受骗了,你们骗了我这么久,原来这才是真实的东西,这才是真相啊。

记者:您又怎么样可以保证这种史料,它一定是真实的?

邓海燕:交叉印证。比如我看到的刚才跟你说的这些很震惊的东西,它只是个人的描述,你不知道它的真假。那么你可以在看第二种资料的时候查证一下,这个到底是不是真实的。如果有交叉的印证了,基本上就可以断定它的史实价值。我后来又看高华先生的《红太阳是怎么升起的》,他跟这个描述就非常接近了,很多事实都是刚好能交叉到一起的。包括王明写《中共五十年》,很多史实。他虽然带有私货带有个人情绪在里面,但他写的很多史实是可以印证的。就是不同历史人物在不同时期的回忆,交叉起来你多看一点,你就知道这个事基本是八九不离十了。

记者:什么时候您的文章开始被禁了呢?写了多久之后,因为什么原因您的文章开始被禁了?

邓海燕:其实我的文章一路写一路被禁。早年我老是换笔名,没有子弹、贺兰山剑客、罗马叛徒还有各种各样,反正每用一段时间这个笔名就可能会被封、文章会被封,我又换一个笔名这样,一直用到了2016年,我用二大爷这个笔名我就不想再换。虽然文章一直被封,但笔名我就干脆不换了。

记者:为什么您会想到用二大爷这个笔名?

邓海燕:对很多我的读者对我这个笔名很有意见,其实不是不尊重大家啊,也不是说我要占大家便宜。这个笔名是我妻子给我取的绰号。她认为我的女儿是最赖的,就是家里面的大爷,我是排名第二懒的,是家里的二大爷。

记者:因为写这个文章,您十度被请喝茶。我看您还偷拍了很多被请喝茶的视频,您是怎么做到的?为什么想到偷拍?如果被发现的话会不会罪加一等?

邓海燕:其实是有相当大风险的,你知道干这个事,你在被审查期间你居然去偷拍,如果被发现的话真的是罪加一等。但是我当时为什么要冒着风险这么干?因为我意识到文字狱它是怎么发生的,只有文字从来没有视频或者音频的记录。我觉得我站在一个历史研究者的角度,我有必要把它记录下来,而且我又正好有这些方法和手段,自己干过刑警么。

记者:您还遭受过两次抄家对吗?

邓海燕:对因为他们给我的罪名就是里通外国嘛,他们认为你一个公务员过得挺好的,你为什么去写这些文章?所以去抄我家就是这样,要找出你所谓是不是间谍?你是不是受了境外势力的好处?就抄了两次家,最后把我电脑都拆了。

记者:您还专门做过一个视频:当有一天我们被请喝茶应该怎么办?您觉得最能保护自己的对策是什么?

邓海燕:根本的原则就是认错不认罪,认错就是比如他们要求你不要再说话,可以口头上可以答应,但是他们说你煽动颠覆国家政权说你寻衅滋事,我没有那不是我的动机那不是我的立场,绝对不要认。他问你什么你答什么,不要多说一个字。你抛出一个证据来我解释一个证据,你不抛我就不知道,就这么简单,对付他们其实也是没有什么复杂的。

记者:我看您之前谈到编程随想阮晓寰被捕事件,您曾经说过作为技术大牛,他显然是低估了中共对墙内网络的这个控制力度,您觉得阮晓寰他最大的疏忽是什么?普通的民众应该如何避免被网络管控保护好自己?

邓海燕:我觉得编程随想当然他是个勇士,他真正疏忽的地方就在于,墙内这种大数据无孔不入抓取能力,你可能在涉及到你写文章的方面,用的都是些虚假的信息之类的。但是你在生活中,很多地方你是要用到实名信息的。那么这三年来,我相信随着大数据的发展,可能这种情况更恐怖了,每个人都有行程码每个人你都必须装反诈软件,那些东西不就是间谍软件吗?所以我想对墙内的朋友想说的就是,如果你想要科学上网的时候,绝不要挂靠任何墙内的东西,软件甚至信息都不要挂靠,不要用你墙内的手机不要用你墙内的邮箱,也不要用墙内的翻墙软件,这些东西都是可以被抓住的。

记者:您写过一篇文章叫《不作恶且苟活》,您说这是乱世中普通人的坚持和选择。不作恶我们大家都懂,且苟活怎么解释?

邓海燕:我就是提倡一种聪明的生存哲学。就是很多人会困惑,在现在这种环境下,面临价值观和现实环境的冲突,怎么更好的活下去呢?所以我就提出苟活这种观点,用另外一个词来解释就是躺平。我非常欣赏像张展潇男许志永那样的勇士,我非常欣赏也自愧不如非常赞赏。但是我觉得有勇士也要有铺脚的垫路的牵马的,我们更多的人要做这样的角色,好好的默默的活下去,即便不为他们添砖加瓦,也要为我们子孙后代着想,为我们将来的真正黎明到来的那一刻着想,好好的活下去。

主持人:为了好好活下去,邓海燕在被抄家后整整一年没有在网路上发表任何文章,在被有关当局开除党籍、公职后几个月,他就成功来到了美国,并成为一名华语圈颇有影响的油管博主。邓海燕如何来的美国?来到这个他心目中的自由世界,最大的感慨是什么?请您关注下期观点节目,我是唐琪薇,感谢收看,再会!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